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的一生》第33章 “我等可往拾之如马粪!”


总地说来,这场战争并没有就此结束。当然,克列亦惕部已经遭到了很大损失。 据刚从前线回来的孛罗忽勒报告说,他曾看见远处有烟尘飞扬。从他说的这一情况 可以得出结论,克列亦惕部军队已顺卯温都儿山向忽刺安不鲁合惕(红柳林)方向 而去。成吉思汗准备应付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他说:“彼等若来,我等必力战之。 倘若我等为敌冲动而后退,则必再整以战之!”

但实际上成吉思汗心中并没有再战必胜的把握,所以,他又率部湖语迹灰河和 湿鲁格迹只惕河而上,来到答兰捏木儿格思之地,在那里下营。答兰捏木儿格思位 于斡李洛哈巴刺山和唆由勒吉山西面山坡上,即大兴安岭西坡上。这就是说,他已 退到了蒙古地面的最东边陲,几乎被赶出了蒙古疆域,几乎被迫移居到了属于北京 金王的东北,几乎是被迫逃到了异国他乡。但是,随着他逐渐接近大兴安岭,在走 出位于下克鲁伦河流域和捕鱼儿湖地区的那片凄凉而令人伤心的草原时,他也确实 又找到了牧草丰美的牧场和盖满山麓的越来越稠密的森林。他可以在那里使因被迫 大撤退而精疲力竭的人马得到很好的休养,可以在那里养精蓄锐。

克列亦惕人也看到自己的潜师掩袭行动已经失败。由于突袭没能奏效,所以他 们不得不考虑新的计划。就在这个时候,塔儿兀惕部之合答安答勒都儿罕抛下妻儿 来投奔成吉思汗。他带来了关于克列亦惕部军营中人们精神状态的有趣的情报。据 他说,王汗在营中责备他的儿子桑昆使他卷入了这场针对老盟友的不义战争,他认 为桑昆脸颊中箭是受到的一种惩罚。王汗手下的将领阿赤黑失仑闻言,便竭力鼓励 王汗说:“汗乎,汗乎!休矣乎!未有子时,汝冀其有,念咒作法而求告。今汝已 有子矣,我等必护之卫之。”

阿赤黑失仑还提醒王汗说,蒙古人的很大一部分(据他说是一多半)在阿勒坛、 忽察儿和扎木合属下,站在克列亦惕部一边。至于“其余跟随铁木真而逃出之蒙古 人,已穷途末路矣,单骑树蔽矣。入这一句话是颇值得我们注意的,因为,这一句 话充分证明,被赶出蒙古草原的成吉思汗已被迫退到大兴安岭森林边缘地带藏身。

最后,阿赤黑失会对王汗说:“彼等若不敢来,我等可往彼处去。我等可往拾 之如马粪,襟裹而来乎!”

成吉思汗并不因为合答安答勒都儿罕带来了如上消息而放松警惕。为防万一, 他又带领部众撤离答兰捏本儿格思,顺哈拉哈河而徙。哈拉哈河发源于斡李洛哈巴 刺山和唆由勒吉山,向西注人捕鱼儿湖。他停下来点了一下人数,只剩下2600人了。 他把这2600人分作两队,一队1300人由他本人率领,沿哈拉哈河左岸而行;另一队 1300人(其中包括兀鲁兀惕人和忙忽惕人)沿哈拉哈河右岸而行。两支人马且行且 猎,以猎养生。忙忽惕部首领忽亦勒答儿身负重伤,伤犹未痊,成吉思汗在分兵以 行之前嘱咐他要多加小心珍重。但忽亦勒答儿性情急躁,行军中按捺不住,坚持要 参加围猎,结果金疮迸发而卒。成吉思汗闻讯,只好命人将他这位忠勇将领葬于哈 拉哈河畔之斡顺帆山山坡之上。

在哈拉哈河人捕鱼儿湖之河口地区,居住着另一个蒙古部落——翁吉刺惕部。 该部落两位首领一名帖儿格,一名阿蔑勒。读者当还记得,成吉思汗的妻子孛儿帖 就是出生于这个部落。他派主儿扯歹前往这个部落联系。他对主儿扯歹说:“倘若 翁吉刺惕人尚记起彼等与我等之姻亲关系,我等则宜招降之。若彼等欲反,我等则 攻之!”

交涉结果,可能是美人孛儿帖的名字对翁吉刺惕人的思想起了作用,也可能是 他们认为自己力量弱小,不足以同成吉思汗对抗,翁吉刺惕人归顺了成吉思汗,没 有采取任何抵抗行动,同意成吉思汗在这里休整军马。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成吉思汗的一生 作者:[法国]勒内·格鲁塞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