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往事》第25章


见铁木真派人来求援,脱斡邻没有片刻迟疑,穿上了铠甲,披上了黑貂皮战袍,把他的克烈部众从梦中唤醒,连夜踏上了征途。桑昆说,我亲爱的父亲,是什么事让克烈的国主如此匆忙,发动了所有的兵马?脱斡邻说,我们与扎木合作战,要使出全身的气力,不能有半点疏忽。桑昆说,我知道那个扎木合是个精明强干的,但不知道他什么地方冒犯了您的威严。脱斡邻说他联合十二部族,要去攻打铁木真了。铁木真是我的义子,冒犯铁木真就是冒犯我。脱斡邻说桑昆你是我的独子,将来我死了,再没有人与你争夺汗位。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我帮助铁木真去打扎木合,也是为了你。

一直往北,再向东,顺着克鲁仑河下去就到了阔亦田地面。脱斡邻的队伍与铁木真在那里会合了。

那一晚天空清澈透明,月亮是一个银盘子。它太美了,美得令人生疑,好像在故意掩藏什么。果然,第二天清晨,云彩从东南方向开始聚积,像一群奔跑的黑山羊。铁木真看了心里一阵惊惧:扎木合究竟行了什么样的法术,竟然让该刮西风的冬天刮起了东风?眼看着敌人迎面涌上来,他突然明白了扎木合选择此时进攻的原因。他想,他的安答真是太了不起了,死在他的刀下是一种幸运,不用羞耻。

迎风作战是极其痛苦的事:箭射不远,眼睛睁不开,马也跑不快。稍一松劲,就可能全线崩溃。天色昏暗,混沌。逆风的箭和顺风的箭交错飞行,人们靠着风向辨别对手,冲过去,杀回来,谁也没有注意到下雪了。

大片的雪落下来,在空中旋转着,突然改变了方向。

据说这就是通天巫将札答石抛进山谷的效果。

风中的铁木真忽然感觉脊背湿冷,心里一惊。雪夹杂着冰渣,呼啸着卷向东南,把他手中的苏鲁锭都吹歪了,迎面飞来的箭或者偏到别处去了,或者软软地落在马前。铁木真立即传令反扑过去。对面,那十二部联军僵住了,风雪灌进了脖子,打在脸上,手臂冻得拉不开弓,握不住刀。张开嘴却喊不出声音。有人中了箭,仍然僵立在马上,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有人没受伤却跌下了山谷,睡着了,像一截木头。

十二部联军乱了。塔里忽台悄悄带着他的泰赤兀部众掉转了马头。还有塔塔尔人,蔑尔乞人,乃蛮人,都跑了。扎木合立在风雪中叹了一口气,说,上天偏心,它不爱我。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蒙古往事 作者:冉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