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的一生》第14章 蒙古人之王成吉思汗


自从发生了结束忽图刺统治的灾难性事件以后,蒙古汗统便中绝了。忽图刺死 后,其于阿勒坛并没有继承汗位。到了公元12世纪末,蒙古出现了一种显而易见的 形势:虽然铁木真和泰亦赤兀惕部之间仍互相仇恨,兄弟相残,各自为政,但总的 说来,蒙古各部力量已逐渐恢复元气,逐渐强大起来,都渴望重新联合统一起来。 正如笔者在上文中所指出的,关键问题在于应由谁来统一。拥有统一蒙古各部之资 格的第一个人似乎应该是前蒙古王国最后一汗忽图刺之子阿勒坛。除阿勒坛以外, 拥有这种资格的其他人中还有已故诸汗之一合不勒汗的诸位重孙,而铁木真就是这 些重孙之一。与铁木真处于同一辈的还有他的堂兄弟薛扯别乞和泰出。最后,拥有 称汗资格的还有铁木真的亲叔叔答里台。

然而,恰恰就是阿勒坛、薛扯别乞、泰出和答里台这几位亲王决定推举铁木真 为汗,决定让铁木真来中兴自忽图刺汗死后就无人继承的汗统。他们是否是要铁木 真当名义上的主人而他们自己当实际上的主人?事态的发展证明确实不是如此。随 着形势的发展,他们感到需要有一位战争指挥者,至少是需要共同征战时的战争指 挥者。经过考虑,他们一致认为这位也速该把阿秃儿之子有能力担此重任。他们很 可能曾一度在铁木真和扎木合这两个人选中犹豫不决。在先前的部落联盟分裂时, 他们确实也曾追随过扎木合。但扎木合不是王室后裔。蒙古各亲王家中一直珍藏着 自己的家谱。从家谱上看,扎木合这一门是蒙古祖先孛端察儿与一姘妇的后裔,而 那个姘妇在同孛端察儿同居之前就已身怀有孕……这些始且不论,仅就扎木合的为 人来说,他也不是理想的人选。尽管他才能出众,但事实证明,他喜新厌旧,有始 无终,虚伪,过分残酷,甚至伤害朋友。与扎木合相反,铁木真不但不以王室后裔 自居,而且具有很多优点:向来通情达理,处事公平,具有安邦治国之才。在处理 同盟友的关系的问题上,他总是表现得谦虚有礼,但同时又不因注意谦虚有礼而妄 自菲薄和损害自己的贵族气派,即使是在一位身着华贵皮衣的领主面前也是如此。 由于以上原因,蒙古其他的亲王(铁木真的各位堂兄弟)也表示支持铁木真,愿意 拥戴铁木真称汗。当然,他们转而支持铁木真也很可能是由于扎木合身上的缺点使 他们感到失望。

当时,他们在推举铁木真为汗时所使用的辞令也很具特色。他们对铁木真说: “吾等愿立汝为汗。汝若为汗,吾等愿为汝之先锋,破彼众敌;将所掳之美女艳妇 悉送汝之帐下;将所获之好马良骥奉献汝之面前。方其草原围猎之时也,吾等愿为 汝先驱而围之;于争战之日也,若夫吾等违汝号令,汝可剥夺吾等之家财与妻妾, 砍下吾等黑头于地;于太平之日也,若夫吾等毁弃成约,汝可驱吾等远离亲人,弃 吾等于荒野乎广立下如此誓言后,他们便扶铁木真坐上毡毯,宣布他为汗,号成吉 思汗。

从词源来看,“成吉思”是否即“力量”之意?是否即“不可动摇”或“坚不 可摧”之意?或者,从字面上来看,“成吉思汗”这一称号是否与“海内合汗”的 概念有关?不管怎样,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这个第一次在克鲁伦河上游一 个不知名的草原上,在12世纪末人们不确知的一天受到部众欢呼的名字,很快就在 蒙古族人民的赞扬声和其他民族的咒骂声中传遍了古代世界,并随着数世纪的时间 洪流,一直传到了当代。

推举铁木真为汗的这几位蒙古亲王对成吉思汗立的誓言表明,他们只打算尊成 吉思汗为战争之指挥者和狩猎之首领,只想让他带领他们去进行劫掠和围猎。但这 位新君主却立即开始以认真的态度组织其王国,这对上述几位亲王来说不能不是一 种警告。成吉思汗一上台,就分职任事,任命了一批弓箭手,名为“箭筒士”,均 是全心全意忠于他的武士,命他的两名忠臣孛兀儿出和者勒蔑为“箭筒士”之长。 他对这两人说:“在吾影外无友之时,汝二人为吾影而慰吾心焉。汝二人自始跟吾 至今,今当位于诸人之上也。”

成吉思汗的另一名将领速别额台后来是蒙古史诗中的最优秀的战略家,在成吉 思汗任命官员时,他向成吉思汗保证说:“愿以老鼠之警觉守护汝之财产,以乌鸦 之勤奋为汝聚敛财物,如盖毡或风毡守护汝身。”

接着,成吉思汗对大家说:‘妆等离扎木合而来伴吾矣。若吾得天地之赞力与 护佑,汝等皆为吾之诸忠臣之长,吾帝国之元老,吾终生之好友也!“

他分别给他们委以官职,想让他们能来分担他统治世界的重任。

当时其他大小王国的君主对铁木真称汗将持何态度呢?对于成吉思汗来说,他 当时主要的外交活动是争取得到克列亦惕部王脱斡邻勒的支持。他过去曾承认脱斡 邻勒是自己的保护人。现在,他决定派答孩和速格该为使往告脱斡邻勒。我们可以 设想,如果当时克列亦惕部王对他的附庸的实力的加强感到不安的话,那么,成吉 思汗建立的这个蒙古新王国就很可能会昙花一现。但十分幸运的是,脱斡邻勒对铁 木真称汗一事表示很高兴,尽管铁木真没有事先征求他的意见。他对成吉思汗派去 的使者说:“汝等立吾子为汗,甚是!汝蒙古岂可无汗而居乎?”

与此同时,脱斡邻勒还向来使表示,他将永远支持蒙古新立之汗。

同扎木合的关系问题却比较棘手。应该承认,在如何对待扎木合的问题上,从 根本上来说,成吉思汗过去干得并不高明。那天傍晚,孛儿帖对扎木合的难解之言 作了毫无根据的解释,当时的铁木真就根据这种毫无根据的解释不辞而别,和昔日 的安答中断了宣过誓的友谊。更有甚者,他还诱走了扎木合的一些忠实追随者。

现在,成吉思汗想避免与扎木合的矛盾激化,便派阿儿孩合撒儿和察兀儿罕二 人为使前去向扎木合通报他称汗之事。有趣的是,扎木合对拥立蒙古新汗的两位蒙 古亲王阿勒坛和忽察儿大加责备,责备他们不该拖到现在才立铁木真为汗。扎木合 取这种态度,可能是由于他对童年时代的朋友还有几分情意,也可能是由于他本人 现在也想避免与成吉思汗彻底决裂。事实上,正是阿勒坛和忽察儿离开了他们以前 投靠的扎木合前来投铁木真从而对铁木真称汗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而且,据蒙古史 诗载,正是他俩施展诡计事先导致了两位老朋友的分手。扎木合对成吉思汗派来的 两位使者说:“可告阿勒坛和忽察儿二人:方其铁木真安答与吾同处而未分手之时, 汝阿勒坛和忽察儿二人为何不立铁木真安答为汗,反而使吾二人相离析耶?而今汝 阿勒坛与忽察儿二人义怀何心而立铁木真安答为汗耶?”

现在,铁木真已被拥立为汗,已成既成事实了。在这种情况下,扎木合不失精 明地(也可能是不失奸诈地)敦促阿勒坛和忽察儿要实践自己在拥立铁木真为汗时 所立下的誓言,永远忠实于铁木真安答……

新立之成吉思汗同信誓旦旦地拥立他为汗的“王族”之间的契约不会持续很久, 这是不需要预言家来预测的前景。尽管如此,扎木合的这一番冷嘲热讽仍带有预言 的色彩。

但还没等到成吉思汗同其他“亲王”之间关系决裂,扎木合同成吉思汗的冲突 很快就爆发了。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成吉思汗的一生 作者:[法国]勒内·格鲁塞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