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往事》第35章


果然,铁木真没去穷追脱斡邻王汗。他的脱斡邻父亲已经不是对手了,他的下一个敌人是乃蛮部的太阳汗。他听说,他的扎木合安答在那里。大萨满阔阔出曾借上天之口告诉过他:凡他安答所在之地,必是他要奔赴之地。你不去找他,他也会来找你。迟早的事。

在克烈部与乃蛮部的中间地带,有一条叫做涅昆乌柳的河,十分清澈。经过一夜的疾奔,天亮时脱斡邻和他的儿子来到了河边。他们太渴了,想停下来喝口水。王汗弯下腰,在水面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最初他吓了一跳,不知道从哪冒出这么一个老怪物:眼神阴郁,衰老,干枯。这是谁呢?几个乃蛮士兵快马跑来。桑昆叫他的父亲快逃。王汗没理会。乃蛮头目问他你是谁,他说我是脱斡邻王汗。说完舌根一阵发紧,他的头已经离开了肩膀。。

乃蛮部也称乃蛮国,他们的汗叫做太阳汗【也称塔阳汗,即大王,有最大、唯一的意思。】,汗座上镶满了宝石,夜里也能闪光。有人说像古儿别苏汗妃的眼睛。从前,亦难赤作汗的时候,十分钟爱他这个妃子,她是他离开人世时最舍不得丢弃的东西。他的儿子继位作了太阳汗,第一件事情就是将古儿别苏重新纳为汗妃。古儿别苏还没来得及悲伤呢。再者说,从一个悲伤的后母转换成一个幸福的妻子是需要时间的。幸好,她有这个天份,在太阳汗的帮助下,古儿别苏迅速地完成了这个过程:将后母与妻子的角色集于一身。她希望现在的丈夫超过他的父亲,成为天下独一无二的英雄。

这一天,古儿别苏听人说有个疯老头子,居然自称脱斡邻王汗,被砍下了脑袋。她对太阳汗说脱斡邻王汗是个了不起的老英雄,对伟大的人物要心存崇敬。太阳汗命人铺了一张白毡,将那颗头颅拿来请人辨认。其中就有扎木合。

扎木合捧起那颗头颅放声大哭:上天不公,让你英雄了一世,却死在这么两个无名小卒手里。太叫我伤心了! 扎木合的悲伤不是没有原因,他来到乃蛮部,并未像在克烈部那样受到重视。而这个太阳汗不过把他当作一个败将对待,让扎木合心情郁闷。因此,他哭王汗,也是在哭自己。

扎木合的哭声让人们感到一种阴森的恐怖。好像蒙古人已经杀到了门口似的。

太阳汗说,这个铁木真有什么了不起?天空再大,太阳也只能有一个。年老的王汗被他惊怕跑了,我可不怕他。看我亲自去把他的箭筒夺了,把能杀的杀了,能掳的掳了。古儿别苏说,那些蒙古人作奴隶不好,据说他们身上有种羊膻味。若是掳得些年轻女孩子还行,可以教她们挤奶,或者跳舞给我们看。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蒙古往事 作者:冉平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