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的一生》第20章 深山突袭


由于诛灭了几位桀骛不驯的堂兄弟,成吉思汗的汗位得到了巩固,此后便一天 比一天更加巩固起来。在处理与克列亦惕部王汗的关系问题上,成吉思汗表现得比 较谨慎。他仍礼貌地称王汗为“父”。因此,这位成吉思汗过去的保护人到目前为 止仍然是成吉思汗的忠实盟友,至少表面上仍是如此。大约在公元贝199 年,成吉 思汗又同王汗一起共同远征蒙古地面上的另一个大部落联盟一一乃蛮。

笔者已在前文叙述过,乃蛮人很可能就是突厥种人。乃蛮部驻扎在蒙古西部阿 尔泰山一带,东起哈刺和林,西至额尔齐斯河上游地区。它的疆域非常广大,西与 吉尔吉斯人的地盘交界,东与克列亦惕部辖地毗邻,南与畏兀儿领土接壤。看一看 地图就会发现,这是囊括科布多地区、塔尔巴哈台地区和准噶尔地区的一大片地方。 自从乃蛮国王亦难赤必勒格去世以后,他的两个儿子塔阳太。不花和古出古惕。不 亦鲁黑发生分裂,因之乃蛮人也分成了两派,一派以塔阳太。不花为首,另一派以 古出古惕。不亦鲁黑为首。两兄弟不和是由争夺先父的一个妃子而引起。据说塔阳 率领所属各部占领了平原地区,不亦鲁黑则率部占领了山区。成吉思汗和王汗远征 乃蛮时采取的战略是,先暂时放弃塔阳汗不攻,集中力量攻击不亦鲁黑汗。

不亦鲁黑汗扎营于淄豁里河河畔。淄豁里河就是科布多河的上游河段之名,位 于兀鲁黑塔黑山(即“大山”),即阿尔泰山东北坡。成吉思汗和王汗率领军队翻 越杭爱山脉,进入科布多湖泊地区。他们进军的路线可能同布雅内。德拉科斯特使 团所走过的路线相近。科布多地区湖泊星罗棋布,一片片绿草茵茵的牧场和荒凉单 调的碎石滩彼此相接。这个地区树木稀少,只有在山谷和科布多河两岸有一些高大 的桦树和杨树。不亦鲁黑意识到自己无力抵抗成吉思汗和王汗两支大军的进攻,遂 放弃这一片地区,逃入阿尔泰山山区,担任断后任务的是他手下的一名将领也迪土 卜鲁黑。成吉思汗和王汗的部队长驱直人,紧紧追去,先锋部队在阿尔泰山山麓追 上了也迪土卜鲁黑。偏偏在这时,也迪土卜鲁黑所乘战马的马肚带断了,所以他还 没来得及上山就被俘获。此处附近有一宽3000米的山口,只有7 月到10月这段时间 内人马方可通行。成吉思汗和王汗的联军从这山口开始翻越阿尔泰山。该山由玄武 岩和斑岩构成,像一堵巍峨的墙耸立着,山峰险如斧剁刀砍,参差不齐,直插云天, 使人望而生悸。山的北坡上端有45座冰川。他们翻越阿尔泰山,顺兀派古河而下。 几雅古河(即今乌伦古河)在忽木升吉儿地区,两岸皆多柳丛。联军在乞湿淋巴失 湖(即今乌伦古湖)附近追上不亦鲁黑。乌伦古湖是一个成湖,周围是寸草不生的 光秃秃的黄土丘陵。成吉思汗在这个荒凉的地区击溃了不亦鲁黑的部队,不亦鲁黑 本人则逃往西伯利亚边界叶尼塞河上游谦谦州(今唐努山地区)。

取得远征不亦鲁黑汗的胜利以后,成吉思汗和王汗便率部踏上归程。他们从阿 尔泰山北坡和杭爱山南坡之间顺拜达里格河河谷而行。拜达里格河从杭爱山峡谷奔 腾而下,向南注人一个咸湖,湖的周围是芦苇和枝柳等植物。联军正行间,碰上一 乃蛮战将可克薛兀一撒卜勒黑。这位乃蛮战将在拜达里格河河谷扎下营盘,要与蒙 古联军争夺这个交通要道。两军摆开阵势,准备厮杀。但成吉思汗和王汗一看天色 瞑暮,便决定且先歇息,待明日再战不迟。

但这天夜里发生了一个非同小可的事件。半夜时,王汗竟命人点起了一堆堆簧 火,制造假相,然后便率部起营溯合刺泄兀湘河谷,在夜色的掩护下悄然撤走了。 他临行时没有通知成吉思汗。这就势必使成吉思汗处于单独作战和遭到乃蛮人四面 攻击的严重处境……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应当怎样来解释王汗的这种背叛行径呢?看来,教唆 犯是成吉思汗之“弟”、札只刺惕部首领扎木合。扎木合现在已经是内心最敌视成 吉思汗的人。在这次远征乃蛮的战争中,他随王汗一起出征。在班师的路上,在同 王汗并马而行时,扎木合在王汗耳边吹冷风,从而激起了这位心无主见的克列亦惕 部王对成吉思汗的不信任情绪。他别有用心地对王汗说成吉思汗的坏话,说成吉思 汗早已同乃蛮秘密勾结,他说:“直至此时,彼尚迟迟不来(班师时成吉思汗的部 队同王汗的部队可能是拉开距离而行)。汗呵!不分冬夏常栖于北方者乃吾白翎雀 也,冬寒而飞往南方风和日丽处者乃过往雁雀铁木真安答也。彼今所以迟而不来者, 盖回马往乃蛮部而投降矣。”

据说,当时一位品格高尚的克列亦惕人听了扎木合这一番讨好之词以后,很表 不满,当场质问扎木合说:‘妆奈何使此,谗语汝之安答耶?“

成吉思汗丝毫没有预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他仍被蒙在鼓里,照常扎营过夜, 准备翌日展开厮杀。及到翌日天明,他才发现王汗已经抛下他而撤走了。他马上意 识到眼前的局势非常严重:“彼等以吾为牺牲也!”他立即下令拔营起行,从杭爱 山的另一侧渡额还儿河,马不停蹄,顺利回到了撤阿里草原(即“驴背草原”)。 几个月前,他就是从这里出发远征乃蛮的。

王汗背信弃义,弃盟军而撤走,使他不但没有因此而捞到任何好处,而且自食 了恶果。原来,当他悄悄地向其老营所在地土拉河上游撤走时,乃蛮战将可克薛兀 一撒卜刺黑即挥师追了上来,在帖列格秃山口(杭爱山山口之一)向克列亦惕人发 起突然攻击,俘获了许多克列亦惕人,缴获了大量牲畜和食物。桑昆(王汗之子) 之妻子儿女也被可克薛兀一撒卜刺黑掳去。与此同时,被押于王汗处的两名人质一 一脱黑脱阿的两个儿子也趁混乱之时逃之夭夭。这两名人质乘乱逃脱后,即顺色楞 格河跑回其父住地贝加尔湖畔去了。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成吉思汗的一生 作者:[法国]勒内·格鲁塞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