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的一生》第09章 成吉思汗之婚姻


铁木真已完全使全家摆脱了困难处境,此时该考虑结婚了。他9 岁时,父亲曾 为他聘翁吉刺惕部首领德薛禅之女孛儿帖。事情虽隔多年,但他并未忘记此约。此 时,孛儿帖已出落得如花似玉,即使在翁吉刺惕部诸多美女中也属佼佼者,致使许 多蒙古酋长争相往聘。孛儿帖已长大成人,如果德薛禅仍然信守初约的话,也该让 她与铁木真成亲了。铁木真急于知道事情是否有变,急于成亲,便同弟弟别勒古台 出发,沿克鲁伦河谷而下,前往翁吉刺惕部营地而去。

其间,德薛禅一直扎营在扯克彻儿山与赤忽儿忽山之间,即克鲁伦河注入阔连 湖之河口地区与注人此湖的兀儿失温河流域之间。见到铁木真来到,德薛禅喜出望 外,连声说:“吾已知汝为泰亦赤兀惕人所嫉,吾心甚忧焉。今幸得见汝来矣!”

此时此刻,德薛禅很可能后悔当初没有把铁木真留下,让铁木真那么小就独自 经历那么多风险。他心里也可能在自责:这位未来的女婿处于最艰难的岁月时,他 竟没有提供任何帮助……但不管怎么样,铁木真现在长成高大健壮的男子汉了,德 薛禅见此,也就毫不犹豫地表示同意马上把爱女孛儿帖嫁给铁木真。他亲自护送女 儿女婿,一直送到克鲁伦河下游兀刺黑暧勒山方始返回。他的夫人,孛儿帖的母亲 溯擅则一直送女儿至桑沽儿河和古连勒古山附近铁木真家所在地。溯擅夫人在女婿 家住了几日,返回家时拿出一件珍贵漂亮的黑貂皮袄作为礼物送给铁木真的母亲诃 额仑夫人。笔者下文就将谈到铁木真不久就利用这件名贵的黑貂皮袄展开了外交活 动。

新婚后不久,铁木真即想实施其扩大军事实力的计划。作为实施这一计划的第 一步,他派人去请他的朋友孛斡儿出来相助。他特地派别勒古台去请孛斡儿出。同 上一次一样,孛斡儿出一听说年轻的首领铁木真有请,也不禀报其父一声就立即出 发了。他牵出一匹拱背棕黄马,随手拣起一条青毛毯往马背上一扔,上马扬鞭,同 别勒古台并马而驰。真是招之即来。

铁木真后来在泰加森林与草原交界处组织起了一支“大军”,孛斡儿出就是这 支大军的第一位“元帅”。

在铁木真一生的事业中,他的夫人孛儿帖也起了应有作用。她对铁木真来说是 一种力量的源泉。首先(这对于一个蒙古妇女来说是主要的一点),她给他生了四 个虎子:木赤,察合台,窝阔台和拖雷。但特别应当指出的是,他以实际行动表明, 她还是英雄铁木真言听计从的睿智的参谋。每当事处关键而这位后来的成吉思汗不 知当复何从之时,孛儿帖的有魄力而又具有远见卓识的主张总是起着决策性的作用。 在她的令人生畏的丈夫的眼中,她一直享有极高声望。当然,正像蒙古其他首领一 样,后来的成吉思汗也收婢纳妾,而且她们一有机会就伴驾远征,而事儿帖则只能 留住蒙古大营。但是,在后来的成吉思汗的诸子中,最后分得父亲遗产的却只有和 孛儿帖所生之子。在成吉思汗的众多妻妾和部下中,也只有孛儿帖的地位最高,最 受尊重。更有甚者,孛儿帖后来曾被蔑儿乞惕人掳去,九个月后怀孕归来……但她 的丈夫对她的敬重并未因此而受到影响。对于孛儿帖被掳而怀孕归来这一令人痛苦 的事件,成吉思汗甚至不愿意深究。无论是在这一事件发生以前还是在这一事件发 生以后,孛儿帖始终是最受敬重的贵夫人,始终同成吉思汗配合默契、协力同心地 去成就那惊天动地的事业。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成吉思汗的一生 作者:[法国]勒内·格鲁塞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