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往事》第09章


那头狼的肉帮助他们熬过了冬天中最冷的几天,肉质粗硬,酸涩,但十分抗饿。那独特的味道也深深地留在了他们的记忆里。用诃额伦的话说,是长生天的恩赐,派这只神圣的天狗救了我们全家的性命。过了两年。铁木真母子活着的消息传到了塔里忽台耳朵里。要想在乞颜部称汗,他必须除掉铁木真,早下手,趁他长大成人之前。

几天后的一个黄昏,正在放马的别勒古台发现了塔里忽台一伙。他赶紧跑回家,告诉诃额伦。铁木真听了,对他的母亲说,这些人来得蛮横,人又多,我们敌不过。若让他们伤了母亲和弟弟们,我心中不好。他们既是为我来的,不如让我把他们引开去,你们也可脱身。诃额伦告诉他记住,若是我们都活着,以后就到豁儿恢的山脚下会合。说话间,铁木真拉了马,从后面出去了。一面对塔里忽台喊,你若追得上,就来取我吧。

铁木真已经钻进一条山涧,准确地的说,那只是一条石缝:两面绝壁,进口狭窄,刚好容得一人一马进出。山涧的另一端没有出口。是条死路。在平地,他不可能跑出太远,迟早被塔里忽台追上,钻进这山涧,便能以一当十,进来一个射死一个,至少可以抵挡两天。但塔里忽台是个经验丰富的猎手,他看好了地形,叫手下在山口支起篝火,喝酒吃肉,吩咐他们睁大眼睛,见有活物出来,一并射死,不要进去捉。

铁木真看到,这山涧里只有石头,土,草和树。如果他不出去,肯定饿死。见塔里忽台不肯进来,他就预先将随身带的水和食物拿出来,估算了一下,尽量节省着用。白天,他躺在石头上,让阳光照在身上,沉入睡眠,努力忘记饥饿。傍晚,头顶山崖上等的雏鹰开始尖叫,铁木真醒来。那只鹰回来了,用嗉子里的食物喂它的儿女。

这样一共过了八天。饥饿感消失了,只是困,那只鹰在他的头顶盘旋,把他当做食物,等他死。这个时候,死很简单,也很舒服。但铁木真想起母亲告诉他的话,他是手握凝血而生,将来必收管天下,他不应该死;不该死在这样狭窄的地方,独自一人,默默无闻地腐烂,这才是使他真正恐惧,羞耻的。

第九天的早上,塔里忽台见一个人直立着从山涧中走出来。吓了一跳,乍一看以为是也速该的灵魂回来了。定了定神,才发现是铁木真。他应铁木真的要求,先给他吃饱了。又亲手打了一副木枷给他戴上,将铁木真拉回乞颜部。

一路上,那只鹰仍然头顶上方盘旋。不舍得离开。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蒙古往事 作者:冉平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