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的一生》第02章 也速该之夺取诃额仑夫人


古代蒙古诗人描写了勇士也速该同一个后来成为成吉思汗生母的妇女结合的过 程。诗人在描述这一事件时所使用的语言是非常尖刻的。在描给当时蒙古风俗的粗 鲁特点方面,那些诗句简直是入木三分,胜过所有其他的有关插曲。

一天,也速该把阿秃儿在斡难河畔鹰猎为乐。忽然,他看见蔑儿乞惕部的也容 赤列都骑着马而来。原来,也客赤列都刚刚从斡勒忽淑兀惕部娶妻回来,路过此地。 斡勒忽油兀惕部是属于游牧于(蒙古东部)哈拉哈河注入捕鱼儿湖之河口地区的翁 吉刺惕部的一个氏族。也客赤列都娶来的女子名叫诃额仑。河额仑夫人这个名字将 在本书后文中屡次出现。这时,这一对年轻夫妇兴高采烈地从这里经过,恰恰被也 速该一眼看见,这对于新郎来说太不幸了。也速该的确目力不凡,他一眼就看出这 位少妇是罕有的丽妹。他马上翻身跑回家,叫来了他的哥哥捏坤太石和弟弟答里台 斡惕赤斤。看到这三条大汉如狼似虎地扑来,也客赤列都不禁心里一阵发慌,急忙 拨马(据蒙古诗人说他骑的是一匹栗色战马)向附近的一座小山上驰去。也速该兄 弟三人也催马紧紧追来。围着小山跑了一圈后,也客赤列都又来到他妻子乘坐的车 前。诃额仑是一位很有头脑的女人,她非常明智地对丈夫说:‘校见彼三人之面色 乎?吾观彼三人颜色,好生不善,似有害汝性命之意。汝若相信吾,可快逃性命。 但得保住性命,何愁再娶不着好女美妇?……若再娶得妻室,可以吾名河额仑名之, 算汝未能忘吾。快逃性命!离开此地!带去此物,以使汝记起吾时,可闻见吾之气 息……“

诃额仑说毕,即脱下一件衣衫,扔给新郎,也容赤列都急忙下马,接住新娘扔 来的衣衫。这时,也速该三人也绕山跟踪而来,眼看就要来到车前。也客赤列都急 忙上马,快马加鞭,一阵风似地沿斡难河河谷逃去了。也速该三人一看,也打马直 追,但追过了七道岭,也没有追上也容赤列都,只好掉转马头,驰回诃额仑车前。 也速该得了诃额仑夫人,得意洋洋地带着她返回自家蒙古包。蒙古诗人描给说,也 速该当时因夺得这样的“战利品”而乐不可支,亲自给诃额仑赶车。其兄捏坤太石 策马扬鞭导于前,其弟答里台斡惕赤斤傍辕而行护于侧。此时,可怜的诃额仑则在 车中边哭边说:“我夫赤列都,未曾逆风吹,不曾野地受饥寒也!如今却如何!彼 在奔逃中,其双练椎迎风而动,忽而搭启后,忽而技胸前,爬山过岭,何等艰难。 被何至落得如此惨境焉!”

据蒙古诗人说,当时河额仑的哭诉,使斡难河河水荡起怒涛,使森林随之呜咽。 但是,傍辕而行的也速该之弟答里台斡惕赤斤则一边行一边酸溜溜地对车内的诃额 仑说:“汝欲搂于怀中者已越岭多矣,汝所哭者已涉水去矣,虽呼彼亦不回顾汝矣, 汝虽寻踪往追亦不得其路矣,汝其止泣也矣。”

答里台斡惕赤斤就这样以挖苦的口吻劝着诃额仑,劝她忍耐顺从,认可眼前的 事变。就这样,诃额仑跟着也速该来到了也速该的蒙古包。她明智地顺应了这一变 化,从此全心全意地侍奉着也速该。

这一著名的插曲可以告诉我们许多情况。首先,它告诉我们,在当时的蒙古人 中,异族通婚是组成家庭的准则。这一准则迫使人们为得到妻室而大肆抢掠妇女, 而掳掠妇女又常常导致各部落之间以兵戎相见。读者从本书后文就会了解到,蔑儿 乞惕人和居住在斡难河上游的蒙古人就经常掳掠对方的妇女,这种掳掠对方妇女的 行动导致这两个部落之间彼此仇恨,而且这种仇恨一代又一代的传下去,久而久之 则又进一步导致一方吃掉另一方。其次,我们由此可以看出,蒙古第一个王国的覆 灭在各部落之间引起了多么严重的混乱,上述抢掠妇女的情景又一次证明了这一点。 这种混乱已经超出了政治范畴,进而搅乱了所有的社会关系。因为,读者从本书后 文就可以看出,当蒙古确定了成吉思汗家族的秩序时,蒙古男人就可以通过和平协 商的途径而不必通过掳掠妇女的手段实践异族通婚制,从而在本部落以外求得妻室。

最后,蒙古的传说向我们展现的上述如此生动的掳掠妇女的情景从一开始就充 分显示了诃额仑夫人的性格。她当然是一个尽职的贤妻,她爱她的前夫,甚至可以 说十分钟情于前夫。当也客赤列都从她的眼前逃走因而她再也看不见了的时候,她 那动人心魄的伤心哭诉,以及两人临别时她主动给前夫留下纪念物的举动,都充分 证明她是十分钟爱也客赤列都的。但是,与此同时,她又是一个讲究实际的妇女, 她善于坦率地认可无可挽回的事变。她满怀柔肠地安慰丈夫勿为失去她而忧伤,劝 丈夫赶快逃命。而一旦进入也速该家,她又以同样直率的忠诚专一爱着也速该,而 且,后来,当不幸降临也速该去世之后,她又坚强地承担起了主持这个家庭的重担。 如果没有一个如此坦率正直的母亲,一个如此有魄力、具有务实精神的母亲,成吉 思汗能否成就那样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恐怕是一个无人能回答的问题。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成吉思汗的一生 作者:[法国]勒内·格鲁塞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