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的一生》第22章 对立汗与暴风雨中的大战


成吉思汗攻伐屡胜,势力日大,最近又打败了乃蛮部,而且还有盟友克列亦惕 部王汗的支持(虽然最近是他救了王汗),如此看来,他的霸权似乎很快就要扩大 到今上蒙古各部族了。但是,实际上,他现在离夺取最后的胜利还差得相当远。仅 就单纯的蒙古人各部来说,远远还没有形成一致支持他的局面。这些蒙古人部落不 但还没有一致支持他,而且其中一些部落还联合起来推举了一位与之对抗的汗。这 位被推举出来与成吉思汗分庭抗礼的汗就是敌视成吉思汗的、扎只刺惕部首领扎木 合。

昔日是成吉思汗的安答,今日是最敌视成吉思汗的人物,这就是扎木合的奇怪 形象。有关的资料和文章都指出,扎木合为人变化无常,诡计多端,背信弃义,野 心勃勃而又缺乏坚持到底的恒心。如前文所述,正是他差一点使成吉思汗和克列亦 惕部王汗彻底决裂。现在,同他的愿望相反,王汗和成吉思汗又言归于好了,两支 力量又拧成了一股绳,大有联合统治北亚之势。面对这种形势,扎木合组织了一个 真正的部落联盟,想凭此同成吉思汗——王汗联盟一争高低。扎木合组织的这个部 落联盟包括了除投奔成吉思汗的部落以外的大多数蒙古部落。此外,参加这个联盟 的还有:下克鲁伦河流域的塔塔儿人;下色楞格河流域的蔑儿乞惕人;下斡难河流 域的泰亦赤兀惕人;贝加尔湖西岸的斡亦刺惕森林狩猎人;与这些部落亲善的许多 小部落,例如合答斤部,撤勒只兀惕部,朵儿边部,亦乞列思部,豁罗刺思部,甚 至还有住在捕鱼儿湖附近的翁吉刺惕部。翁吉刺惕部是成吉思汗的岳父母所属的部 落,竟然也参加了扎木合的联盟。另外,蒙古西部的乃蛮人(至少是部分乃蛮人) 也参加了这一联盟。协助扎木合领导这个联盟的都是成吉思汗的宿敌,他们是:蔑 儿乞惕部首领脱黑脱阿别乞,泰亦赤兀惕部首领塔儿忽台乞邻秃黑,斡亦刺惕部首 领忽都合别乞,前不久曾同成吉思汗较量过的两乃蛮之一不亦鲁黑。

从这个联盟的上述组成情况可以看出,这个联盟是一个其成员遍及蒙古四面八 方的庞大的联盟:其东部有营于兴安岭山坡的塔塔儿人,北部有泰加森林地区的斡 亦刺惕人,西部有营于阿尔泰山地区的乃蛮人。这一年是公元1201年。该联盟各部 在阿勒灰河之源集合,然后从那里出发前往额尔古纳河。他们在刊河和额尔古纳河 汇合处公推扎木合为汗,名为古儿汗。紧接着,他们按萨满教礼仪书举行宗教仪式。 联盟的各位头领共腰斩一匹种马和一匹儿马,相誓为盟说:“吾等之中,若有私泄 机谋,阴怀异志者,将如此颓士断木般下场!”

誓毕,共举足踏岸,使土崩于河水之中;挥刀砍木,使木断叶落于地。然后即 分头行动,准备合力偷袭成吉思汗。

但他们并未能保守住秘密。他们分头准备时,豁罗刺思部的一个名叫豁里歹的 人立即去向成吉思汗告密。当时成吉思汗驻扎在克鲁伦河上游不儿罕合勒敦山山麓 之古连勒古。豁里歹一路飞马驰来,途中路过泰亦赤兀惕部的一个营地,在那里换 了一匹马,继续赶路。后来他又碰到一支前来给新立古儿汗送白帐篷的军队。值得 庆幸的是,他巧妙地避开了这支军队,没有被他们抓住。他就这样安全地来到了成 吉思汗的营地。

成吉思汗立即向克列亦惕部王汗求救。王汗一听有变,即起兵前来同成吉思汗 会合,然后两军顺克鲁伦河而下。成吉思汗派阿勒坛、忽察儿以及叔叔答里台三人 先导,在前面侦察开路。王汗也派其子桑昆、其弟扎合敢不以及将领必勒格别乞三 人为前导。成吉思汗和王汗的军马顺利来到赤忽儿忽山、扯克彻儿山和阔亦田之地。 这一片地区位于阔连湖与捕鱼儿湖之间,克鲁伦河注人阔连湖之河口处以南。阔连 湖周围多沼泽,该湖与额尔古纳河由一渠道相连,这条渠道通常是干涸的,只有在 涨水季节渠内才有水。

这时,扎木合的军队溯额尔古纳河而上,也抵达了这个地区,走在前面的是该 联盟的主要成员:泰亦赤兀惕部头目阿儿出把阿秃儿;乃蛮部首领不亦鲁黑;蔑儿 乞惕部首领脱黑脱阿之子忽秃;斡亦刺惕部首领忽都合别乞。他们簇拥着与成吉思 汗对立之汗扎木合,气势汹汹而来。他们来到阔连湖平原地区与成吉思汗和王汗的 军队相对时,已是日落西山,天色正暮之时。尽管双方前锋部队都叫嚷着要立即厮 杀,但最后还是约定第二天作战。

第二天黎明,两军对阵。不亦鲁黑和忽都合别乞原是萨满,能施魔法呼风唤雨。 他俩端来一盆净水,从怀中取出石子数枚,投人水中,望空祷诵,念动咒语。霎时 间狂飚大作,天昏地暗,雨雪从天而降。他们本想以此迷住成吉思汗和王汗的人马, 然后乘势掩杀过去,不期老天有眼,摹然间风势一转,雨雪随飞,反向扎木合的军 马袭来。成吉思汗和王汗一看,便趁此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之机挥军冲杀过来。在 对方军队的攻击下,在老天的愤怒惩罚下,扎木合的军队顿时乱了阵脚,慌忙奔逃, 自相践踏,黑暗中不识路径,跌入深涧者无数。暴风雪越来越猛,那些没有死于乱 军中的扎木合的部队,许多人的手足都冻得僵硬,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兵败如山倒,扎木合的联军就这样垮了,分崩离析了。活下来的人,四散逃命。 乃蛮人向阿尔泰山逃去,斡亦刺惕人向贝加尔湖附近森林地区逃去,蔑儿乞惕人逃 往下色楞河流域,泰亦赤兀惕人逃往下斡难河流域,扎木合返回其额尔古纳河流域 营地。作为草原上地地道道的蒙古人,扎木合在撤退时毫不犹豫地趁盟军遭难之机, 大肆抢掠这些曾公推他为古儿汗的盟军。这种失去理智的疯狂行径使他失去了最后 的支持者,他刚登上不久的汗位也因此而崩溃了。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成吉思汗的一生 作者:[法国]勒内·格鲁塞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