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的一生》第13章 兼夜而行与两部落的分手


三方联军完成了预定的作战计划以后就分手了,至少克列亦惕部之脱斡邻勒汗 已率众同友军告别,回到了库伦附近土拉河上游营地黑林。但铁木真和扎木合同行 了一段路以后才分手,分手以前,他俩一同来到斡难河附近之豁儿豁纳黑川下营。

铁木真和扎木合二人是童年时代的朋友,但彼此长大以后无甚来往,此次共同 讨伐蔑儿乞惕部的战争使他们恢复了童年时的友谊。现在,他俩一起愉快地回顾着 儿时同戏的往事,回忆着一同在斡难河冰河上游玩,互赠辟石的情景,回忆着一道 以射箭为乐,互送箭镐的时刻。今天,他俩都已长大成人,各自成了部落的首领。 诚然,论出身,铁木真的门第可能要比扎木合高,因为他是王室的后裔。但是,此 时此刻,扎木合的势力无疑要比铁木真强大,此次讨伐蔑儿乞惕部的战争由扎木合 扮演“元帅”角色就足资证明。但他俩之间的关系是完全建立在友谊基础上的。他 们不是盟过誓的“安答”吗?这种法定的兄弟情谊不是规定他们要在任何情况下互 相帮助吗?现在他俩正是如此。他俩互赠战利品,铁木真把从脱黑脱阿那里掳获的 一条金带送与扎木合系之,又把所获脱黑脱阿的一匹小驹海溜马送与札术合骑之; 扎木合则把他从蔑儿乞惕部另一头目答亦儿兀孙那里掠来的一条金带及答亦儿兀孙 的一匹白色良种牧马送与铁木真。他俩在豁儿豁纳黑川险如刀削之忽勒答合儿崖前, 一棵茂盛的松树下(这以前,蒙古的最后一位汗忽图刺就是在这棵神圣的松树下宣 告就职的),举行盛筵以缔盟约。他俩就像忽图刺汗当年称汗时那样在这棵松树下 跳舞。夜幕降临了,他俩又同衾共宿。这种紧密的联盟持续了一年半。

总之,在取得了讨伐蔑儿乞惕部的胜利以后,铁木真和扎木合正在着手复兴蒙 古王国。关于这一点,豁儿豁纳黑川是具有象征意义而足以引起人们联想的地方, 因为前蒙古王国的最后一位汗就是在这里登基的。不过,他俩是以两头政治的形式 复兴这个蒙古王国。他俩互称安答,这就使他们之间的联盟有了一种手足情谊的神 圣性质。然而,从其含义来说,两头政治是不稳固的。当铁木真和扎木合在一起像 先王当年那样跳舞时,他们难道没有意识到可能由这种神圣仪式而引出的神奇含义 吗?如果说铁木真当时已忘记了这层含义,他的忠实拥护者术合黎有朝一日也会帮 他回忆起来的。实际上,我们从后文就可以看出,这两个今天的盟友都想排斥掉对 方,独自复兴草原帝国。

铁木真同扎木合之间是怎样决裂的呢?在这个问题上,我们预计的要比我们从 蒙古史诗的字里行间辨别出来的更准确。

时值孟春,两位“盟兄弟”像一般牧民一样,在一起住了一段时间以后就拔营 徙往别处去寻找更利于放牧的新的牧场。当时正是进山放牧的时节。两人在车队前 并马而行,车里装着拆下的蒙古包,坐着妇女和孩子。紧跟在车队后面的是由两队 骑马人围而驱之的牲畜群。扎木合边行边大声说:“若依山而营之,则于牧马者有 益也。若临河而营之,则于牧羊者大有益也。”

就像文艺复兴时期以前所有的艺术家一样,蒙古人说话总喜欢隐晦曲折。铁木 真听扎木合说完,一时弄不明白扎木合说的这番话的含义,只好默不作声。过了一 会儿,他便勒住马等后面的车辆跟上来,以请教诃额仑母。他想,以母亲丰富的阅 历经验,她定会给他以指点,使他明白那几句话的含意。诃额仑所乘之车至,铁木 真即以扎木合所言禀之,说自己未解其言,特来问母。但没等诃额仑夫人开口,铁 木真之妻孛儿帖就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吾闻扎木合安答素来喜新厌旧。今观彼之 言,是厌吾等矣。彼之所言,定然针对吾等而言也。今夜不可与彼合营于此。吾等 宜就此善离之,兼夜徙往他处去乎!”

铁木真听孛儿帖如此说,点头称是,于是命令所属部众兼夜而行,不得停留。

这里我们接触到了未来的成吉思汗性格的有趣的一面。在他的一生中,每当事 处关键,须作出重要决断而他又犹豫不决甚至近乎畏首畏尾之时,总是他的夫人孛 儿帖出面帮他作出决断。而一旦孛儿帖发表了看法,他便立即称善,便立即不惜以 身家性命为代价去照孛儿帖的意见行动。今天在处理与盟友扎木合的关系时是如此, 后来在处理与萨满教通天巫的关系时也是如此。当时蒙古各部落的人们都隐约有一 种统一愿望。扎木合和铁木真两人都想利用这种愿望。问题在于,在这两个人中, 究竟谁善于利用这种愿望并成其为真正的得益者。精明的孛儿帖很可能已意识到了 这一点,所以她要她的丈夫及时争得行动自由,以便尽可能早地成为为统一事业而 奋斗的人物。

就这样,在夜幕降临之时,铁木真的车队人马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即昏便息,而 是继续向前赶路。队伍行了一程,不期来到另一个在迁徙中夜间暂扎营休息的部落。 这个部落不是别的部落,恰恰是铁木真的宿敌泰亦赤兀惕人的一个部落。泰亦赤兀 惕人被惊醒,黑夜中看到撞来一支人马,以为是有人前来夜袭,顿时一片混乱,仓 促拔营,趁夜色逃往扎木合营地去了。泰亦赤兀惕人慌忙逃走时,丢下一个名叫阔 阔出的小男孩。诃额仑夫人当即收而养之,她的生为人母的意识是很强烈的。

铁木真率众通宵而行。天亮之时,人们方看清楚哪些人跟着年轻的首领铁木真 来了,哪些人已留在了扎木合处。成吉思汗家族史诗列了一大串星夜跟随铁木真而 来的人的名单,就像荷马史诗《伊利亚特》中所列名单时那样详细和不厌其烦。从 蒙古史诗中所列的名单可以看出,在两个首领分道扬镰时,人们在黑夜中突然根据 自己的选择各投其主,在同一个部落、有时甚至是在同一个氏族中往往出现出人意 外的分裂。当然,在分裂前,总是分别有一些有利于两方的预兆。当时蒙古信仰萨 满教。那时,如果没有萨满教巫师的参与,是任何事也干不成的。虽然有些决定是 在没有巫师参与的情况下作出的,但事后也须得到巫师的认可。豁儿赤对铁木真说 的一番话就是如此。

豁儿赤原是扎木合部落联盟中巴阿邻部人,夜中弃扎木合投奔铁木真而来。他 对铁木真说:“天神已显灵,不让吾追随扎木合也。吾梦中见一雪白母牛来,绕扎 木合房车,以犄角触车而折一角,向扎木合吼之,以蹄将土扬之曰:”还吾角来! ‘当时又有一无角白色键牛,高擎帐房下木桩,跟铁木真大车后吼之而来,日: “此天地相商,令铁木真为国主,吾今载国来献之也!”’这位预言者口口声声说, 这一明显的预兆是他亲眼所见,绝无虚言。但作为一个出色的萨满教徒,他要求铁 木真奖赏他前来告此吉兆的功劳。他问铁木真道:“汝铁木真若为国主,当何以报 吾告吉者而使吾乐之也?”

铁木真回答说,若如所言,得以主国,则使豁儿赤为万户官。此时,豁儿赤除 了拥有宗教的神秘权力外,似乎已是铁木真的亲信了。他并不以铁木真许下的将令 他为万户官的诺言为满足,他还提出了进一步的要求。他要求届时有权从最美的美 人中自选30名美女。他还要求铁木真封他为顾问——萨满。这就意味着,在处理未 来蒙古帝国的一切国家大事中,他豁儿赤作为顾问——萨满应是居首要地位者之一。 读者从本书后文还会发现,其他一些预言者也要求拥有这种地位。他们都想为自己 在新的帝国之上建立一种“宗教最上权”。

铁木真同扎木合在那天夜里决裂了,这种决裂当晚在人们中引起了一阵混乱, 一些氏族趁混乱之机抛弃扎木合跟随铁木真而来。不久,又有一些氏族和人员经过 一番权衡之后前来投靠铁木真。在这些归附铁木真的人们中,特别有价值和值得一 提的是与铁木真有着近亲关系的几位蒙古亲王的到来。这几位亲王是:铁木真的叔 叔答里台;铁木真的堂兄弟忽察儿(忽察儿是铁木真的另一个叔叔捏坤太石之子) ;与铁木真的亲戚关系比以上二人稍远一些的主儿勤氏首领薛扯别乞和泰出;忽图 刺汗(前蒙古王国的最后一位汗)之于阿勒坛。他们都是事后离开扎木合前来投铁 木真的。此时铁木真正扎营于乞沐儿合溪(斡难河上游今库沐儿山附近)附近之阿 因勒合刺台纳(“荆棘之营地”)。这样一来,铁木真的势力就得到了大大加强, 遂率众迁往克鲁伦河上游谷地,扎营于阔阔纳语儿(当地人称为“兰湖”)附近古 连勒古山山坡,桑沽儿溪(克鲁伦河左边第一条支流)畔合刺主鲁格之地。

就在那里,发生了铁木真一生中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事件:公推他为汗。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成吉思汗的一生 作者:[法国]勒内·格鲁塞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