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往事》第14章


有一天铁木真憋不住了,就问他的义父何时起兵。脱斡邻对他的义子说,我的儿子,打仗以春秋季节为最佳,你看现在冬天到了,马匹瘦,路途远,不如开春再起兵。听他这么一说,铁木真不好再做别的言语。脱斡邻又说,凡我答应过的事,一定不会反悔,若是不放心你的妻子和母亲,就把她们接到这里来,我叫人侍侯着。铁木真看不好再做别的言语,次日便起身返回。虽是顶风,只七日,铁木真便回到了汔沐儿河畔。原来的营地已经消失了,只有烧焦的帐篷,踩塌的灶火,像被一阵狂风扫过,光秃秃,乱糟糟,不见一个人影。河水已经上冻,风像刀子。

在山里,铁木真找到了他的母亲。准确的说,是别勒古台先看到了他们。别勒古台对他的兄长说,我的母亲和你的妻被他们掳走了。那个“他们”是谁,别勒古台不知道。铁木真没有问他。

他的母亲藏在一个山洞里,是者勒蔑趁着乱将诃额伦背到了这里,躲过了劫难。她病了,腰带散了,面色青黄,身边空空荡荡,眼睛里失了神采,她不看铁木真。晚上,铁木真第一次从母亲口中听说了那个二十年前的故事:他的母亲嫁给了蔑尔乞人叫赤列都的,被他的父亲也速该抢了,生下了铁木真。二十年后,蔑尔乞人来报夺妻之仇。诃额伦说,孛尔帖是还我的债去了,我的儿子,她是个好女人,你若夺不回你的妻子,我便没脸再看你一眼。铁木真你听我说,你若夺不回你的妻子,以后你就不能在草原上站着走路,你的兄弟,朋友,百姓,没有一个会听信你。

从那天起,铁木真陷入了沉默。他一个人坐在山上,不说话,不吃饭,不哭。一共三天。像块石头。第四天,铁木真站起身,摘了帽子,解了腰带,对孤山说,感谢你藏匿了我的母亲,保护了我的兄弟和我的伴当。接着他嘱咐博儿术和者勒蔑照看好他的母亲,等待出发消息。随后,叫哈撒尔与别勒古台跟他一起上路。

半个月后,黑林的脱斡邻王汗又见到了铁木真。但这个铁木真不同于上次那个铁木真,他眼窝陷了,下巴尖了,面色灰暗,眼睛里布满血丝。脱斡邻惊异地问:我的儿子,你这是怎么了?铁木真说:我的脱斡邻父亲,您的儿媳被人夺了,您的儿子无家可归,他要杀了蔑尔乞人,夺回他的妻子,请您给我一个肩膀,让我依着它去报仇,让天下人知道,我是您脱斡邻王汗的儿子。”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蒙古往事 作者:冉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