《蒙古往事》第07章


百姓们都知道了,蚁群一般围在毡帐周围。萨满们在毡帐周围点燃了九十九堆篝火,白天晚上不熄灭。他们轮番敲着神鼓,昼夜不停止。好多人都哭了,不是悲悯,是害怕。包括塔里忽台,他曾经暗中希望也速该在哪次战斗中丧生,他希望他死,同时又对这个念头心怀畏惧。现在,这一刻突然来了,他竟毫无准备。

渐渐就有谣言流传出来:是那个不祥的女人使也速该蒙难,这个翁吉剌女人还将给乞颜部带来祸患。

一天晚上,也速该醒了。诃额伦看到也速该睁开了眼,嘴在动,她捧着丈夫的头,把耳朵贴上去。也速该说了,他是在塔塔尔人的筵席上被毒害的,让他的儿子们记住,将来定要除掉塔塔尔人,为他报仇。最后他三次叫喊铁木真的名字,牙齿咬得嘎嘎的响。诃额伦吩咐蒙力克连夜备马,去翁吉剌把铁木真接回来!老萨满兀孙说,夫人,我们的也速该巴特已经升天了。

塔里忽台对众人们说,也速该巴特早就走了!可是你们有谁听到了这个女人的哭泣?凡是长眼睛的,你们看清楚了,这个女人的脸上有泪水吗?兄弟们,让我们把也速该安葬了吧,趁天亮之前,我们把他葬到不儿罕山下去吧,愿长生天保佑也速该巴特的灵魂安宁。

人们都匍匐在地上,号啕像一千头豹子同时蹿出他们的喉咙。

这时候,铁木真还在回来的路上奔驰。

在铁木真回来之前,塔里忽台已经将也速该在不儿罕山下埋葬了,按最高礼仪,不留坟丘。塔里忽台手持苏鲁锭对天起誓,一定要为也速该报仇。随后他宣布,乞颜部要迁营了,远离那个不详的女人。

铁木真回来的时候看见,人们都走了。父亲在另一个世界等待着,有朝一日他的儿子为他报仇。

冬天越来越近,草原的冬天是严峻的,当白毛风刮起来的时候,牲畜们须挤在一起才能存活,人也是一样。 最后一个离开诃额伦的人是蒙力克。他的目光像是在和一具尸首告别。就这样,原来蒙古乞颜部的地面上,只剩下了两座毡包,三个女人,六个孩子,八匹马。

诃额伦摘下了固姑冠【象征身份、地位的头饰。】,身上的首饰,拿了木撅子和皮口袋,到刚刚冻硬的地面上去挖掘能吃的野菜。铁木真看到母亲的装束,看见她变得红肿、皴裂、粗糙的双手。他想,这是天下最高贵,最美丽的女人。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蒙古往事 作者:冉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