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的一生》第41章 成吉思汗的以人肉为食之狗


成吉思汗得悉敌至,立即下令驱走乃蛮之了望哨,接着即进行战场部署,摆列 战阵,准备厮杀。从他的部署我们可以看出蒙古军队的战术原则。用他当时使用的 战术术语来说,这些原则就是:“进如山桃皮丛,摆如海子样阵,攻如凿穿而战”。 成吉思汗自为先锋官,令其弟合撒儿将中军,命其另一个弟弟帖木格斡惕赤斤将殿 军。部署完毕,开始战斗。这时,乃蛮军队的进攻愿望已经发生动摇。塔阳汗率领 部队放弃察乞儿马兀惕之地,退向纳忽崖扎营。蒙古军前锋部队遂随后追杀过来。

在大规模交战前的几次小冲突中,乃蛮军不大顺利。见到这种情景,塔阳汗心 中很不安。当时,已成为成吉思汗的最顽固敌人的扎木合正在塔阳汗身边。蒙古史 诗以优美的诗句记叙了当时塔阳汗同扎木合关于蒙古军队情况的几段对话。塔阳见 一支蒙古军队冲来,便问扎木合道:彼驱我前锋兵将,有如群狼之驱群羊,直逼牢 固栅栏,是何等之人耶?

扎木合回答塔阳汗说:此我铁木真安答兮,所养凶猛之四狗。

平日系之锁链兮,战时喂之以人肉。

此四狗之为状兮,凶猛顽强无敌手。

额为青铜额兮,口为铁凿口。

舌如锥样失兮,心是铁铸就。

马鞭利如剑兮,所向风云吼。

渴饮白露可度日兮,奔驭狂风任自由。

争战厮杀是其喜兮,生吞活剥食敌肉。

此时各脱所系链兮,馋涎已滴顺嘴流。

者别、忽必来已催马至兮,速别额台、者勒蔑不落后,欲知彼等何许人兮,此 乃铁木真之四狗。

听扎木合如此形容者别等四将,塔阳汗不禁毛骨悚然,遂下令被蒙古军攻击的 军队从山两侧后撤,登山而阵。蒙古军一见敌军后撤,大喜,于是立即组织大包围。 塔阳汗回头一看,见蒙古军包围而来,便又问扎木合道:

彼有如晨放之驹也,似已咂其母乳而绕其母而戏也。

彼狂奔扬尘而至者,是何等之辈也焉?

扎木合见问,于是又应声答道:此乃兀鲁兀惕之人也,忙忽惕之民也。

彼驱手持刀枪之武士,似驱猎物于林也。

彼夺武士带血之刀枪,骑于武士之身也。

既骑武士之脊背,即手刃武士之颈也。

既杀持械之武士,复掠其资财以奔也!

塔阳汗闻言,又下令全军继续往山上撤。来到半山腰时,他停下来问扎木合道 :“继彼等之后,为饿鹰之捕食而来看,是谁人也?”扎木合又答道:此乃我安答 铁木真也;其身乃生铜所祷也,刺之以锥亦不可入也;其体乃熟铁锻成也,刺之以 针亦不可进也。“我铁木真安答,恰似饿鹰之捕食,如此奋锐而向汝扑来也,汝其 见之乎?汝曾扬言:着蒙古人胆敢至汝面前,汝必尽屠之,不留其授知羔之蹄皮。 而今,彼已来矣,汝其观之乎!”

塔阳汗越听越害怕,越看越胆怯,只好继续往山上撤。他禁不住又问扎木合道 :“继彼之后,那急奔而来之将又是何人也?”扎木合回答说:“此乃诃额仑之一 子,诃额仑养之以人肉焉。其人也,身高三尺许,顿餐三岁牛。

披挂三重甲,力过三忙牛。

整吞带弓人,不足碍其喉。

整咽带弓人,尚不足胃口。

方其盛怒时,开弓射敌酋。

箭发隔山外,十数人命休。

大弓箭飞九百寻,力大自非寻常人。

雄壮傈悍如大蟒,拙赤合撒儿是其名!“

塔阳汗一听,不觉心惊肉跳,继续丧魂落魄地往山上爬。爬了几步,回头往山 下一望,远远看见蒙古军后队也在开始向这个方向运动,禁不住又向扎木合打听那 蒙古军后队将领是何人。扎木合又答道:“此乃诃额仑之幼子帖木格斡赤惕斤也。 其为人也,性喜懒散不喜劳也,起居劳作任自由也。

未晚上床昏昏睡也,日上三竿梦悠悠也。

莫道人做无刚勇也,刀枪丛中不落后也。“

此时,丧魂落魄的塔阳汗巳退到山顶了。扎木合此时如何呢?他此时心中作何 想呢?显然,他已经看出,这一场战争乃蛮人是输定了,乃蛮人完了。那么,面对 这种局面,朝三暮四的扎木合是否又想接近成吉思汗?或者,换一句话说,此时他 是否真地又想起了过去同成吉思汗的友谊?不管怎么说,有一点是确实的:他抛弃 了乃蛮军队,设计离开了塔阳汗。在离开乃蛮部之前,他遣使向成吉思汗传话,表 白自己有功于蒙占军队。他派人致语成吉思汗说:我已极言汝军壮矣,塔阳为我言 吓昏矣,彼已登山免为阵矣,官兵已无争战心矣,我弃乃蛮扬长去矣,安答勉之战 必胜矣!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成吉思汗的一生 作者:[法国]勒内·格鲁塞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