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成吉思汗的一生》第36章 兼夜行军,突袭制胜


按照成吉思汗的主张,合撒儿派合里兀答儿和察忽儿罕二人为密使前去哄骗克 列亦惕部王汗。合撒儿叫来这二位密使,面授道:“汝二人见王汗,可以我言告王 汗日:”父汗,我四处寻觅我兄铁木真,未得见其踪迹也;我呼而唤之,不闻其回 声也。我夜无栖身之帐篷,聊以星空为穹也;我寝无所抬头颅,但以秃地为枕也。 我之妻儿尚在父汗处,心中悬念也。倘得父汗赐我希望与保证,我其复归父汗处也。 “

合撒儿编造这样一篇谎言,目的是骗王汗,使王汗放松警惕。成吉思汗事先已 告知合里兀答儿和察忽儿罕这两位间谍,他二人先行一步,大军随后就到。他命此 二人完成使命以后立即返回到下克鲁伦河之阿儿合勒苟吉与他会面,向他面呈收集 到的情报。

密使派出以后,成吉思汗便调动全军,从巴勒注纳湖畔起程,来到下克鲁伦河 河谷,扎营于阿儿合勒苟吉,等待密使返回。

且说合里兀答儿和察忽儿罕二密使于大军起程前几天出发,昼夜兼程,顺利来 到王汗处。二人见了王汗后,即按合撒儿的吩咐向王汗转达了合撒儿的话。此时王 汗已确信成吉思汗早已逃得无影无踪,便高枕无忧,升起他的金帐,盛宴为乐。

他接见了合里兀答儿和察忽儿罕两位密使,对合撒儿的话深信不疑,当即表示 欢迎合撒儿回来。他对二位密使说:“汝二人可传语合撒儿,令他但来无妨,无须 顾虑也!为令彼放心来归,我遣亦秃儿坚前往接应,以此为信可也。”

于是,作为和解和原谅的保证,王汗派亦秃儿坚为使,带去一只牛角,角内盛 有些许他王汗的指血(就像他前不久刺破手指,盛其血送与成吉思汗一样),送与 合撒儿,以达城申信。亦秃儿坚领了钩旨,上马前去寻合撒儿。合里兀答儿和察忽 儿罕正要返回复命,便上马同亦秃儿坚并马而行。

三人来到阿儿合勒苟吉附近,亦秃儿坚并没有发现那里驻扎着成吉思汗的大军。 或者更准确地说,他最后才发现了成吉思汗大军,但为时已太晚,已来不及返回克 列亦惕部营地去报警了。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他那么晚才发现成吉思汗大军,究 竟是什么原因呢?一种说法是,合里兀答儿一直在注意观察远方的目标,因而首先 看见了成吉思汗的军旗。他担心亦秃儿坚也会看见那面军旗,担心亦秃儿坚看到军 旗后会突然拨回马头逃回去报告,便心生一计。他突然滚鞍下马,假称一颗钉子扎 进了马蹄,请亦秃儿坚帮忙按住马蹄,以便拔出钉子。如此这殷,合里兀答儿便擒 住了亦秃儿坚。但据《蒙古秘史》记载,事情却比这种说法更多周折。《蒙古秘史 》记载说,在接近阿儿合勒苟吉时,亦秃儿坚突然发现了成吉思汗大军,便立即掉 转马头,打马飞奔回逃。合里兀答儿和察忽儿罕也立即回马往追。合里兀答儿的马 跑得快,转瞬间便追上并超过了亦秃儿坚。但合里兀答儿胆怯,不敢与之相搏而换 之,只好催马拦住亦秃儿坚的马头。其间,察忽儿罕已纵马从后追来,弯弓搭箭, 一箭射中亦秃儿坚坐骑的臀部。那马中箭,疼痛难忍,一阵乱跳,将亦秃儿坚掀下 马来。合里兀答儿和察忽儿罕二人一齐扑上来,擒住了亦秃儿坚并将他解押到成吉 思汗面前。成吉思汗命令将俘虏交与合撒儿处置。办事干脆果断的合撒儿并不与亦 秃儿坚答话,当即抽刀,手起刀落,斩了俘虏。

合里兀答儿和察忽儿罕向成吉思汗报告说:此时王汗无备,正设金帐大筵,可 速往袭而围之!成吉思汗然其言,下令进兵。全体骑兵得令上马,兼夜疾进。主儿 扯歹和阿儿孩二人为先锋,队前开路。

当时克列亦惕部驻扎在者折额儿温都儿山附近之折儿合卜赤孩峡口。他们万万 没有料到成吉思汗会来突袭,遂仓卒抵抗。但他们抵抗得很顽强,足足抵抗了三天 三夜。成吉思汗的军队将他们团团围住,猛烈进攻。最后,克列亦惕人疲惫不堪, 只好缴械投降。除了王汗和桑昆等几人以外,克列亦惕人全部落网。王汗和桑昆带 少数几个人在战斗中乘夜色逃脱。

如前所述,成吉思汗的这一胜利应归功于他事先制定了非常正确的战略:精心 隐蔽地夜行军;完全出敌不备地发动攻击;像铁桶一样将敌人紧紧包围在一个隘口 里。这是成吉思汗取得的第一个重大胜利,而且可以说,在他一生取得的重大胜利 中,这一次是最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大胜利,因为,正是这次胜利最后确立了他在牧 民中的霸权。

大获全胜以后,成吉思汗便犒赏三军。首先受到他犒劳的是巴歹和乞失里黑这 两位牧民。在克列亦惕部潜师奔袭成吉思汗前夕,这两个牧民曾及时给成吉思汗报 信,因而有救驾之大功。成吉思汗慷慨地酬谢此二人:将王汗的金帐及帐内一切应 有什物,金制酒具器皿,王帐里的仆人(均是属于克列亦惕部之汪豁只惕人),都 赏给巴歹和乞失里黑。更有甚者,他二人还得到了“带弓箭”和“吃喝盏”的特权。 这可能是指他们有权拥有带弓箭的贴身护卫队,有权带兵器赴王室宴会,有权在王 室宴会上拥有供自己斟酒的酒壶。最后,巴歹和乞失里黑还得到了同样令人羡慕的 如下特许权:战时可以随意取其所获战利品,猎时可以随意取其所捕杀之猎物。最 后这一特权是特别令人羡慕不已的,因为在当时,除了个别情况以外,臣民所缴获 或所捕杀的全部战利品和猎物,都必须统一登记上交,然后由汗或其他首领统一分 配。除了实物等奖赏以外,成吉思汗还发表了热情的讲话,感谢他二人。他说: “巴歹和乞失里黑有救我性命之功!缘他二人之功,获长生天之护佑,我得以战胜 克列亦惕部而至此高位矣。久后我子孙之子孙,居我位者,须代代省此二人为我所 立之功劳也!”

成吉思汗竟如此善于笼络人心,得人死力。

曾进行过英勇抵抗的克列亦惕人现在已老老实实归顺了成吉思汗。他们中有一 名将官,名叫合答黑把阿秃儿,是克列亦惕部下属之只儿斤部人。他在此次战争中 的前后态度是很具有代表性的。合答黑把阿秃儿在战败被擒,被押到成吉思汗面前 时说:“我所以连战三日三夜者,乃为本汗故也。我何可舍弃本汗而令其遭擒焉? 是以尽我所能,拼死力战,以尽可能久地拖延时日,使本汗得以乘隙逃远也。而今, 若赐死则死之,若蒙思赦,则愿忠实为汝效力。”

成吉思汗向来敬重敌人阵营中的忠志之士。他听完合答黑把阿秃儿之言,便说 :“仅顾自己逃生而不顾主子安危,绝非大丈夫之所为。此人对主子忠心耿耿,真 乃大丈夫也。”

成吉思汗高度赞扬合答黑把阿秃儿的忠勇精神,下令赦免之。他委任给合答黑 把阿秃儿的职务进一步体现了他这位征服者的宽宏和高尚的胸怀。读者当还记得, 在同克列亦惕人首次交战时,他手下的优秀战将之一忙忽惕部首领忽亦勒答儿身负 重伤,不久即死去。但成吉思汗并没有忘记这位英勇的将领的孤儿寡妇。此时,为 报答总亦勒答儿的捐躯,他命合答黑把阿秃儿带领只儿斤部百人于忽亦勒答儿之妻 儿处效力。并规定:合答黑把阿秃儿之子孙当为忽亦勒答儿之子孙效力,代代相传 下去!

为酬报孙勒都部塔孩把阿秃儿之功,成吉思汗赏给他一百名只儿斤人。其他克 列亦惕人(诸如昔日克列亦惕部落联盟下属之董合亦惕人和土绵士于人等)都分别 被赏赐给了各位有功将士。

这也是成吉思汗对克列亦惕人采取的预防性措施。他竭力分化瓦解他们在政治 上的统一,将他们分而治之,使他们融人蒙古族。他把克列亦惕部各家作为仆人或 被保护者分属给蒙古各氏族。然而,念及过去曾同克列亦惕人并肩战斗过,成吉思 汗对这些克列亦惕人又相当同情,因而在具体实施这些措施时并不是那么严格。事 实上,读者从本书后文的叙述中就会看到,后来有许多克列亦惕人在成吉思汗的军 事和行政机构中担任了重要职务。同塔塔儿人的命运和后来乃蛮人的命运相比,应 当承认,克列亦惕人在不幸战败以后所得到的待遇是比较宽厚的。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成吉思汗的一生 作者:[法国]勒内·格鲁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