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的一生》第32章 成吉思汗的眼泪


太阳徐徐地隐没到西边的山岗后面去了。天色已晚,成吉思汗的蒙古军队开始 后撤。可以说,他们现在是胜利者。但是,经过白天的恶战,他们的伤亡也并不下 于克列亦惕军队的伤亡。

在成吉思汗的将领中,英勇的忽亦勒答儿受了重伤。鉴于夜幕已经落下,再加 上成吉思汗的军队和克列亦惕部军队双方均已精疲力竭,只好停止厮杀。至少,成 吉思汗并不抱全歼敌军的幻想。他作决定时向来头脑冷静,这是他的特点。本着这 种冷静的态度,他果断地传今起营,放弃战场,借着夜色的掩护撤走。走了一段路 以后,他才下令停止前进,就地宿营。

夜是那么黑,黑得叫人害怕。这些蒙古人一堆一堆地就地躺下过夜。他们都睡 在战马旁边,睡着了手里还紧捏着缰绳,随时准备一有号令就立即跳起来上马厮杀。

这是令人焦虑不安的一夜,因为,成吉思汗此时无法知道他的军队的损失究竟 有多大,甚至无法知道他身边的人还剩下多少。好容易熬到黎明,他便立即清点人 数。在点到他最爱重的两个伙伴孛罗忽勒和孛斡儿出以及他心爱的儿子窝阔台的名 字时,回答是一片沉寂。他们三人此时不在,使他痛苦万分。他捶着胸,仰天告日 :“彼等三人,其生也,其死也,必不相离乎!”

如果读者喜欢的话,我们可以把这一句话说成:“但愿我两名忠诚爱将同窝阔 台在一起,或生或死,不致相离成吉思汗话音刚落,就看见在晨光微曦中走来一人。 走近一看,正是孛斡儿出。一认出是孛斡儿出,成吉思汗又捶胸仰天祷告,感谢长 生天的保佑。孛斡儿出来到成吉思汗面前,报告他的经历说:”正冲锋时,马被射 倒,我遂徒步趋出。彼时克列亦惕人正翻身去救护受伤之桑昆。我见一驮驮马,倾 其驮驮而立。我遂断其驮驮,上马,循汝离去之踪而行,方得来矣!“

少顷,又见一骑马人来。但见此骑马人身后,似有另一人之两腿从马背上垂下。 及至来到近前,方看清同一匹马上有两人,视之,正是窝阔台和孛罗忽勒。孛罗忽 勒叠骑于窝阔台身后,以手扶定窝阔台驱马而行。孛罗忽勒满嘴是血。原来,窝阔 台颈部中箭,孛罗忽勒按照蒙古的医疗习惯,小心地用嘴吸出窝阔台伤口上的血, 故而满嘴血污。见到他们这般情景,成吉思汗顿时感到心口一阵发紧,痛楚万分。 这个铁一样坚强的男子汉此时心里一阵激动,眼泪不觉夺眶而出……

经孛罗忽勒介绍,大家方知他俩的遭遇。原来,窝阔台在战场上颈部中箭,伤 及血管,血流不止,痛急坠于马下。孛罗忽勒一见,立即下马来保护他,将他扶到 僻静处,将息照料,吸去伤口污血,陪着他度过了漫长的一夜。天破晓时,窝阔台 因失血过多,在马上坐不稳,孛罗忽勒便将他扶上自己的马,自己骑于马臀上,从 后面紧紧地抱住他,如此叠骑而来……

成吉思汗命人烧起一堆火,以热铁给他的儿子烙伤口消毒。年轻的窝阔台喝了 一些马奶后,精力就恢复了。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成吉思汗的一生 作者:[法国]勒内·格鲁塞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