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往事》成吉思汗评价语录


他们,伟大的野蛮人,出现于完全文明化了的时代,而在几年之间突然地把罗马世界、伊朗世界或中国世界变成为一堆废墟。他们的来临,他们的动作和他们的失踪似乎是难以解释的,以至于实际的历史,将这些人看作是上帝降下来的灾难,对古老的各种文明的一种惩罚。

但是,人类从来不曾是大地的儿子以外的东西,大地说明了他们,环境决定了他们,只要认识到他们的生存方式,则他们的动作及他们的行为便会即刻“一目了然”的。草原制造了这种体格矮小和粗短的人,他们是不可驯服的,因为他们继续存在与那样的自然条件下。

——(法)勒尼格鲁塞《草原帝国》

成吉思汗是拉近世界的最伟大的人。成吉思汗最完美地将人性的文明与野蛮两个极端集于一身。                      ———据《华盛顿邮报》1996.4.19

虽然当初的成吉思汗从未接受过物质文明的熏染,竟能为50多个民族建立了切实可行的法制典章,维持大半个世界的和平与持续……信差可以纵横50个经度,一个少女怀一袋金子,可以安心遨游这个广大的帝国……这是人类之间最广大而开放的一次握手。

——(美)哈罗兰姆《人类的帝王——成吉思汗传》

在网络还未出现的七百多年前,成吉思汗就打开了全球信息交流。

——《华盛顿邮报》

成吉思汗的弛马驿站是当时通讯业的最佳最快形式,是当今世界英特网的前奏。

——(韩)《千年历史人物》

自有地球以来,不知道有多少英雄席卷大陆;自有历史以来,不知道有多少帝王君主削平邦土。然而规模之大,版图之广属成吉思汗,旷古无比。

——(日)太田三郎

在中世纪里,战略最好的例证并不出在西方,而是来自东方……蒙古人所进行的各次战争,无论在作战的规模的艺术方面,在突然性和机动性方面,还是在战略和战术上,不仅不会逊色于历史上任何战争,甚至还要超越这些战争。

——(美)利德尔哈特《战略论》

成吉思汗是比欧洲历史舞台上所有的优秀人物更大规模的征服者。他不是通常尺度能够衡量的人物,他所率领的军队的足迹不能以里数来计量,实际上只能以经纬度来衡量。他们通过的有些地方城市被夷为平地,河川改变方向。

——(英)哈洛尔德莱穆《全人类帝王成吉思汗》

在欧罗巴,也与西部亚细亚同样,不重新树立自然的秩序是不行的。那样无论在欧洲和亚洲,使他们从沉睡状态中苏醒过来,需要一只强有力的手去摇动他们是迫切需要的。这样摇醒他们的强有力的手出现了,这就是不屈之王铁木真及其后裔……他们是完成支配世界的至上命运后不久撤离了历史舞台。俄罗斯人的德意志人及其他的西欧诸国民,能够达到现在这样强大和文明无疑是蒙古人和蒙古军征服的刺激的赐物。

——(德)费朗索儿冯额尔多满《不屈之王铁木真》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蒙古往事 作者:冉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