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的一生》第23章 成吉思汗之受伤与者勒蔑之忠诚


成吉思汗和王汗联合行动打败了扎木合联军以后,便分头行动,追击敌人。王 汗继续顺着额尔古纳河追击扎木合,成吉思汗则顺斡难河前去追击泰亦赤兀惕人。 泰亦赤兀惕军队的两个头目阿儿出把阿秃儿和豁敦斡儿长率部渡过斡难河,在彼岸 整军以待,欲决一战。成吉思汗挥军渡河,与泰亦赤兀惕人展开大战,翻覆鏖战, 一直杀到黄昏,未分胜负。天已漆黑,两军遂停止撕杀,各自于战地相抵扎营而宿。

在这场鏖战中,成吉思汗颈部中箭,血流不止。他忍着剧痛,坚持与泰亦赤乞 惕人战斗,直至天黑下寨。回到营中,他已精疲力尽,昏倒在床。他的亲信,泰加 森林狩猎部落兀良哈惕部之者勒蔑守候在他身边照料他。者勒蔑按照蒙古“医生” 的办法,亲口为成吉思汗吸出伤口上的血,血污其口,独自守坐于深夜。在这个可 怕的夜里,只有他是成吉思汗信赖的人。他之以所要以口吸出成吉思汗伤口上的血, 是怕伤口恶化感染。午夜后,成吉思汗才慢慢苏醒过来,含糊说道:

“血已干矣,吾渴甚。”

者勒蔑一听成吉思汗口渴,急忙脱下帽、靴和衣服,只穿一条短裤,若无其事 地赤身趋入相持之敌营中。他在泰亦赤兀惕人的车辆中摸索着寻找牧民最喜欢喝的 马乳。找了一阵,毫无所获。因为,泰亦赤兀惕人当时落荒而逃时,不及带走母马, 把母马都放跑了,没有挤下马乳。但他在一辆车上找到了一桶凝乳,便负之而回。 幸运得很,无论是趋人敌营还是从敌营返回,他都没有被敌人发现:盖天之佑乎! 返回营后,他又寻来一些水,将凝乳稀释调匀。亲手一口一口喂成吉思汗。

成吉思汗喝了几口乳后,含糊说道:“吾心目渐明矣。”

说毕,慢慢坐起来。这时天色已微明,成吉思汗睁眼一看,见他周围地上有许 多血块,便问者勒蔑这是怎么一回事。者勒蔑便将他如何亲口吸吮成吉思汗伤口的 血,吸而吐之,后来又如何赤身趋入敌营寻来凝乳等事如实以告。成吉思汗听毕问 道:“倘为彼所擒,汝将何以对焉?”

“吾窃思,”者勒蔑镇定地答道,“吾赤身而去,以扮叛逃而投彼者。如若被 擒,吾即对彼言吾欲投彼,事发被汝执,汝欲杀吾,悉剥吾衣,仅留短挎,吾倏然 脱逃,即如此赶来相投矣。敌闻此言,必信以为真,将衣而善遇吾。而后,吾可乘 间骑马归来。吾作此想,乃为解吾汗枯渴也。吾汗即吾之眼珠也。”

耳闻目睹者勒蔑如此耿耿忠心,成吉思汗心中非常感动。他对者勒蔑说:“昔 日蔑儿乞惕人偷袭,围吾于不儿罕合勒敦之山上时,汝曾救吾一命焉。汝今又口吮 血而开豁吾心目、救吾性命矣!今又舍命犯敌之目,于彼寻乳来救吾于枯渴中。盖 此三功,其永存吾心中乎!”

待天色大亮时,成吉思汗才发现夜里相抵而寨之敌军已经逃走,只留下了一些 普通的老百姓。他忍着伤口疼痛,上马亲自去招纳这些欲将逃走的百姓。忽然,他 发现一妇人在一山丘上边哭边大声叫铁木真的名字。这个妇人就是锁儿罕失刺之女 合答安。成吉思汗年幼被泰亦赤兀惕人囚禁时,合答安之父曾救过他的性命。这时 成吉思汗的将士抓住并要杀死她的丈夫(泰亦赤兀惕部的一名武士),所以她大声 呼叫铁木真救命。成吉思汗闻声,急驰马至前,下马将合答安搂入怀中。但他来得 太晚了,合答安的丈夫已被处死了,他成吉思汗已无法挽救。成吉思汗把上述百姓 招纳后,当天仍就地扎营休息。他对合答安甚表同情,命她坐在自己身边。第二天 早上,合答安之父锁儿罕失刺也来见成吉思汗,成吉思汗对锁儿罕失刺说:“昔日, 汝父子曾去吾颈上木枷,救吾性命。汝等何来迟耶?”

“吾心中有所虑焉。”老人回答说,“吾早已为汝之心腹人矣。然吾若早来, 泰亦赤兀惕官长们必戮吾妻,夺吾马群与财物也……故吾等只可于今日来投汝也。”

成吉思汗听罢老人所言,连声称善,说老人这样作是明智之举。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成吉思汗的一生 作者:[法国]勒内·格鲁塞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