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的一生》第16章 宴会后的冲突


成吉思汗谨慎公正,精明睿智,从而得到了部众的敬重。这种敬重,正是他的 汗位得以确立的基础。但是,这位新汗并不想因此而容忍部下对自己的丝毫违抗, 而是要部下严格地服从自己。推举他为汗的几位蒙古亲王原以为他们只不过是推选 了一位领导一个松散的联盟的战争指挥者。他们很快就发现,他们想错了。

为了欢迎蒙力克和其他去而复归的人和投奔他的人,成吉思汗在斡难河上游密 林举行盛大欢迎宴会。就在宴会开始后不久,成吉思汗同几位蒙古亲王的矛盾就爆 发了。

当时开筵后,司膳官给主要与筵者斟酒(即牧民很喜欢喝的一种发酵马奶)。 主儿勤部前首领的两位遗孀豁里真和忽儿忽臣苛刻地抱怨司膳官先给该部首领薛扯 别乞之别妻额别该斟酒而没有先给她俩斟酒。这两位妃子越想越咽不下这口气,竟 动手打了司膳官失乞兀儿一顿。受到这种侮辱的失乞兀儿感到十分委屈,就哭着嚷 嚷说也速该(成吉思汗之父)在世时从没有人敢这样对待他。言下之意就是抱怨成 吉思汗软弱。在蒙古人的这种酒肉筵宴上,信任和谅解只起部分作用。

在宴会期间,成吉思汗责成其弟别勒古台看守他的从人的马匹。主儿勤部首领 则命一头目不里孛阔看守主儿勤人的马匹。别勒古台在巡视间,突然发现主儿勤部 的一个人在偷窃成吉思汗车马所备的缰绳,于是将此人当场抓住。不里孛阔闻讯, 即赶来袒护这个小偷,因而同别勒古台扭打起来。扭打了一阵后,不里孛阔抽刀砍 伤了别勒古台的右肩,血流不止。但别勒古台并不在意,仍旧去看守其马匹,就像 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别勒古台性情温厚,但这次之所以忍辱不还手,是由于他不 想把事态闹大。他想忍痛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当时,成吉思汗坐在一棵树荫下,与其他与宴者的坐位略有距离。对于眼前发 生的一切,他都看得清清楚楚。事关个人威信,他不能无动于衷。成吉思汗怒从心 起,忽地站起身,冲了上去。事态变得严重了,因为,虽然主儿勤人行为蛮横傲慢, 但主儿勤部的几位亲王是前蒙古王室的长系代表。由于他们举止傲慢,新确立起来 的蒙古汗位,前王室的幼系的权利顷刻之间似乎面临着威胁。成吉思汗愤怒地冲到 弟弟别勒古台面前,大声怒吼道:‘妆焉可忍辱如此耶?“

但善良的别勒古台却想竭力平息成吉思汗的怒火,便平静地说:“吾伤不重, 无妨。彼等今日方回归汝之帐下,兄且息怒,勿为吾而重与彼等相怪也!”

但成吉思汗根本不听别勒古台这一套。事关他的个人威信!他随手折了几根粗 树枝,抄起搅乳杆,冲向那几个主儿勤人,一顿乱捧,将他们打趴在地。他余怒未 息,命人将首先挑起这场纠纷的豁里真和忽儿忽臣抓了起来。

事后,主儿勤部派人来和解。此时成吉思汗当然求之不得,便满口答应,因为 他已经把那几个人教训了一顿,怒气已消。他立即释放了豁里真和忽儿忽臣这两个 好寻衅的老夫人。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成吉思汗的一生 作者:[法国]勒内·格鲁塞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