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的一生》第05章 成吉思汗童年杀弟


铁木真及其诸弟是一群孩子,社会给他们的教育是野蛮的教育,因而在待人处 事上很快就反映出了这种野蛮教育的影响。处境的孤立、眼界的狭窄,加上生活的 贫苦,使他们兄弟之间产生了彼此嫉妒和怨恨之心。前文说过,也速该的这六个儿 子并非一母所生。他们之中,四人是诃额仑夫人所生(铁木真是长子),另二人即 别克帖儿和别勒古台是也速该的别妻所生。这一现实就更激化了他们兄弟之间的嫉 妒和怨恨。这两组青年之间矛盾日益激化,终于爆发了一场势不两立的冲突。蒙古 史诗以朴实而坦率的笔调向我们叙述了这一冲突的细节。

一天,铁木真、合撒儿、别克帖儿和别勒古台兄弟四人在斡难河畔钓鱼。他们 钓着了一条非常漂亮的小鱼,名金色石鲸。双方争了起来,铁木真和合撒儿为一方, 别克帖儿和别勒古台为另一方。争来争去,别克帖儿和别勒古台力大,把鱼夺了过 去。铁木真和合撒儿回家向他们的母亲告状说:“吾等钧一金色石鲸,被别克帕儿 和别勒古台夺矣!”

使铁木真和合撒儿二人大为吃惊的是,他们的生身之母诃额仑夫人不但不说他 们有理,反而袒护也速该的别妻所生之别克帖儿和别勒古台。诃额仑夫人现在是一 家之长,她所考虑的是氏族的利益。她当即回答铁木真和合撒儿道:“休矣!汝等 兄弟之间,奈何相争如是焉?”接着她又强调指出他们目前所处的孤苦无依的处境 说,“须知吾等如今正自影外无其友,尾外无其缨也。”

诃额仑夫人还特别强调指出,他们兄弟必须承担起复仇的重任。他说:“汝等 务必同心,只可一心想着:如何方能向泰亦赤兀惕人复仇?汝等兄弟安可效昔日阿 兰母之五子不睦也耶?汝等其休矣。”

然而,铁木真和合撒儿却不以母言为是。因为,他们认为,别克帖儿恃强凌弱, 已非偶然为之,实在是已成习惯。前不久,铁木真和合撒儿射下一只云雀,也被别 克帖儿夺了去。所以,铁木真和合撒儿二人听了母亲的训斥,心中甚为不悦,遂出 而私语道:“昨日夺我等所射之云雀,今日复夺我等所钧之石鲢,长此以往,不可 共存之也!”

二人撅着嘴,满肚子不服气,推门而出,向野外跑去……

悲剧很快就发生了。艰难困苦的生活已使这对年轻人具有了成年男子的火爆脾 气。当时,别克帖儿正坐在一座小山上看守全家仅有的9 匹马,其中有一匹骗马, 银灰色,膘肥体壮,煞是漂亮。就像美国西部小说中所描写的两个印第安人一样, 铁木真和合撒儿经过一番策划,便立即开始行动。铁木真从后面蹑手蹑脚地接近别 克帖儿,合撒儿则从前面接近别克帖儿。两人在茂密的草莽中匍匐前进着,悄悄地 逐渐接近目标,就像猎人不想过早地惊动猎物而悄悄地接近猎物一样。铁木真兄弟 俩此时的猎物就是他们的同父异母兄弟别克帖儿。别克帖儿这时正坐在小山上专心 放牧,丝毫没有怀疑和觉察到正在发生的事……一直到铁木真二人突然站起身来弯 弓搭箭向他瞄准时,他才发现二人已经来到了他跟前。他试图平息铁木真二人的怨 恨,像刚才诃额仑母那样向他们指出应该团结起来对付共同的敌人泰亦赤兀惕人。 他对二人说:“吾等不应自相残杀,宜合力向泰亦赤兀惕人复仇,彼等对吾等之凌 辱至今尚在……汝二人奈何以吾为眼中之睫、口中之梗乎?”

但是,他这番话丝毫没有打动铁木真兄弟二人的心。箭在弦上,眼看就要射出。 别克帖儿无奈,只好向他们最后恳求道:“勿毁吾炉灶,勿杀吾弟别勒古台!”

别克帖儿说完,便盘腿端坐等死。铁木真和合撒儿一个瞄准其前胸,一个瞄准 其后背,同时朝这个“共同的靶子”射去。别克帖儿应声倒下了。铁木真兄弟二人 收弓扬长而去。

这两个年轻的杀人者就这样回到了家里。诃额仑夫人一看二人脸色阴森可怖, 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不禁怒从心起,严厉责骂道:“杀人魔鬼!汝二人之一(指 铁木真咱吾热处脱出之时,即已手握黑血块矣。另一人则如一合撒儿狗故而名合撒 儿焉。汝等如下山之猛虎焉;如难抑其怒之狮焉;如欲生吞猎物之莽魔焉;如自冲 其影之海青焉;如窃吞其他鱼类之狗鱼焉;如食其羔路之雄驼焉;如乘风雪而袭之 狼焉;如难控其仔而食之狠骼焉;如护其卧巢之豺焉;如捕物不贰之虎焉;如狂奔 驰冲之猛兽焉。然则汝等正值影外无友,(马)尾外无鞭之时也。汝等忘却泰亦赤 兀惕对吾等之凌辱,无能复此仇矣!”

诃额仑夫人引用前人之言,严厉训斥着她这两个儿子的不义行为。就这样,铁 木真杀了敢于顶撞他的弟弟,小小年纪就成了他所属氏族的首领……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成吉思汗的一生 作者:[法国]勒内·格鲁塞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