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的一生》第07章 成吉思汗之越狱


铁木真脖子上扛着沉重的木枷,被从一个蒙古包带到另一个蒙古包,过着囚徒 的生活。其间,他受到泰亦赤兀惕人的严格监视,因为他是敌对氏族的首领继承人, 是潜在的复仇者。铁木真的这种度日如年的囚徒生活何时才是尽头?看守者显然无 意放他逃走,即使有了逃跑的机会,他们也不想放他。但铁木真毕竟有了越狱逃跑 的机会。

时值孟夏。一天,泰亦赤兀惕人在斡难河畔筵宴。他们大吃大喝,热闹非常, 闹腾了一整天,直至日落西山,方始罢宴而散。此时看守铁木真的是一个身体并不 强壮的年轻人。铁木真注意到了这一点,心中也就估量出了这个年轻人力量的大小。 铁木真是一个年轻力壮的野小子,而且机敏过人,满肚子是鬼点子,敢作敢为,果 断坚决。他心里盘算着如何利用这个机会,如何对付眼前这个年轻人。他耐心地等 待着,等到夜幕降临,泰亦赤兀惕人喝足了马奶酒,一个个回到蒙古包去休息时, 他便开始按盘算好了的计划行动。趁那年轻人不注意,铁木真突然向他扑去,双手 捧起木枷,照准他的脑袋撞去。这一枷撞得准而狠,那年轻人还没来得及叫喊就倒 在地上了。铁木真一看得手,立即拔腿就跑。但是,茫茫四野,往哪里跑呢?藏身 于斡难河畔林中吗?那肯定会被搜出来的。他停下想了想,便果断地决定跳入河水 内溜道芦苇丛中,只把面目露出水面,一直还戴在脖子上的木枷此时正好作浮子。

然而,被他撞倒于地的那个年轻人并没有死,当时只是被撞昏了过去。这时, 年轻人醒了过来,便大叫犯人跑了。泰亦赤兀惕人一听铁木真跑了,便马上集合队 伍,分头前往密林和沿斡难河搜寻。是夜月华如画,树影婆娑,茫茫原野,亮如白 昼。突然一个前来搜寻的人来到了铁木真藏身的河水溜道旁,一眼发现了铁木真。 这人名叫锁儿罕失刺。幸运的是,锁儿罕失刺并不是泰亦赤兀惕部里的人,而是跟 随泰亦赤兀惕部的速勒都孙部里的人。因此,他并不像塔儿忽台乞邻秃黑部下的人 那样对铁木真怀有刻骨的家族仇恨。当时,他正顺着河边搜寻,意外地发现铁木真 藏在水里。看到那年轻的面孔,锁儿罕失刺不禁产生了怜悯之心。他走近铁木真, 用低得只有铁木真一人才能听得见的声音对铁木真说:“汝只因智慧过人,目中有 烨,面上有光,故招致泰亦赤兀惕兄弟嫉恨而欲加害汝耳。汝其依旧卧之,吾不告 人也。”

锁儿罕失刺说罢,佯装继续向前搜去。

但泰亦赤兀惕人一定要搜遍河岸。铁儿罕失刺劝他们先在蒙古包周围搜寻之。 等这些人一走开,他立即对铁木真说:“彼等磨牙吮血,必再来此处搜也。汝且依 旧卧之,勿动勿动!”

果然,那些泰亦赤兀惕人又返回此地,并准备在此地仔细搜查一番。锁儿罕失 刺鼓足勇气而又非常谨慎、沉着地劝阻他们说:“汝等白日尚且让彼逃脱,而今却 欲于暗夜中捕回之!吾等不如依原路搜寻,看其未看之处,且待天明来此。吾等迟 早必抓回彼,彼乃戴重枷之童子耳,其能何往耶?”

泰亦赤兀惕人认为他言之有理,即散去。锁儿罕失刺看看周围已无人,便又探 身于岸边,通知铁木真说:“彼等散矣,共议明晨来此搜寻焉!趁此时,汝可速寻 汝母去。倘遇人,切勿言汝曾见吾也,切记切记!”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是一个寻常的青年,恐怕就会按照锁儿罕失刺的劝告立即 逃走去寻找妈妈,不会有进一步的打算。但铁木真非比寻常之青年,他此时想的是 要尽可能地利用侥幸碰到的这个保护人。泰亦赤兀惕人已经散去了。铁木真想:吾 自被俘以来,被轮流交给各家严加看守;各家都不如锁儿罕失刺家待我宽容;夜里, 锁儿罕失刺之二子沉白和赤老温心生恻隐,夜顾吾,去吾沉重之木枷,俾吾得宿; 今锁儿罕失刺见吾,又不告人而过焉。彼当抑或有救吾之意乎?铁木真想到这里, 便作出决定:顺斡难河而下,去寻找锁儿罕失刺家。

铁木真悄悄地寻找着。忽然,他听到一种熟悉的声音。那是搅乳器正在搅动的 声音。他从这熟悉的声音辨认出,这就是锁儿罕失刺的家,因为他家每日搅乳制黄 油通宵达旦。铁木真循声走进那个蒙古包,毫不犹豫地闪身溜了进去。

刚才锁儿罕失刺救了铁木真,叮嘱他赶快逃走。他万万没有想到铁木真竟不听 劝告,不请自来,跑到他家。他是不希望铁木真此时来到他家的,因为此时铁木真 来到他家,一旦被人发现,他就可能以窝藏逃犯罪被处死。所以,此时锁儿罕失刺 心中很生气,对铁木真很冷淡。他脸色冷冰冰地质问铁木真道:“吾非语汝日:速 寻汝母汝弟去乎?为何来至此耶?”

但锁儿罕失刺之二子沉白和赤老温却出面为铁木真求情,他俩对父亲说:“雀 儿逃出樊笼,藏于丛林,丛林必荫蔽之。今彼来投,父何出此言耶?”

沉白和赤老温不等父亲回答,就上去给铁木真打开脖子上的木枷,将木枷投于 火中,以不留痕迹。他们家后面有一辆装羊毛的车,他俩便引铁木真至车前,叫他 藏于车中,然后又叫妹妹合答安,命她注意照顾铁木真,并叮嘱合答安不得对任何 人提起此事。

沉白和赤老温之所以作如此谨慎的安排,是因为危险远远还没有过去!经过三 天的野外搜寻,泰亦赤兀惕人仍没有发现铁木真的踪影。因此他们确信:必定有人 窝藏逃犯。于是他们开始逐家搜查。他们来到锁儿罕失刺家,便开始翻箱倒柜地搜 起来,室内、车中、床下,所有的角落都不放过。最后,他们来到房后,发现有一 辆羊毛车,便上去往外扒车上的羊毛。锁儿罕失刺站在一旁,不动声色地看着。他 是在拿性命赌博,这一点他心里很清楚。及至泰亦赤兀惕人快扒光车上的羊毛时, 他又一次及时地阻止了事态的发展。他若无其事地向泰亦赤兀惕人指出,这种搜法 是荒唐的。他冷静地说:“如此热天,谁能长时藏于羊毛车中耶?即或藏于车中, 岂不窒息而死耶?”

这番话果然起了作用。泰亦赤兀惕人一听此言有理,便停止搜车,走了。但这 段时间中锁儿罕失刺可吓出了一身冷汗,以为这下自己该完蛋了。泰亦赤兀惕人一 走,绝处逢生的锁儿罕失刺再也不愿留铁木真了,急忙打发他赶快逃走。他对铁木 真说:“汝几令吾成为飞灰矣!可速去,寻汝母汝弟去!”

锁儿罕失刺牵来一匹白口黄肚马,送与铁木真。他又叫人烤了一只羔羊,装了 两壶马奶,取来一张弓、两支箭(据蒙古史家说,锁儿罕失刺没有送给铁木真马鞍, 也没有送火镰,叫铁木真一并带上。一切准备好以后,锁儿罕失刺即让铁木真上马 逃走。等到铁木真纵马飞奔,消失在遥远的地平线时,锁儿罕失刺才如释重负地松 了一口气……

铁木真感到幸运的是,一路上竟然没有碰到敌人。他顺利来到当初遭到泰亦赤 兀惕人袭击时他和兄弟们伐木设寨以拒的地方。但此时,这里已是物在人空了。事 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他的母亲和弟妹们当然早已离开此地,别寻栖身之所去了。他 顺着人畜在草地上留下的踪迹,一路向斡难河方向寻来,终于来到了乞沐儿合河河 口。从那里,他又寻踪向斡难河下游去,没走多远,他就在豁儿出恢山附近与母亲 和兄弟们重逢了。

母子兄弟久别重逢,其喜出望外之情自不必说。诃额仑母子四处流浪,原以为 再也见不着铁木真了,今日幸得相逢,岂能不乐?不过,他们当时究竟怎么以这位 年轻的首领为中心庆祝重逢之喜的,蒙古史诗中却没有详细的记载。母子相会后不 久,他们就离开那里,迁徙到桑沽儿河上游古连勒古群山中之合刺只鲁肯,来到此 山中之阔阔纳语儿湖(即兰湖)附近。古连勒古群山是不儿罕合勒敦山脉即肯特山 脉的外延部分。换言之,他们是从斡难河上游地区迁到了克鲁伦河上游地区,桑沽 儿河就是克鲁伦河上游左边的支流之一。他们的生活仍然很艰苦,只能猎取一些土 獭儿和野鼠之类的啮齿动物充饥。这些啮齿动物今天仍是人们纵猎犬以捕杀的对象。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成吉思汗的一生 作者:[法国]勒内·格鲁塞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