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的一生》第29章 誓言与背叛之间


成吉思汗与王汗之间的关系冷淡了,扎木合便乘机利用这种冷淡关系进行活动。 扎木合原是成吉思汗的老朋友,现在已成了内心最敌视成吉思汗的人。他曾一度被 人推为同成吉思汗对立的汗,但他刚爬上汗位就垮台了。现在,他的对手成吉思汗 时来运转,诸事顺利,他的嫉妒之心也因而与日俱增。成吉思汗与王汗的关系冷淡 下来,扎木合立即看出有机可乘,认为自己可以从这些事态的变化中捞取好处了。 公元1203年,他特地赶来同桑昆以及阿勒坛和忽察儿密谋。此时,阿勒坛和忽察儿 已决心彻底背叛成吉思汗,为敌人效劳。

策划阴谋的秘密会议在扯克彻儿山附近的别儿客额列惕地区举行。学者们普遍 认为,这一地区是一片草木不多的草原,位于克鲁伦河注人阔连湖之河口以南,是 进入沙漠地带的过渡性地区。他们之所以选择此地作为秘密会议的地点,很可能是 根据阿勒坛和忽察儿的要求决定的,目的是为了不惊动成吉思汗,甚至是为了不惊 动王汗。当时,成吉思汗住在上克鲁伦河流域,王汗住在土拉河附近。

就在那里,在秘密举行的会议上,各人都在讲话中尽情地发泄长期积压在心中 的对成吉思汗的仇恨。为了把事情闹大,扎木合则火上加油,说成吉思汗同克列亦 惕部的宿敌乃蛮部素有勾结。他说:“彼言称王汗为父,其行却异也!”

扎木合还特别挑起桑昆对成吉思汗的仇恨,暗示说在克列亦惕部王汗死后,成 吉思汗将篡夺克列亦惕部汗位。他危言耸听,使桑昆对这种前景感到担心。最后, 扎木合说:“倘不及时消除此险,久后难料其与汝何?若汝等攻铁木真,我愿与横 袭之!”

阿勒坛和忽察儿这两个蒙古人的叛离者也情绪激动地说:“我等为汝杀诃额仑 母之诸子,弃其尸于荒野乎!”

在这些人的鼓动下,桑昆立即派了几名特使去说服他的父亲,想让他的父亲也 同意他的看法。他责备他的父亲对成吉思汗的勃勃野心充耳不闻,视而不见。他提 议向成吉思汗发动突袭。但王汗很不愿背弃自己的誓言,他对桑昆派来的使者说: “汝等奈何以此谋我儿铁木真耶?彼屡次救我等,曾救我性命焉。汝等奈何以此等 恶言中伤彼耶?若我背弃所立之誓言,天将不佑我乎。扎木合乃朝三暮四,狂言无 忌之人也,彼诚善辞令,然其言不值分文也。”

但是,桑昆并不因此而泄气,他亲自来说服其父,振振有词地说:“汝尚健在 之时,铁木真尚且不齿我等,汝若一旦不虞,彼安能容我受汝所遗,治此百姓耶? 汝父忽儿札忽思昔日历尽艰险而创此国,将何以为继焉!”

听完桑昆所言,王汗仍不同意与成吉思汗决裂。他还特别表示,他不愿意发动 这样的冒险战争。他说:“我须发苍苍,已变白矣。我意欲平安度此残年……然汝 不听我言……”

桑昆再三怂恿,其父仍执意不从。桑昆无奈,便愤然脱门而出。见儿子如此生 气,老王汗的心软了,不想坚持反对儿子的主张了,决定让步了。他叫回桑昆,表 示同意桑昆的要求,但却要桑昆承担背弃誓言的责任及其一切后果。他对桑昆说: “倘汝等确信可成,可好自为之。然须切记,汝等自己为之,切勿招我烦恼!虽然, 我谓天必不佑汝等……”

这正是桑昆求之不得的表态。其间,他的盟友,特别是扎木合,已经派人前去 放火烧了成吉思汗的牧场。但这一把火还不是双方敌对行动的开始。桑昆打算用计 突然抓住敌人。同年(公元1203年)春,他想出了一条诡计:假装同意成吉思汗以 前提出的两家结亲的要求,邀请成吉思汗来食不兀勒札儿,即邀他参加实际上是一 个陷阱的订婚筵。桑昆以为凭此计即可擒拿成吉思汗本人。

成吉思汗接到桑昆的邀请,丝毫没有怀疑到其中有诈,即带了10个人动身前去 赴宴。途中,他投宿于蒙力克老人家。读者一定还记得,蒙力克是成吉思汗的父亲 生前的心腹。处事谨慎的蒙力克问明成吉思汗的来意,便指出他此行未免太轻率, 他说:“昔日汝为子聘察兀儿别乞之时,彼等下觑我等而不许矣。今何忽招汝食不 兀勒札儿耶?强自作大者,奈何反特许而招之耶?其意真?伪?我甚疑之!我子不 可赴此筵!汝但推言‘时值春季,马匹瘦弱,须饲我马,马肥即来’可也。”

听蒙力克老人如此说,成吉思汗甚觉有理,遂起身返回,只派他的两名亲信家 人不合台和乞刺台代他前往王汗处致以歉意。

一看只有不合台和乞刺台代替成吉思汗前来赴宴,桑昆心里也就明白了:计谋 已被识破……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成吉思汗的一生 作者:[法国]勒内·格鲁塞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