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往事》第24章


太阳像一块青白的冰,把云都冻在了一起,风也吹不动。德薛禅突然到乞颜部来了。这是孛尔帖出嫁后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父亲。

德薛禅是专程来给铁木真送信的,带来了扎木合即将袭击乞颜部的消息。风吹歪了他的帽子。往日那个健壮,机智,说一不二的男人不见了,转眼间,父亲缩成了一个陌生的小老头,让孛尔帖看了伤心迷惑。铁木真说,亲爱的德薛禅父亲,多亏你带来口信,救我的性命。德薛禅说,是一个去扎答兰部串亲的人听说的,他偷偷地告诉了我。我不敢派别人来,就怕误了事。看到了你们,我就放心了。德薛禅说他要尽快回去,免得别人起疑心。铁木真立刻吩咐手下给他准备好路上的食物,又派人护送。德薛禅从女儿手里抱过了拖雷,伸出嘴,用斑白的胡须亲他。拖雷放声大哭。孛尔帖也哭了。铁木真沉默着。

在德薛禅到来的前两天晚上,铁木真做了一个梦,梦见扎木合在哭泣。铁木真问,我亲爱的安答,你为了什么哭呢?扎木合说因为我受不了失败的耻辱。铁木真见他哭得伤心,又对他说,告诉我你的敌人是谁,我去帮你打败他。扎木合说,我的敌人就是你。铁木真说答兰版朱思旷野你已经打败过我了。扎木合说,可是你还活着啊。扎木合说我要你答应我,如果死,你要死在我的手里,让我为你下葬。我不允许你死在别人手里。如果那样,我必杀了杀死你的人,不管这个人是谁。同样,我的生命也留给你。要是我死在了别人的刀下,那将是我安答的耻辱。你必须答应我。长生天作证,你是我唯一的安答。在梦中,铁木真记得自己答应了扎木合的要求。德薛禅带来的消息证明他的梦是真的。

送走了德薛禅,铁木真回到了汗帐,关上门,不让人进来。与上次的十三翼之战不同,如今的铁木真并不慌张,不怕,反而兴奋。长生天看到了,正当他想念他的安答时,扎木合就来了。铁木真知道,今后,战斗将是他们交往的唯一方式。他和他的安答都渴望这样的战斗。在他看来,只要对手不是扎木合,都不能算作真正的战斗。只有战胜了扎木合安答,胜利才有滋味。如果败,也只能败给扎木合。虽然冬天不适于打仗,但他们都等不及了。他们都不怕失败,比失败更可怕的是寂寞。

铁木真派人去求助脱斡邻王汗。请他一起出兵。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蒙古往事 作者:冉平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