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往事》第19章


到了第三天宿营的时候,铁木真没喝一口水,返回身,依次去看望跟随他的各部众首领。最后来到了豁尔赤面前。豁尔赤说,我跟上你是受神的驱使。因为我在马上睡着了,梦见一头惨白的键牛,顶撞扎木合的帐车。帐车翻倒了,牛角折了一根。那牛吼道:还我角来!还我角来!就是这头独角的牛,一路吼着,驾起帐车追随你来,说是天地相商了,要它把国送与铁木真。待我醒来之后,已经跟上你,在路上了。

豁尔赤的这个梦在众人中流传开来。也传到了札木合的耳朵里。铁木真的不辞而别让他十分恼怒。但他说我不恨我的安答但我恨那些跟他走的人,我的扎答兰族人豁尔赤。还有他的兄弟们。他们这样做伤透了我的心,他们叫我丢脸,咽不下食物。永恒的长生天不会饶恕他们!

铁木真走后,札木合不想与人言语,惟有借射猎祛除心中的烦闷。每天,他追逐猎物,脑子里仍然忘不掉他的安答。这一天,他们围住了一只豹子,那豹子非常凶猛,也非常的漂亮。他立在马上,拉圆了弓,将箭射进豹子的嘴里,直穿心脏。塔里忽台在一边大声喝彩。虽然铁木真离开了札木合,但塔里忽台又来投奔了他。原来塔里忽台手下的部众,很多人都到了铁木真麾下。于是塔里忽台想借札木合的力量打败铁木真。札木合懂得他的意思,但他不喜欢他。。扎木合说,谢谢我的安答,没有他,你不会到我这里来。塔里忽台说,我有一万泰赤兀部众,现在都是你弦上的箭。

札木合心里最清楚,铁木真将是他在草原上唯一的对手。

在斡嫩河畔,铁木真被推选为蒙古乞颜部的可汗,这年他二十八岁,离开扎木合已经三年有余。正在渐渐地壮大起来。

三年间,孛尔帖生了第二个儿子察合台,又生了第三个儿子窝阔台,在第四年头上,她肚皮里怀上了第四个儿子,也就是后来元朝皇帝忽必烈的父亲拖雷。此时术赤快五岁了,不爱哭闹,也不爱说笑,表情严肃,总是跟在母亲身边,不离左右。

曾经,铁木真派人把他称汗的消息分别告知他的义父脱斡邻和他的扎木合安答。脱斡邻听了很高兴。札木合也说,既然我的安答已经作了汗,就请你回去转告投奔他的人,要好生扶助我的安答,不要再生是非。没有责备铁木真的意思。

三年之后,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引起了他们之间的一场大战。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蒙古往事 作者:冉平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