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往事》第28章


铁木真对那女子说,你是合答安,你的父亲叫锁尔罕赤剌,我落难的时候曾经受你庇护,你煮食物给我吃,你的父亲给了我弓箭和马,使我逃脱性命。那女人听了,便扑到铁木真身上,说你是个有心的人,我就是合答安。

晚上,锁尔罕赤剌被引到铁木真帐里。说,当初你不仅救了我的性命,还教会了我做男人的谨慎。你看我现在也作了父亲,我的儿子们还小,言行没有约束,不知道畏惧,我请你帮我教导他们,让他们将来受人尊敬。

父亲走了,合答安留了下来。她看见铁木真面色青黄,说话微微发喘,知道他受了伤,需要歇息。像若干年前一样,她为他解开衣服,擦拭伤口,洗净身体,迎着他的目光,没有一点羞怯。铁木真握住了她的手,俯身上来。她用她泥土一样的生命承受着铁木真的身体,以及他的睡眠。她的身体告诉她,最亲爱的男人,是最轻的。这是上天的恩赐。

合答安被封为汗妃,这一年铁木真三十九岁,他决定去剿灭塔塔尔人,为父亲报仇。如今,他的父亲也速该已经死去快三十年了。

铁木真仔细地把四种塔塔尔人包围起来,并不急于动手,然后派答里泰、阿勒泰、和哲别等人像锥子一样快速穿插进去,把敌人惊起来,往外跑,然后消灭掉;再跑,再消灭,锥子反复穿插,圈子逐渐缩小,最后把那些不敢再跑,跑不动,不想跑了的塔塔尔人密密实实地围在了一起,摘去了他们的武器。

这个过程持续了很长时间,在阔连海子、兀尔什温河的中间地带布满了塔塔尔人的尸体,年老的,年轻的,新的和旧的,他们的血浸透草根,因为太热太稠的缘故,那些草也枯干了。无数毡帐起了火,乱麻样众多的百姓和牲畜被驱赶到一起,等候被处置。剩下的塔塔尔男人们被关进寨子。

被俘的塔塔尔人安静地聚集在寨子里,特别的驯服,简直太驯服了。那么多的人,不吵也不嚷,一个挨着一个,或者看着天,或者盯着自己的脚尖,神情沉默而专注。给他们吃就吃,不给他们,他们也不叫喊。解开了绳子,他们也不跑。身边的同伴死了,他们也不悲伤,只是挪挪身子,给死者腾出来躺下的地方。

可是塔塔尔人的驯服却使铁木真恐慌,隐隐不安。好像某种可怕的阴谋深藏在那里面。他们越是驯服沉静,铁木真反而越不放心,睡也睡不踏实,吃也吃不出滋味。他将众首领都招了来,商讨把塔塔尔人,高过车轮的尽数杀了,为他的父亲报仇。

没想到消息泄露了出去。一场意料不到的灾难发生了。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蒙古往事 作者:冉平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