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往事》第38章


在紫色云彩的笼罩下,铁木真挥着刀一直冲到了纳忽崖的底端。太快了,没有遇到明显的阻力。他断定他的安答不在这些人里面,否则他不会行进得如此顺畅。所以,痛快是痛快了,但不过瘾。他怀疑他的安答暗中使了什么法术,把乃蛮人给弄松软了,然后撇给了他。天黑了,他下令围住纳忽山宿营,马不卸鞍。然后他就睡着了,半夜,他梦见慌忙逃命的乃蛮人从山崖上摔下来,一层摞着一层。但他没醒。他知道,那些人里面肯定不会有他的安答。在梦中,他听到他的安答对他说,那个太阳汗听了我的言语,已自惊得昏了,再无厮杀的气象。我已自离了他。安答你谨慎着。

他说谢谢,你让我拿什么东西来报答你的好呢?札木合说不用啦。你让我在战场上看到了你的身影,这就足够啦。他说可是我没有看到你呀。札木合说那就对了,当咱们俩面对面的时候,有一个人必死,不是你,就是我。这话是阔阔出说的。所以我走啦,我在别的地方去等你。我的安答,等你收拾完乃蛮部就来找我吧。别让我寂寞着。你放心,不见到你的面我不会死。

第二天,铁木真看到了那个自称太阳汗的乃蛮人。他面色灰白,死羊皮似的抖,嘴唇哆嗦着,浑身都在抖,他说凡属于我的东西都属于你,车帐,百姓,牲畜,山,水,草地,女人等等。这个可怜的家伙,他到底想说什么?把应该属于我的东西再赠送给我一次?好像还一肚子委屈。这样的人,让他活着也是受罪。他才看了他一眼,就恶心了。

太阳汗被处死了,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不再恐惧,找了个干净的山洞,砍了些新嫩的松枝,然后他躺上去,脱了袍子,蒙了脸;叫了一声古儿别苏的名字,先自停止了呼吸。

一天,铁木真的卫兵捉来一个叫做塔塔统阿的人。他的怀里揣着一样东西,他说他不想逃命,而是要把这颗印交还本主。铁木真告诉他,以前的乃蛮部不存在了。他说他死了还有他的儿子、孙子,无论这颗印在他们之中谁的手里,乃蛮国都不算灭亡。铁木真便取来那颗印看,不过是一方金,上面刻着纹路。铁木真知道那是文字。小的时候,铁木真在德薛禅父亲家里见过,这些字可以写在纸上,布上,或者刻在石头、金属上,纪录人的言行,表达彼此的愿望。铁木真说原来你就是为乃蛮汗保管印章的人,我不杀你。你不是能听懂我口中说的话么?我要你把它们都变成文字,记下来。我的母亲有一个儿子,叫做失吉忽秃忽的,头脑特别聪明,我让他来和你学习。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蒙古往事 作者:冉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