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的一生》第03章 成吉思汗的童年


据佩里奥特在1939年进行的研究,也速该和河额仑夫人的长子、后来的成吉思 汗,诞生于公元1167年(猪年)。当时,他家居住在斡难河右岸迭里温孛勒答合 (“李勒答合”是孤山之意)上。婴儿初出母胎时,右手紧握着一血块大如石。在 诃额仑临产前夕,也速该在一次对塔塔儿人的战斗中俘获了塔塔儿部的一名头目, 这个头目名叫铁木真兀格。为了纪念这一战功,也这该就给儿子取名铁木真。从这 一名字的词源来说,突厥一蒙古文词根“铁木儿”是“铁”的意思,以此来把“铁 木真”解释成“铁匠”之意,从发音上来说是正确的。这偶然的巧合表明,此人后 来之成为“世界征服者”要归功于其父母早已确定他将成为铁人,从而使他后来承 担起了锻造一个新亚洲的使命。也速该把阿秃儿和诃额仑夫人继生下铁木真以后, 又生了三个儿子,他们是:拙赤合撒儿、合赤温、帖木格。“帖木格”这个名字的 字面含义是“家庭王子”,即幼子之意。此外,也速该夫妇还生有一女,名日帖木 仑。也速该同其别妻速赤吉勒(据佩里奥特在1941年所作的考证,也速该的另一个 妻子可能名为速赤吉勒)生有二子,一日别克帖儿,一日别勒古台。

关于成吉思汗的体格相貌特征,编年史作者们没有作足够的记载。他们只指出, 成吉思汗幼时“目中有火,面上有光”。这可能是远祖之光,因为以前光之精灵曾 使成吉思汗的祖先阿兰豁阿怀孕。铁木真年及弱冠之时,已长成一表人才:身材高 大,四肢发达,前额宽阔,长胡须(至少比一般蒙古人的胡须要长),“猫儿眼”。 他的一双“猫儿眼”,即灰绿色眼睛曾使一些评论家甚为惊讶。这位后来的成吉思 汗是否像喀什噶尔农民一样属于突厥化了的雅利安人种?但是,我们每个人都很熟 悉,猫的眼睛是黄褐色的。再说,蒙古古代诗人十分肯定他们的这位英雄的家谱, 因此,人们不能怀疑他的直系尊亲属于阿尔泰语系人。

蒙古的青年订婚是很早的。也速该把阿秃儿为铁木真寻求未婚妻时,铁木真才 满9 岁(因此铁木真订婚是在元公1176年)。也速该把阿秃儿打算到他的夫人河额 仑的娘家去为铁木真寻求未婚妻。河额仑的娘家是翁吉刺惕部落下属之斡勒忽油兀 惕氏族人。斡勒忽湘兀惕人游牧于捕鱼儿湖一带。也速该父子二人行至扯克彻儿山 与赤忽儿吉山之间,遇着住在此地的翁吉刺惕部的另一位首领德薛禅。赫尼施教授 曾考证,此二山即今之阿尔丹一诺木山和杜兰豁拉山,位于兀儿失温河西畔阔连湖 与捕鱼儿湖之间。见也速该父子前来,德薛禅便询问道:“汝二人来此何干?”

“欲往翁吉刺惕部为吾子寻女来。”也速该连忙答道。

“汝之此子,”对这父子来此之目的甚感兴趣的德薛禅说,“其目有烨,其面 有光。也速该吾友,吾昨夜得一梦,煞是奇异。吾梦得一白海青鸟携日月从天而降, 飞落吾之手上立定。此乃吉兆乎。今汝子来至吾前,恰是应验。吾梦已主汝等乞颜 氏人必来,真乃福音也。”

德薛禅真不愧为是德薛禅(“薛禅”即智者之意),真是慧眼独具。翁吉刺惕 部素来以多美女而闻名。不过,从政治角度来看,翁吉刺惕部却是一个二等部落, 它无法同作为王室部落的乞颜氏部落相比肩。所以,当王室部落里的人来到翁吉刺 惕部落择女时(异族通婚是当时的传统),翁吉刺人自然感到受宠若惊,喜出望外。 德薛禅当时对也速该说的一番话至少可以表明这一点。他说:“人皆夸敝部有美貌 之女,娇媚之甥。然吾等向未据此与他国相争也。一俟贵部新汗登基,吾等即将花 容之女,乘以巨车黑驼,送往贵部,使居于后妃之位焉。”

这一番话似乎可以表明,在异族通婚方面,孛儿只斤氏同翁吉刺惕人之间是彼 此配合默契的。

德薛禅当时说这一番话的目的在于弓咄自己的最后建议。果然,他最后说: “也这该吾友,请屈驾进吾家一谈。吾有小女,已自长成,汝其观之乎广也速该即 随主人走进厚厚的毯子搭成的毯帐。他们在帐中间坐下,也速该坐于客位,德薛禅 坐于其旁,家中主妇及其儿女坐于后。在德薛禅的儿女中,有一女名叫孛儿帖,想 必她已明白来客之意了。”孛儿帖“即灰蓝色之意。也速该膘了一眼孛儿帖,心中 暗喜。的确,孛儿帖非常美丽,娇小年纪,已饶有丰韵。史家甚至用上文描写铁木 真的话语来形容孛儿帖其貌,说她也”其面有光,其目有烨“,并且附带补充说, 她已十岁,长铁木真一庚。

也速该父子二人当夜便就宿于德薛禅家。第二天早上,也速该合乎礼仪地为子 求婚于德薛禅。然而,德薛禅是一个审慎而有心计的人。他知道,在这种场合,既 不能卖关子让对方一再要求,也不应该过早地首肯。他明白“多求而与之则崇之, 少求而与之则贱之”的道理。至少,虽然蒙古人习惯于早婚,但孛儿帖毕竟还是一 个小姑娘。但德薛禅也认为,女子之命,虽生于母家,然终不可老于生身之门。经 过这一番反复权衡考虑之后,他提出了一个折衷的等待的办法。他说:‘妆之所求, 敢不应允。吾同意将小女嫁与汝家。然须先留汝子于吾家为婿。“

这个“为婿”,是指作为未来的女婿,甚至可以说是指作为“见习女婿”。也 速该同意了这一提议。但他也向德薛禅提出了一个要求,这一要求竟是关于后来堂 堂成吉思汗的要求,所以我们不禁对也速该提出的要求感到有点吃惊。当时也速该 对成吉思汗说:“诺。可留吾子于汝家。然吾子自幼惧狗,望勿令狗惊之!”

这里,笔者要为年轻的铁木真辩护几句。不要忘记,他虽已是未婚夫,但他毕 竟还只有9 岁!另一方面,蒙古的狗,体格硕大,黑毛竖立,极为可怖。据勒里希 报道说,10年前,在库伦市,一些野狗曾攻击行人,甚至攻击骑马的人。有一天夜 里,野狗竟然咬死了一名哨兵,尽食之而去。

也速该在提出这一要求并得到对方保证以后,就把儿子留在德薛禅家,上马离 开此地而去。途经扯克彻儿山附近赤刺克额儿草原时,他碰到塔塔儿人正在黄草遍 地的草原上设帐陈筵。上文说过,据赫尼施考证,扯克彻儿山即今之杜兰豁拉山, 位于捕鱼儿湖与克鲁伦河注人阔连湖之河口之间。当时,也速该正觉饥渴,遂入筵 求饮。他生性粗豪,无防人之心,早已把塔塔儿人对他家的仇恨忘于九霄云外。但 塔塔儿人却认出了他:来者乃也速该乞颜也。在以前数次战斗中,也速该曾大掠塔 塔儿人。今日命运把他送到了塔塔儿人营地。复仇雪恨的机会就在眼前,于是塔塔 儿人佯作欢迎,暗下毒药于马奶酒中。这是一种慢性毒药,饮下之时并不立即生效, 须隔一段时间才能发作。也速该酒酣起身告辞,跨马回家。他行至半途,渐觉腹中 隐隐作痛,三天后刚一到家,药性愈烈。这时也速该才明白已受人毒害。医疗无效, 病势已无可挽回。勇士也速该性命垂危,眼见一时不如一时,自知死期将近,便气 息微微地问道:“谁在吾侧?”

“奴才在,也速该老爷。”族中晃豁塔惕部察刺合老人之子蒙力克应声答道。

“蒙力克吾儿,”垂死者也速该临终嘱托他道,“汝且听着,吾之诸子尚幼, 汝其扶助之。吾领子往彼聘女,归途中为塔塔儿人所毒。此时吾腹痛甚剧……吾死 之后,吾之子侄幼弟,妻室及其姊妹诸人,将落何境焉?吾行将气绝……蒙力克吾 儿,速往彼领吾子铁木真来!”言讫,气绝而殁。

也速该悲剧性的死亡,他临终催人泪下的托孤之言,以及他临终前对亲人命运 的忧虑,所有这一切,构成了铁木真、后来的成吉思汗生命奏鸣曲的悲怆的第一乐 章。蒙古史家在记载这段历史时所流露出的激动与同情,至今仍使读者的心得以共 鸣。这位后来的世界征服者在开始人生旅途时,条件是何等险恶!蒙古森林和草原 人们的粗野风俗,充满陷阱、背叛、劫掠和屠杀的环境,在这种环境中,人身之被 抢掠就像白鹿与野驴之被追杀一样频繁和野蛮。这就是笔者在前面已经叙述过的, 此时为铁木真开始踏人生活时所面临的形势。我们从一些作品中已经见过当年美洲 草原上披头散发的野蛮人互相残杀抢掠的情景,幼失父恃,九岁即孤的铁木真此时 此刻正处于这样的严酷的社会之中。

据佩里奥特的推算,此时是公元1176年。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成吉思汗的一生 作者:[法国]勒内·格鲁塞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