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的一生》第15章 鼎烹战俘


扎木合对铁木真之成为成吉思汗采取了有礼貌的态度。这种态度表明,他二人 虽然已经分手,却仍然彼此相安。但是,他俩之间的冲突是不可避免的。不久,两 个无关紧要的人物的出现便引发了这种冲突。这两个无关紧要的人物一是扎木合之 弟给察儿,二是成吉思汗的附庸之一札刺亦儿部之拙赤答儿马刺。

当时,给察儿住在斡列该河上游札刺麻山麓,拙赤答儿马刺则营于“驴背草原” 撤阿里之野。给察儿前往撤阿里之野劫走了拙赤答儿马刺的马群。由于部下胆小怕 事,不敢往追,拙赤答儿马刺只好独自前去追寻马群。这是草原上的两个劫掠者之 间的争夺。拙赤答儿马刺半夜飞身上马,伏身飞快奔驰的马背上,四处搜寻。终于, 他寻到了敌人营地附近,仔细观察,发现了劫马者。他立即弯弓搭箭,一箭射去, 给察儿应声倒地,腰脊被箭穿了个透。拙赤答儿马刺遂驱马群返回自己的牧场。

于是,战争爆发了。

扎木合决心要为自己的弟弟报仇,便集合本部(札只刺惕部,又名扎答阑部) 人马和部落联盟中其他部落的人马,合为3 万骑,翻越阿刺帆惕士儿合兀惕山,奔 袭成吉思汗。

是时,成吉思汗扎营在桑沽儿溪上游古连勒古山山区。在那里,他也有3 万人 马,以车辆和蒙古包结成30座营盘。对成吉思汗来说,幸运的是,亦乞列思部的两 个蒙古人木勒克脱塔黑和孛罗刺歹及时来向他报告了敌人来袭的消息。

成吉思汗即整顿人马迎战,两军战于答兰巴勒主惕之野(又称“七十沼泽地”, 在斡难河上游附近)。成吉思汗败阵,营盘被扎木合军队所冲动。他只好且战且走, 向斡难河流域之哲列捏峡退去。扎木合不敢深人暂列捏峡,遂停止追击。他把仇恨 发泄到被他抓获的成吉思汗的支持者们身上。他还抓住了捏兀歹部(又名赤那思部) 的几个头目。在班师回营之前,他叫人找来70口大锅,煮死了俘虏。这是采用中国 古代战国时期的酷刑“汤镬”。捏兀歹部头目察合安兀阿在那天晚上铁木真同扎木 合分手时抛弃扎木合追随铁木真而来,激起了扎木合的怨慑,因此这次也被处死了。 札木合砍下察合安兀阿的头,系之马尾,拖着这种可怕的战利品班师回营。

后来,波斯的传说根据关于这种恐怖行为的模糊记忆,颠倒事实,张冠李戴。 波斯的传说记载说,在“七十沼泽”战役中,成吉思汗取得了胜利,用七十口大锅 煮死了俘虏。实际上,这种过分残酷的举动乃是扎木合所为,因为事实证明,这种 残酷之举使扎木合大失人心,另一方面则使战败的成吉思汗得到了许多新的支持者 (这对成吉思汗来说比赢得一次战役更珍贵)。例如,两个很有势力的蒙古人,即 兀鲁儿惕部首领主儿扯歹和忙忽惕部首领忽亦勒答儿在战后不久就率众离开扎木合 投奔了成吉思汗。读者可以从本书后文看到,后来在成吉思汗处于危机时刻,这两 个人对成吉思汗本人和他的事业表现了令人敬佩的忠诚。因此,这两个人的率部投 奔,可以说使成吉思汗得到了两支珍贵的力量。与他俩同时投奔成吉思汗的还有成 吉思汗的父亲的老朋友蒙力克。蒙力克之重新回到成吉思汗身边是意味深长的,虽 然这中间也夹杂着具有讽刺意味的秘密。读者一定还记得,蒙力克是也速该把阿秃 儿生前的心腹人物。正是他在也速该临终的床前接受其托孤重任,亲自前去把未来 的成吉思汗领回了家。但是,尽管也速该把阿秃儿生前如此信任他,后来他还是辜 负了这种信任,忘记了自己作为铁木真保护人的责任,终于一度抛弃了诃额仑母子。 前不久,铁木真同扎木合傍晚分手时,他竟舍弃铁木真去投扎木合了。现在,他又 回到了成吉思汗身边,而且带来了他的7 个儿子。蒙力克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他 之重新归附成吉思汗,充分表明成吉思汗无疑已开始时来运转了。只要是政治形势 需要,成吉思汗是很善于不计前嫌的。对于所有投奔他的帐下的人,他都一概欢迎。 他特地在斡难河附近密林中为所有投奔他的人举行了盛大的欢迎宴会,就像对待他 的忠心拥护者那样热情。

投奔成吉思汗的人在与日俱增着。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形势,其原因就是成吉思 汗以自己的行动表明,他已是一位强有力的人物。对于这样一位强有力的人物,一 些人当然更愿意投奔他,把他视为自己的保护者,而不想与他为敌。人们争相投奔 他的另一个原因(尽管事实表明这一点有点叫人不可理解)是,他所建立的政权的 特点是井然有序,颇有章法,稳重温和,刑罚有度,合乎道德(甚至是慈悲人道)。 这些特点正是与他作对的其他政权所不具备的。当一些游离于他和其他首领之间的 处于饥饿之中的氏族要求他允许他们参加大型围猎时(牧民的生活常常是饥一顿饱 一顿,时而暴饮暴食、大吃大喝,时而饥肠辘辘),他总是慷慨善意地表示欢迎, 分给他们的猎物总是远远超过他们应得的数量。这很可能是一种政治策略性的慷慨, 其目的只能是收买人心,争取得到各部落的好评,从而扩大他的附庸队伍。在这方 面,他的慷慨也的确取得了成效。一时间,成吉思汗的英名不胫而走,传遍各个部 落。人们纷纷议论着这位年轻的新汗如何光明正大,如何慷慨仁慈,对王权的看法 又如何既严格又宽容;而其他部落的首领又如何奴役部众,如何反复无常和残忍无 道。人们就这样议论着,比较着。晚上,这些草原上的牧民在家里谈论说:“此铁 木真老爷能衣人以己衣,乘人以己马,真乃善治国。善待下、善理家之主人也。”

就这样,人们忠心地拥护成吉思汗,在他的周围形成了一股效忠于他的力量。 后来,在成吉思汗遭受挫折时,人们的这种忠心不但没有动摇,而且经受住了严峻 的考验。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成吉思汗的一生 作者:[法国]勒内·格鲁塞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