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的一生》第11章 孛儿帖之被掳掠


铁木真重振家声,恢复了他的氏族。他得到了强有力的克列亦惕部君主的保护。 苦难的年代已经过去,未来似乎在向他微笑。但是,草原上这类大大小小的王国是 极不稳固的。正当这位年轻的首领认为前途已有保障之时,又突然飞来了一场横祸, 顷刻之间一切又都成了问题。

铁木真偕同其夫人孛儿帖一直扎营于克鲁伦河上游之不儿吉岸。当时,他们二 人新婚还不久。一天,在晨光曦微、天方欲明之时,诃额仑母之侍姬豁阿黑臣起床 做家务。她忽然隐约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便俯首贴耳于地面细听,听出是马群在 奔驰的声音。她立即起身,想去叫醒诃额仑母和全营的人。她先跑到诃额仑母之宿 处,连声叫道:“阿母,阿母,快快起来!地适颤动,震如雷鸣。度为可怕之泰亦 赤兀惕人来扰害也!”

诃额仑母被她叫醒,听她如此说,便命她速去叫醒几个儿子,自己则立即穿衣 起床。转眼之间,全营里的人都起床了。全营的人刚刚穿衣起床毕,就远远看见有 大队人马像龙卷风似地扑来。不过,这次并不像侍妪豁阿黑臣所估计的那样是泰亦 赤兀惕人来袭,而是蔑儿乞惕部前来奔袭。蔑儿乞惕部也是一个蒙古部落,住在贝 加尔湖以南。这时来袭的蔑儿乞惕骑兵有300 人,他们企图采取突然奔袭的办法打 击也速该把阿秃儿之诸子。蔑儿乞惕部与也速该把阿秃儿一家早已结下怨仇。也速 该把阿秃儿生前不是抢来了诃额仑夫人吗?诃额仑当时就是一蔑儿乞惕人的新娘。 自那以后,蔑儿乞惕部一直想复仇而没有机会,现在他们认为时候到了。他们想去 仇人部落尽掳其妇女,首先要掳去铁木真的新娘孛儿帖,以报蔑儿乞惕部妇女昔日 被掳之仇。

从这一事件发生的具体细节可以看出事件发生的背景和时间。当时,铁木真似 乎很容易地就忍受了这场灾难,至少这是蒙古的史诗给我们留下的印象。当时,尽 管铁木真的力量有所加强,但他仍只有9 匹马。事件发生后,他,他的母亲诃额仑, 他的弟弟合撒儿,合赤温,帖木格和别勒古台,以及他的两个忠实追随者孛斡儿出 和者勒蔑,分别各乘一马。诃额仑母在马上抱铁木真之妹帖木仑于怀中。为了防意 外,他们还带了一匹马备用。这样一来,铁木真的夫人孛儿帖就没有任何坐骑可乘 了。当时情况紧急,铁木真便眉头也没皱一下就毫不犹豫地撤下了孛儿帖。同时被 撤下的还有也速该把阿秃儿生前的别妻,即别勒古台的母亲……③铁木真等人飞马 逃入不几罕合勒敦山,即今肯特山中去了。可怜的孛儿帖也试图避免敌人掳掠。勇 敢的侍妪豁阿黑臣想出了一个办法,她把孛儿帖藏入一辆黑帐车中,然后牵来一头 花腰牡牛驾辕,接着便赶着牛溯腾格里溪而行,想尽可能远地躲避厄运。但是,此 时天渐向曙,河谷已无夜色掩护,所以她们被一些蔑儿乞惕人发现了。蔑儿乞惕人 盘问豁阿黑臣,豁阿黑臣沉着机敏地答道:“吾乃铁木真之隶民也。适才来铁木真 家剪羊毛。今事已做毕,正返家焉。”

“铁木真在家否?其家距此几何?”蔑儿乞惕人又问豁阿黑臣道。

豁阿黑臣含糊地回答了一句,向铁木真家方向指了指。

蔑儿乞惕人便顺着豁阿黑臣所指的方向奔去。豁阿黑臣此时虽感到绝望,但仍 拼命抽打着牡牛,想使牛跑得更快一些。但没跑多远,车轴就断了。豁阿黑臣和孛 儿帖别无办法,只有下车徙步钻进腾格里溪边的树林方有可能避祸。正当她俩要按 此计划行动时,刚才碰到的那些蔑儿乞惕人又折回来了。原来,这些蔑儿乞惕人赶 到铁木真的营地,没有发现铁木真的部落的任何头领,只看见了一些孩子和妇女, 其中包括别勒古台的母亲。于是蔑儿乞惕人便将别勒古台之母掳走,由一个蔑儿乞 惕人把她横架在马鞍上,然后拨马来追豁阿黑臣。他们刚才见到豁阿黑臣时就有些 怀疑,此时则更加怀疑她了。他们问车中载有何物,豁阿黑臣冷静地回答说车中只 装有羊毛,并赌咒发誓说绝无半点虚假。但她此时的机敏和冷静已没有用,蔑儿乞 惕人并不满足于她的回答。几个年纪大的一些的蔑儿乞惕人命令年轻的蔑儿乞惕人 下马检查这辆车。他们很容易地就发现了车中的孛儿帖,当即抓住孛儿帖和豁阿黑 臣,把她俩搂上马,又打马来追寻铁木真。此时天已大亮,铁木真等人的马匹踏草 留下的踪迹已清晰可见。蔑儿乞惕人于是循踪向不儿罕合勒敦方向追去。他们来到 不儿罕合勒敦山麓,绕山转了三圈,也没有发现铁木真等人是从何处钻人丛林的。 此山山麓多是沼泽和矮树林,所以马之过处,不留踪迹。蔑儿乞惕人试着深入密林, 但也一无所获识好失望地放弃入山追击的企图。出于一种有趣的复仇心理,他们把 孛儿帖送给一个名叫赤勒格儿孛阔的蔑儿乞惕人。此人是也客赤列都之弟,被也速 该把阿秃儿生前抢去其妻诃额仑的也容赤列都当然也就是赤勒格儿孛阔之兄。当时, 各部落之间的仇杀以及伴随而来的武力掳掠和粗暴占有妇女的事件就这样不断发生 和代代相袭着……

其间,铁木真等人一直躲在森林里。他们砍下榆树枝和爆竹柳枝搭起棚子,住 在里面,静待事态的发展。蔑儿乞惕人现在究竟是回去了呢还是埋伏在山周围呢? 为了弄清这个问题,铁木真派别勒古台、孛斡儿出和者勒蔑下山侦察。这三个人奉 命下山,在附近巡逻侦察了三天,并没有发现任何敌人。于是,铁木真放心地走下 不儿罕合勒敦山。他来到山麓,捶着胸脯,仰天哭告神灵道:“赖豁阿黑臣老人为 鼠之听,为聪狐之视,吾等得以逃脱,以马匹趋彼糜鹿之径而登不儿罕山。吾心惊 惧极矣。然不儿罕合勒敦山护吾如蚁之命焉。而今而后,吾当每朝其之,每日其祷 之。吾之子子孙孙当效吾而敬之也。”

铁木真说毕,按照蒙古的习惯,转身向着太阳,挂腰带于肩上,脱下帽子悬于 手腕,以手捶胸,对日九跪,酒奠而祷祝。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蒙古原始宗教的独具特点的仪式之一。阿尔泰语系的人崇敬 山神,而崇敬不儿罕山正是这种崇拜的一部分。公元7 世纪时的突厥人也曾这样崇 敬林木茂密的窝秃肯山。这个窝秃肯山似乎就是今日的杭爱山山峰之一。至于奉献 给太阳的祭品,乃是祭天(按蒙古的仪式用语来说是祭长生天)仪式的内容之一。 长生天是蒙古人的至高无上的神灵。所谓祭品原则上是指用于酒祭的发酵的马奶酒, 是蒙古牧民最喜欢饮用的一种饮料。至于下跪和叩头,都须九次,这也是蒙古宗教 仪式的一部分。无论是祭天仪式还是朝见君王的仪式,跪拜都必须以九次为一单位。

据蒙古史书的直率说法,铁木真似乎是相当轻易地吞下了妻子被掳这一剂苦药。 同把备用马让夫人骑从而危及他自己的安全相比,他宁愿让别人把夫人掳去。我们 至少可以说,他的这种权衡是正确的,因为孛儿帖的被掳很可能拖延了入侵者的追 击,从而使作为蒙古部首领的他有时间赶到不凡罕合勒敦山并躲人丛林。由此我们 想起了诃额仑母当初处于类似情况时所说过的一句话:“汝若能保住性命,不愁再 娶不着好女美妇。”

尽管铁木真在这个问题上所持的是不那么具有骑士精神的人生哲学,但他并没 有忘记美人孛儿帖。他根本不想永远地失去她。在确信蔑儿乞惕人已经返回以后, 铁木真就立即制定了夺回孛儿帖夫人的战斗计划。他是否知道他的年轻的妻子已像 上文所说的那样被配给了蔑儿乞惕部头目之一赤勒格儿孛阔并已与之同居?如果他 得悉此情,他心中的创伤只会加剧他复仇的欲望。要知道,孛儿帖还只是个年纪轻 轻的女人,还没有给他生过孩子。孛儿帖同铁木真的爱情生活是如此突然地被中断 了的,所以铁木真现在还不那么为失去她而深自后悔。不过,他现在也可能在为当 初那么轻率地撇下她,没有让她骑上备用马同亲人一起逃去而自责……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成吉思汗的一生 作者:[法国]勒内·格鲁塞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