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的一生》第35章 巴勒注纳湖之苦水


成吉思汗派往敌方联盟的两位使者之一速格该者温,因妻儿尚在王汗处,故惧 而未返回成吉思汗处。另一位使者阿儿孩合撒儿只好只身返回,向成吉思汗报告了 敌方对他的和平建议的态度。

得悉这些消息后,成吉思汗遂向北撤退,退人巴勒注纳(“浑浊的水塘”)湖 畔,在那里下营。巴勒注纳湖可能在斡难河与音果达河之间的阿加河附近,也可能 在此以东额尔古纳河北岸与塔雷湖之间。这里,即巴勒注纳湖所处地区,西北部是 多树木的草原,有许多铁线莲属植物和草属植物,间有一丛丛桦树和柳树,土质为 粘土和沙土。东部靠近塔雷湖一侧也是一片草原,多生苦艾,地质为盐土。在当时 季节,巴勒注纳湖几乎干涸无水。据后来的波斯的传说记载,成吉思汗曾在这里被 迫从泥沙中挤水饮用。在这种艰苦条件下,将士们仍忠实地追随着他。成吉思汗有 感于将士们的这种忠诚,举手仰天发誓说,今后必与诸将士共甘苦,如背此言,将 有如巴勒注纳湖中之浑浊泥水。说毕,他便喝了几口泥水,然后把杯子递给将士, 将士们也当场发誓永不离开他。成吉思汗的这些追随者后来成了史家所说的巴勒注 纳湖派。他们的一片忠诚后来得到了成吉思汗的慷慨奖赏。

毋庸讳言,此时成吉思汗已经退到了蒙古地面的最东北边界通古斯种族人居住 的泰加森林边缘地带。然而,就在这种艰难的环境中,成吉思汗的事业开始有了转 机。而此时,他的对手们却开始衰败没落,以王汗为中心的联盟正趋于土崩瓦解。 这些游牧人,为了满足仇杀的欲望,为了得到战利品,他们可以暂时地团结在某个 被推举完成此等任务的战争指挥者周围。但是,除非他们所拥立的战争指挥者是一 个超群的杰出人物,除非这个人物是一个像成吉思汗那样刚强的人,否则,他们就 会在一旦达到目的之时散伙,离开他们前不久还听其指挥的首领。特别是在对手顽 强的抵抗使劫掠之日无限推迟因而不能肯定得到战利品之时,他们便会如鸟兽散。 此时他们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抛弃不善于带领盟友去夺取胜利的运气不佳的首领。 读者一定还记得,昔日由扎木合及其朋友们拼凑起来反对成吉思汗和王汗的“季节 性”联盟就是这样分崩离析的。现在,扎木合本人和其他闹分裂而离开成吉思汗的 蒙古人对王汗的权威又感到厌倦了。在对王汗不满的人们中,有成吉思汗的叔叔答 里台,他现在已为自己背叛成吉思汗而感到后悔;有合法的“觊觎汗位者”阿勒坛 和忽察儿;还有总惯于耍阴谋的扎木合本人。他们现在已不能忍受凌驾在他们头上 的任何霸权,于是策划道:“可于黑夜袭而擒彼王汗,我等自立为王,不受克列亦 惕人之辖,亦不受铁木真之治。”

但是,王汗觉察了他们的阴谋,抢先采取了措施。扎木合、阿勒坛和忽察儿急 忙逃走,差一点儿落网。他们三人逃往蒙古西部投靠了乃蛮部。与他们逃走的路线 相反,答里台却选择了向东逃的路线,投到成吉思汗帐下,希望得到成吉思汗的宽 恕。成吉思汗果然原谅了他,而且态度真诚,因为,据我们掌握的史料,此后他们 叔侄之间并没有发生过任何令人不愉快的事。与此同时,蒙古部落之一豁罗刺思部 首领斡思察罕也率部主动来投成吉思汗。

此后不久,来了一名穆斯林商人。此人名叫阿三。阿三在汪古惕部营地(中国 山西省长城附近)逗留了几天后,一路行至额尔古纳河。他骑着一头白毛骆驼,赶 着一千只羊,沿上额尔古纳河而下,想换取一些貂皮和松鼠皮之类的皮货。在外贝 加尔湖泰加森林边缘地区,收购这类皮货是很容易的事。他绕道来到巴勒注纳湖畔 饮牲口,在那里与成吉思汗相遇。他们之间似乎不久即建立了友好的关系。后来, 有三个穆斯林(阿三,扎法尔一忽扎,达尼失门德一哈吉卜)成了“巴勒注纳派” 忠臣。

更有价值的是成吉思汗的亲弟弟拙赤合撒儿也来到了巴勒注纳湖畔。在这以前, 他是当了克列亦惕部的俘虏呢,还是像别人一样投靠了克列亦惕部?这一点我们无 从得知。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他在克列亦惕部一心想回到成吉思汗身边,遂设法避 开克列亦惕人的监视,离开妻子和三个儿子(也古,也松格和秃忽),挺身而出, 带着几名同伴来寻其兄。他的妻儿留在克列亦惕人手中,自然命运难卜。他先来到 合刺温敦山。此山在孛罗赤出沃克山附近(孛罗赤出沃克山位于斡难河与音果达河 之间,山上有一些雪松和落叶松)。合撒儿寻兄不得,遂在荒山中流浪,饿急了只 好食用随身带的毛皮和弓弦,狼狈非常。他和几名同伴最后艰苦流浪到了巴勒注纳 湖畔,得与成吉思汗相逢。见到亲弟归来,成吉思汗十分高兴。随后,兄弟二人策 划了导致克列亦惕部王汗上当受骗的计谋。应当承认,这一计谋是相当狡猾和不光 明正大的。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成吉思汗的一生 作者:[法国]勒内·格鲁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