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的一生》第45章 成吉思汗与扎木合的高乃依式的对话


在乃蛮部被粉碎以后,乃蛮人的盟友、成吉思汗个人的对手、前对立汗扎木合 已众叛亲离,落到了一种人人得而驱之的处境,过着流亡生活。他躲进唐努山中, 以劫掠为生,跟随他的仅5 人而已。唐努山脉山口和顶峰海拔高达2000米至2900米, 其上积雪皑皑,终年不化。唐努山位于科布多湖泊地区与上叶尼塞河流域稠密的西 伯利亚泰加森林地区之间。这个被驱逐的扎木合就这样来到了他的故土的边陲。唐 努山是一个猎物众多的地区,山上长满了雪松、落叶松、冷杉以及其他的树木。在 这浓密的森林里,各种各样的动物多得不可胜数。在这里,除了其他动物以外,有 互相杂处的西伯利亚驯鹿和蒙古鹿,有大北方的麝香黄鹿,有草原上常见的野羊。 扎木合来到这片森林,以狩猎和冒险为生,过着朝不保夕的饥一餐饱一餐的悲惨生 活。正当他处于这种可悲境地之时,发生了一个决定他命运的悲剧事件。

一天,扎木合猎了一只野羊。他点燃柴火,把羊放在火上烤熟,准备饱餐一顿。 正当他大口啃着烤熟的羊肉时,早已对这种穷酸生活感到厌倦的他的5 个随从突然 向他扑来,把他抓了起来。他们用绳子将他牢牢捆住,将他押送到了成吉思汗处。

被捆绑交给成吉思汗的扎木合对等待着自己的命运并没抱任何幻想。他在同成 吉思汗对话时仍以君王的身份讲话。他首先要求成吉思汗给不忠于主子、擒拿并押 送他而来的那几个叛徒以应有的惩罚。他对成吉思汗说:“卑微的乌鸦竞捕捉高大 的野鸭,下贱的奴隶竟擒拿其主子。呵,我汗安答,汝怎可容此等卑劣之徒效命于 汝之帐前?”

大家知道,成吉思汗生平最憎恶叛徒。他最看重的一条原则是军人的忠诚与服 从。当时,在他心灵的深处,很可能还对童年时期的伙伴保留着一种隐隐约约的友 情。所以,在处理眼前的这个问题时,他的第一个行动就是满足扎木合的要求。他 大声说:“此等侵犯其主子的奴隶,怎可免他一死?此等卖主求荣之辈,能得到谁 的信任?这等小人,应连同其子孙以及其子孙之子孙,统统斩首!”

成吉思汗说毕,即命人当着扎木合的面将那5 个背叛主人的奴仆斩首示众。

成吉思汗不仅满足了扎木合提出的惩罚叛徒的要求,而且还对扎木合本人表现 出宽宏大量的胸怀。宽宏大量仍是他性格的特点之一。他表示愿意原谅扎木合的一 切过错。策划阴谋,背叛朋友,始终对成吉思汗抱敌视态度,所有这一切曾使札只 刺惕部首领札术合成为一系列反成吉思汗行为的主谋,成吉思汗此时都愿意忘记。 他现在只想提及他与扎木合在童年时期结成的伙伴情谊,只想谈及他俩曾并肩战斗 过的经历。这种并肩战斗的往事很可能就是指他俩还年轻时,扎木合曾帮他夺回孛 儿帖夫人一事。他对扎木合回顾着这些美好的往事,劝这位战败的敌人与他重结昔 日友谊的纽带。成吉思汗叙说着,回顾着,言辞与口气中带着激情,展示出一颗高 尚的心。他命人传语扎木合说:“当初,我二人亲密无间,犹如一车之二辕而不可 分也。嗣后,汝忽生离退之心,弃我而去。所幸者,汝今已归来矣。我切望我二人 重归于好,相伴如初。当此之时,我二人可相与共处,共忆已被忘却之谊,汝虽曾 离我而去,然我心之中,汝仍是我之安智,我之义弟,未尝忘之也。当我二人于战 场相对之时,我亦知汝心甚痛伤焉。我与克列亦惕部争战于合刺合勒只惕沙债之时, 汝非曾造使告我以王汗军马之部署与意图?此乃汝助我也,我未尝忘也。再后,与 乃蛮军对阵之际,汝曾盛赞我军之威,播恐惧于敌酋之心中,将乃蛮死之以言。诛 之以口。此乃汝再次有功于我,我亦未曾忘也。”

在这种高乃依式的对话中,扎木合以令人钦佩的贵族尊严与高贵态度拒绝了成 吉思汗向他提出的重归于好的建议。他回答成吉思汗说:“昔者,我二人年幼之时, 曾于豁儿豁纳黑川结为安答。那时,我二人食则同餐,寝则同衾,共进不消之食, 共语不忘之言。后者,我二人为外人所唆,为他人所戳,彼此离析,互相敌对,互 放相侵之箭,互发相辱之言。但我忆及往昔之誓言,顿觉羞愧满面;忆及往昔誓约, 羞于再露面于汝之营地。念及曾以语相疾,故而慑于目睹我安答仁义之容颜。方今 之日,安答怜我悲哀,赦我过错,既忆及旧日之谊,复提出相友之议。然而,当初 为汝友时,我虽有善始之举,但后来与你敌对,却已失却善终之心,未能生死相依, 不弃不离。伟哉,安答!方今之日,汝已一统天下,四方之内,莫非汝之疆土;牧 猎各部,尽是汝之臣民。苍天已指汝为王;万民已尊汝为汗。天下已非汝莫属;国 统已由汝承奉。当此之时,友与伴有如我者,于汝又有何益哉?故我二人之间,已 不可复为友矣……当此之际,若复为友,则我将成为汝衣领之虱,裙据之刺也。若 再为汝之友,则恐将扰安答深夜之梦、白昼之心也。我曾不义,弃我安答。从今而 后,自日出之地至日落之所,已无人不知我所为矣。幸哉,安答!汝乃天之骄子, 人中俊杰,一世之雄。汝有聪明仁慈之母,多才多能之弟,有七十三勇士犹如七十 三匹战马听汝驱驰,故得以君临天下,成此大业。呜呼,安答!相形之下,我只得 甘拜下风矣。呜呼,我一向不幸!自幼遗于父母,既无兄弟,更无心腹。天命有归 于安答,安答得天而独厚,故处处占我先也。呵,安答!此时此刻,汝应摆脱似我 这等袍袱和刺头,如此,汝方可心安矣。但如若决意令我死,则请不流血而死。若 然,则我死后,可葬我于此处高地,我必久佑汝之子孙之子孙。我生于高贵之家族, 今日虽死,乃死于安答更为兴旺家族之威灵下,死而无憾。愿安答勿忘我之所言, 可朝夕思之。此时,请速死我!”

当有关的人把扎木合的这番话转达给成吉思汗时,成吉思汗伤感地说:“我安 答扎木合虽异其行,然毋庸讳言,彼并无害我性命之心也。彼阅历甚广,老于处世。 观彼之言,可供我等学者甚多。扎木合安答实乃可学之人也……然彼今已厌于求生 矣成吉思汗回顾了与扎木合昔日的情谊,劝扎木合与他重修旧好,想以此来救扎木 合一命,但遭到了扎木合的拒绝。成吉思汗无奈,只好顺从扎木合拒绝和好,只求 一死的愿望。这时,他又表现出政治家和法学家严格照章办事的性格特点。他说:” 像扎木合这等人物,不可无正当理由而死之。今彼欲死,兹言其可死之由如下:昔 者,当给察儿劫拙赤答儿马刺之马后,彼扎木合妄行攻伐,来与我战于答阑巴勒主 惕之地,迫我避于哲列捏之峡,使我惊恐不安。方今之日,我不计前嫌,仍欲与彼 为友,被竟拒之不取。我欲惜彼性命,彼又招之不取。今可如其愿!可不流血而死 之,勿露弃其尸骨,宜厚葬之。“

一声令下,部下即遵命而行。就这样,这位曾与成吉思汗分庭抗礼的札只刺惕 部首领,这曾一度使成吉思汗前途难卜,命途多蹇的人物,被厚葬到了一个高地。 根据阿尔泰山地区萨满教徒的说法,扎木合的灵魂将从那里永远地保佑他的战胜者 的后裔。

以上就是从一些资料中总结出来的关于这一事件的情况。但是,据传说,扎木 合的下场不仅仅是如此令人伤感,而是更为悲惨。按照传说的说法,当时成吉思汗 不愿亲手处死这位昔日的安答,便把他交给侄儿阿勒赤歹去处理。阿勒赤歹受理扎 木合一案后,对这位不幸者施加了非常残酷的刑罚,下令逐一砍去扎木合的四肢。 扎木合在受刑时说,这样处置他是应该的,因为如果命运使他成了蒙古的主人,他 也会如此处置自己的敌人。为了加速这种残酷的处决过程,他主动将自己的四肢关 节处置于刽子手的刀刃下。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成吉思汗的一生 作者:[法国]勒内·格鲁塞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