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往事》第26章


脱斡邻王汗的兵马分三股追击,桑昆作头哨。一路上他们不断截获财物和牲畜。他没料到,扎木合也在他们的追逐范围之内。当桑昆纵马追进一片树林,发现被追逐的人面对他站着,扔了手中的弓箭,神色安详。

扎木合对桑昆说,我看见你远远跟着,知道你路途辛苦,但我没有什么可以丢给你的东西。我想,与其让你这样白白的奔跑,还不如把我自己交给你。你不用惧怕,我是扎木合,我也不怕你。在你动手之前,我身边的将士们不会对你放箭,你若动手,咱们谁也别想走出这片林子。桑昆我对你说,今天是扎木合投降你的日子,你要好好记住,这是你的荣耀,是上天对你们克烈部的恩赐。回去告诉你的父亲脱斡邻王汗,有了扎木合,他的战马将长出翅膀,我将帮他消灭一切敌人。

桑昆的手一直搭在弓弦上,他问扎木合,你是铁木真的安答,为什么不去投降他呢?扎木合说我可以投降除铁木真之外的任何人,这个你不懂。

铁木真在追击他的老对手塔里忽台。

到了斡难河北岸,塔里忽台决定不跑了。他已经明白,他不可能摆脱铁木真,唯一的活路只能是掉回头,拼死一搏。但他连掉转身体的机会都没有了,铁木真几乎是踩着他的脚后跟扑了上来,未及发布号令,战斗就已经开始了。天黑之前,有一个叫赤金豁阿歹的,是塔里忽台的部下,他看到铁木真立在马上,隔着斡难河在对岸指挥进攻。他拉开手里的弓,屏住气,嗖的一声射中了铁木真的脖颈,铁木真想把它拔出去,像摘掉一根刺,结果喷出了血。他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当他再次张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破旧帐篷里,身边尽是烂泥般的血污,周围一片静寂。左侧颈部如火烧一般。时间不知过去多久了。后来,一个男子嘶嘶哈哈地跑进帐篷,喷着白气,浑身是水,全赤裸着,下身那个东西像水草中一条活蹦乱跳的鱼。外面天已透亮。

为防止动摇军心,铁木真落马的事没张扬出去。当时,博儿术即刻跨上铁木真的战马,举起苏鲁锭,人们以为他就是铁木真。者勒蔑趁机脱下袍子,裹住他的可汗,避开众人眼目,悄悄把他背到一个僻静的帐篷里。战斗仍在继续。铁木真昏迷不醒。者勒蔑伏在铁木真身上,一口一口为他吸吮淤血。半夜,铁木真说要马奶喝。者勒蔑急忙出去寻找。他泅过河,把敌人帐里的马奶偷来喂给铁木真。铁木真责备这样做太冒险了,喝了马奶,心里敞亮了许多。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蒙古往事 作者:冉平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