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往事》第27章


战斗进行了几天,泰赤兀人士气渐弱,终于大败于斡难河。塔里忽台逃跑途中被纳牙父子捉住。这个纳牙父子和他们的属下都是泰赤兀人,他们想投降乞颜部,正好把塔里忽台给铁木真送去。塔里忽台没有求饶,坐在车里对他们说,铁木真幼年时我救过他的命,他不会杀我。可是他最恨出卖本主【本主,即原来的主人。】的人。你们这样做,不会有好下场。纳牙父子两个听了,就给塔里忽台松了绑,把他放了。

纳牙空手来到铁木真面前,对铁木真说,本来我们捉了塔里忽台,要给可汗送来,但因那塔里忽台是我们的本主,又把他放了。现在我们只好空着手来投靠可汗。果然,铁木真不仅没有怪罪他们,还称赞了他们的忠诚,特意把纳牙留在了身边的卫队里。

塔里忽台没跑多远,被两个蟊贼抓住了。他们割断了他的喉咙,剥去了他的皮袄和靴子,塔里忽台已经说不出话了,赤身在阳光下,毫无尊严。他想早知这种下场,还不如把自己交给铁木真,死也死得有名分。现在他被扔在一边,像块没人要的臭肉。阳光明媚。塔里忽台舍不得闭眼。太阳在他的泪水里漂浮起来,像一块金黄的奶酪,渐渐溶化了。

在斡难河两岸,泰赤兀的部众百姓都聚拢起来,等待被点数,被处置。男人们聚在一处;女人和孩子们聚在一处。铁木真走过来,举起手中的箭问道,谁用这支箭射伤了我的战马?一个青年从人群中站起来,他说,是我的箭射中了可汗的脖子。我的名字叫赤金豁阿歹。铁木真叫人把这个青年带到跟前来。他问他说,一般的人做了伤害人的事,都要咽进肚子里,藏起来,恐怕别人知道,你怎么反要自己说出来,你就不怕死么?青年说道:我的箭法精准,又不是丢人的事,我为什么不敢承认?我不怕死。可汗若杀了我,不过贱湿了你脚前巴掌大的地皮,算不了什么。若可汗愿意留下我,我能够为可汗横断面前的河水,击碎挡路的岩石。我的名字叫赤金豁阿歹。铁木真看着他清澈的眼睛,光亮的额头,一时忘记了脖颈上的疼痛。他对他说,你记住,那个射伤我的赤金豁阿歹已经死了,以后你的名字叫哲别【哲别:蒙古语指箭,箭头,箭簇的意思。】,我叫哲别的时候必是指你,你就是我弓上的箭簇。

他这般说了,耳朵里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是个妇人的声音。

自从作了乞颜部可汗,没人直接呼唤他的名字,除了他的母亲。他费力地扭过头去,见一个包红头巾的女人跑过来。她问,铁木真你现在作了众人的汗,就不记得我了吗?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蒙古往事 作者:冉平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