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的一生》第24章 “伤汝战马之箭,乃吾自岭上所射也!”


与锁儿罕失刺同时来投成吉思汗的还有一个名叫只儿豁阿歹的年轻人。这个年 轻人是属于泰亦赤兀惕部的别速惕氏族的人,在阔亦因战斗中,他发一箭射中了成 吉思汗的战马(一匹非常雄骏的白口采黄战马)的锁骨。更准确地说,他是在阔亦 因战斗结束时射伤成吉思汗的战马的。当时,扎木合的军队清退,成吉思汗挥师掩 杀追击。只儿豁阿歹和其他一些泰亦赤兀惕将士藏在一僻静处,想躲避成吉思汗军 队的攻击。但是,只儿豁阿歹偏偏不巧被逐了出来。成吉思汗看见了他,便下令部 下攻上去,像围猎野兽一样将他逮住。部将孛斡儿出要求单独与这位著名的年轻武 士较量射箭。成吉思汗同意了他的要求,并把自己的白口栗色战马借给他。孛斡儿 出上马,冲上去,在马上张弓搭箭,向只儿豁阿歹射去,但没有射中。箭术更娴熟 的只儿豁阿歹也向对方回射一箭,射中了孛斡儿出所乘马的颈项,接着一扬鞭,飞 马逃走了。

现在,只儿豁阿歹已箭尽粮绝,只好来投成吉思汗……成吉思汗打量着只儿豁 阿歹,犀利的目光好像一下就看透了他的五脏六腑,接着便问道:“阔亦田之战结 束时,飞来一箭,射伤我之战马者,是何人也?”

“伤汝战马之箭,”只儿豁阿歹回答说,“乃吾自岭上所射也。若汗欲惩罚吾 而赐吾死,敢请遗污一掌之地。若汗思赦吾,则愿效命汗前,为汗冲锋陷阵,横断 彼深水,粉碎彼黑石而冲之!”

成吉思汗闻言大喜,说:“凡战败而降者,莫不隐其行而讳其言,莫不隐其所 敌而讳其所杀。今此子也,竟直告其所为,不隐其所敌,不讳其所杀,有大丈夫之 气概焉。此可与为友之人也!汝原名只儿豁阿歹,为纪念汝伤吾战马之箭,可改名 者别(即‘箭’之意)。汝即为吾战马焉!者别,汝可近随吾而行之!”

从此,泰亦赤兀惕人“者别”就成了成吉思汗的一名战将。这位年轻的将领以 其赫赫战功使成吉思汗给他取的者别这个名字永垂史册。他后来为成吉思汗征服了 谢米列奇耶和喀什噶尔,击败了波斯人、格鲁吉亚人和俄罗斯人。像他这样战功卓 著,威名远扬的战将在蒙古史上是为数不多的。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成吉思汗的一生 作者:[法国]勒内·格鲁塞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