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的一生》第17章 脱斡邻勒绝处逢生


成吉思汗的保护人,克列亦惕部王脱斡邻勒遭了一场大难。从他的遭难中,成 吉思汗的权威得到了加强。

这个脱斡邻勒,虽然他的家族信奉聂斯脱利派基督教,尽管传说他就是那个远 近闻名的“祭司王约翰”,但在处理家族亲友的关系问题上,他却表现得很恶劣。 他在家中大开杀戒,亲手杀死了几个弟弟。在他的诸弟中,只有札台敢不和额儿客 哈刺两人逃脱了他的魔掌。额儿客哈刺怕遭到其他几位兄弟一样的命运,遂向蒙古 西部阿尔泰山一侧逃去,投奔了乃蛮部,得到乃蛮王亦难赤必勒格汗的支持。亦难 赤必勒格发兵帮助他赶走了脱斡邻勒,把他扶上了克列亦惕部汗位。脱斡邻勒逃往 突厥斯坦,投靠威名赫赫的哈刺契丹王(其国君称为古儿汗)。该国首都是八刺撒 浑,位于伊塞克湖西面垂河(今之楚河)平原上。但不到一年,脱斡邻勒又被哈刺 契丹古儿汗驱逐出境,被迫流亡于戈壁滩畏兀儿部和唐兀惕部交界处,处境很惨。 他赖以活命的只有五只母山羊和一头骆驼。饿了,挤点羊奶充饥,渴了,刺出驼血 以止渴。他骑着一匹瞎马(据既注意马匹也注意骑马人的命运的牧民史诗说,他骑 的是一匹栗色黑马),孤零零地流落到古泄兀儿湖附近。古泄兀儿湖是戈壁滩上的 一个小小的水塘,位于甘肃J 或河套地区)与克鲁伦河上游之间。正当他处于形单 影只,穷困潦倒的可怜状况时,他意外地得到了成吉思汗的口信。成吉思汗对他的 绝望处境十分同情,便派塔孩把阿秃儿和速格该二人为使前去请他。脱斡邻勒绝处 逢生,喜出望外,恨不得立即飞到成吉思汗处。当时成吉思汗驻扎在靠近克鲁伦河 和桑沽儿河上游的不儿吉岸。他特地亲自前往古泄兀儿去迎接脱斡邻勒。脱斡邻勒 当时正穷途末路,濒临饿死困死的边缘。成吉思汗把他接来,安置在以车辆和帐篷 组成的圆形营地(这就是成吉思汗的流动的“首都”),并向部下征收实物税,以 供养脱斡邻勒,帮助他恢复健康。不久,成吉思汗又偕同脱斡邻勒移营于忽巴合牙 (也在克鲁伦河上游附近)。

翌年(公元1197年)秋,成吉思汗远征蔑儿乞惕部,在哈迪黑里黑山附近之木 鲁彻薛兀勒地击溃蔑儿乞惕人。蔑儿乞惕部首领脱黑脱阿再次逃往贝加尔湖东岸之 巴儿忽真。成吉思汗把从蔑儿乞惕部缴来的蒙古包、食物、马匹等所有战利品全送 给了脱斡邻勒。公元1198年,脱斡邻勒再次登上了克列亦惕部汗位。

由于以上原因,成吉思汗和脱斡邻勒彼此的地位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诚然,成 吉思汗仍然一如既往地承认自已是脱斡邻勒的附庸,仍然一如既往地称脱斡邻勒为 “父汗”。但实际上,在搭救了脱斡邻勒并帮他恢复汗位以后,成吉思汗已经同脱 斡邻勒平起平坐了。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成吉思汗的一生 作者:[法国]勒内·格鲁塞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