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往事》第10章


就这样,塔里忽台把铁木真带回了乞颜部,先命令各家轮流看管着他。打算让萨满挑一个日子,取了他的命,祭天称汗。他叫泰赤兀氏族的人去备酒宴庆贺,先大醉三天再说。铁木真不缺吃喝,只是戴着木枷无法睡觉。一天,在锁尔罕赤剌的家里,半夜,赤老温兄妹偷偷为他卸下木枷,让铁木真好好睡了半宿。又一天,铁木真轮到另一家看管,他们把他栓在门外的马桩上,留一个人看管,全家都去喝酒,那人虽不乐意,也没办法,因他生得瘦弱,争辩不过。半夜,那人喝醉了,被铁木真用木枷打昏。趁着夜色,他一直朝南跑去。那人一醒过来就呼喊铁木真跑了!

因为戴枷,头重脚轻,跑不远。天空没有月亮,如一块黑布罩在头顶。他看见背后现出了流萤一样的火把,那是来搜寻他的人。他的枷杵在地上,抬不起头,膝盖累得发抖,他说,长生天保佑。脱口而出。之后他听到一声蛙鸣。铁木真循着蛙声找到了河,泅进了水里。只要听见脚步声,铁木真就憋住气,潜进水里,憋不住了,再露出头喘息。

铁木真再次露出头来,眼前正是一支火把,执火把的人也正好在俯身看他。彼此吓了一跳,但谁也没出声。旁边有人喊:看见什么啦?锁尔罕赤剌说:一只蛤蟆。

深夜,铁木真摸黑找回了锁尔罕赤剌的家。

锁尔罕赤剌说:“你这是害我啊,我若收留了你,就等于亲手灭了我自家的灶火,大家谁也活不成。”

铁木真听了这话,立时脸红了,他对他说:“我以为你要救我来着,我要是被捉了,不提你的名就是了。”

铁木真低了头往门外走,合答安拽住铁木真衣服,对他们的父亲说道:“天上的雀落在草丛里,地上的草也懂得庇护它,我们的命虽贫贱,也强过那草皮。”

结果,他们把铁木真藏在羊毛车里,躲过了泰赤兀人的搜查。

又到了晚上,合答安为铁木真煮熟的一只羊羔,拿一壶酸马奶。锁尔罕赤剌牵来两匹光背马。拿了一张弓,两枝箭。他对铁木真说:“我给你两匹不生驹的秃尾子马,没备马鞍,是怕别人认出马的主人。我不给你带火镰,怕你路上生火,让人看见。我给你带一张弓,两枝箭,不多给你,是怕你路上争强好斗。趁着天黑,你赶快走吧。”

铁木真爬上马背,头也没回就走了。他懂锁尔罕赤剌的心情;等着他说两句好听的话,还不如看他早点消失。不是说锁尔罕赤剌这人胆小,相反,铁木真看到了一个男人应有的谨慎。

路上,铁木真忽然感觉饿,把那只熟羊羔和一壶酸马奶一口气都吃了,还饿,饿就说明他活着,饿的感觉太美妙了!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蒙古往事 作者:冉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