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往事》第34章


脱斡邻抽出尖刀,切开了左手的小指。把血滴进桦皮小桶里。让那两个人带给铁木真,说让他到我这里来吧,上天作证,我要是有害他的坏心,就让我流血而死。所有这些,都被扎木合看在眼睛里,收进了耳朵。他想,这两根粉红的舌头是我安答的另一套武器,它们分别装在两个虚弱不堪的人身上,更具杀伤力。于是札木合去问桑昆,如果铁木真投降了,归到你父亲的帐前,你将怎么办?桑昆跳起来喊道,那不可能!他叫嚷着先把这两个使者杀掉,然后发兵去除灭铁木真。扎木合说桑昆你确实不傻,可惜你说了不算数。

两位使者的言语,让很多人心里不是滋味,他们一起找到扎木合。问他我们该怎么办呢?铁木真的话让我们吃饭不香,晚上也睡不踏实,梦里回到了斡难河边,这里不是我们的家。扎木合说我和你们的心情一样的,谁甘心一辈子栓在别人的马厩里呢?除非把马厩变成自己的。如果你们听我的,咱们就把人马聚集起来,趁夜色浓重时把脱斡邻父子干掉,我们自己作汗。

很快就有人把扎木合的话传到了脱斡邻那里。恰好桑昆也在场,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等他招来士兵,包围扎木合时,大家都四散逃开了。扎木合独自朝西去了,辛苦了很多日子,投奔了乃蛮部的太阳汗。

很快,两使者把桦皮小桶带给了铁木真。这时他正在行进的半路上。他派哈撒尔的人先去见脱斡邻王汗。表明投降的心意。脱斡邻在金顶汗帐里接见了哈撒尔,并相信了他们的话,还为他们设下了酒宴。又派人去接应他们。

奉脱斡邻王汗的命令,亦秃坚骑着他的枣骝马来到一片叫做阿儿合勒的树林,细心的亦秃坚发现密林深处还有许多的兵马。突然掉转马头就跑。被哈撒尔射下马来。

一场突袭就这样悄悄地开始了。

铁木真对脱斡邻王汗的这场突袭进行了三天三夜。虽然毫无防备,但克烈部的人马毕竟多出铁木真几倍。突袭如一场风暴从天而降,把他们的酒宴打断了,当时的脱斡邻王汗正喝得半醉,不知道来的敌人是谁。听说是铁木真,他才明白过来。但已丧失了还手的机会。第一天被打懵了,冲散了;第二天是僵持阶段;第三天彻底溃败了。有一位叫做合答黑的克烈将领,十分的勇猛顽强,始终像一座山挡在王汗和前面,让人无法接近,直到王汗和桑昆逃脱了,他才向铁木真投降。铁木真感叹道:看到你们这样忠诚的战士,我为我的脱斡邻父亲高兴,这是他一生的福分。现在他的福分尽了,我就不去追赶他了。如果你们能像对待我父亲一样对待我,所有的人都可以活命,和从前一样自由。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蒙古往事 作者:冉平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