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的一生》第49章 神权与王权的较量:通天巫的野心


成吉思汗征服了草原上的各游牧部落和泰加森林中的各狩猎部落,从而控制了 整个蒙古地面,成了整个蒙古的主宰。他认为,这是他个人和他的友伴们发愤图强, 英勇战斗的结果。正像后来人们所说的那样,蒙古帝国是“建立在马背上的帝国”。 但是,一些巫师或萨满们对成吉思汗登上宝座也起了辅助作用,蒙古史家在谈到成 吉思汗的平生业绩时,常常要引用一些萨满教徒的预言就是证明。在当时,在佛教 传人蒙古以前,萨满教徒对属于阿尔泰语系的各语族居民的思想具有很大的影响。

在这些萨满教徒中,影响最大的是蒙力克之子阔阔出。本书开始部分已经介绍 过晃豁塔惕部之蒙力克在成吉思汗青年时期所起的作用。他曾接受也速该把阿秃儿 临终时的遗命:前往翁吉刺惕部寻找铁木真。他不辱先主遗命,成功地把铁木真领 回家中。确实,他后来曾一度恶劣地抛弃了年轻的铁木真,很久以后才又投奔成吉 思汗家族。但同样确实的是,后来他又第二次救了世界征服者成吉思汗的性命:阻 止成吉思汗屈身投入克列亦惕部人设下的陷阱。由于蒙力克过去曾为成吉思汗立下 了以上大功,所以他现在在成吉思汗手下居于头等重要的地位。蒙力克一家在当时 享有很高威望。他有7 个儿子,第四子阔阔出成了当时最令人生畏的巫师。

阔阔出拥有巨大的神奇的“权力”。他的名字前常被冠以“帖卜腾格理(即” 通天“之意)”一词,这就足以说明他当时的地位有多么高。不是有人说他常骑有 灰白斑点的大马登上天庭同上帝面谈吗?他曾在1206年举行的开国大典上扮演过重 要角色:为蒙古帝国皇帝成吉思汗加冕。据波斯历史学家记载,以天(即天帝)的 名义确认铁木真拥有“成吉思汗”这一帝号的正是这个阔阔出。可以肯定的一点是, 在如何对待阔阔出的问题上,成吉思汗的态度是非常谨慎的,这种谨慎甚至发展到 了在一定程度上向阔阔出让步妥协的地步。这也许是由于成吉思汗很欣赏阔阔出为 蒙古帝国的效劳,也许是由于他惧怕阔阔出拥有的那种神奇权力。然而,这种局面 长期发展下去是必然会带来麻烦的。通天巫阔阔出拥有巨大影响,这就越来越使他 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从而目空一切。现在,阔阔出甚至要求,有关一切军国大事的决 定,成吉思汗都应破例事先同他商议和讨论。他坚定不移地认为,是他使成吉思汗 登上了汗位,成吉思汗得以登上宝座应归功于他的咒语。他差不多自认为可以同成 吉思汗平起平坐了。在6 个兄弟的坚决支持下,阔阔出越来越表现得有恃无恐和肆 无忌惮。

一天,阔阔出七兄弟相聚,竟一齐动手殴打成吉思汗的亲弟弟合撒儿。合撒儿 是无与匹敌的力士和箭无虚发的弓箭手,他们竟敢殴打合撒儿,这足以说明通天巫 的神权甚至威慑住了皇室。当时,合撒儿没有直接还手,他径直来到成吉思汗面前, 跪陈冤情。但是,成吉思汗听完合撒儿的秉报以后,竟对合撒儿大发脾气。他这种 怒火难以掩饰地表现了他在这个问题上进退两难的矛盾而尴尬的心情。他怒冲冲地 对合撒儿说:“人非言汝为无与匹敌之勇士乎?今何以败之耶?”

见成吉思汗持如此态度,合撒儿不禁含屈堕泪。他没有再说半句话,委屈地起 身而去。他感到自尊心受到了严重伤害,便离去足有三日之久,没来见成吉思汗。

但事情并没有就此完结。阴险的阔阔出来见成吉思汗,煽风点火,企图挑起成 吉思汗对其弟合撒儿的不信任情绪。他对成吉思汗说:“我以长生天之名义特来向 陛下转达长生天之旨意:成吉思汗将继续主此帝国。然长生天亦云合撒儿将可主国。 依我之见,陛下若不早图合撒儿,则事未可知也……”

这一阴险的暗示在成吉思汗心中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引起了他对合撒儿的 极大注意。根据通天巫的暗示,成吉思汗确信,长生天已向他披露:合撒儿正企图 取他而代之。想到此,成吉思汗当夜即跨马来到合撒儿住处,将合撒儿逮捕了。

但是,事发后,合撒儿的两个亲信急忙赶到诃额仑母住处向诃额仑母秉报刚发 生的情况。诃额仑母闻讯,立即叫人牵来一头骆驼驾车,当夜驱车上路,奔成吉思 汗大帐而来。她兼夜而行,黎明时分就来到成吉思汗帐前。这时,合撒儿双手被绑, 冠带被夺,正在成吉思汗面前接受严厉的审问。成吉思汗定要治他阴谋篡位之罪。 看到母亲突然闯进帐来,气势汹汹,脸色阴森可怖,成吉思汗顿时吓得手足无措, 窘迫狼狈之极。诃额仑母径直走到合撒儿面前,亲手给合撒儿解开绳索,又把冠带 还给合撒儿。然后,她怒不可遏,盘腿往地上一坐,三两下解开胸襟,掏出一对干 瘪的乳房,使其垂于双膝上,大声对成吉思汗等人说:“看见了么?汝等所哺之乳 在此。合撒几何罪之有耶?汝奈何一定要毁自家骨肉耶?汝等幼时,铁木真仅能尽 此一乳,台赤温和帖木格二人可尽另一乳。唯有合撒儿能一人尽我双乳而宽我胸隔, 宽我胸隔而使我心安。铁木真有能,其能在心计谋略;合撒儿则有力,其力在善射。 合撒儿善射,曾使敌人胆寒,故而能为汝降服众敌。而今飞鸟已尽,汝欲毁良弓, 敌人已灭,汝即不容合撒儿么!”

诃额仑母这样严厉地斥责着成吉思汗。听完母亲的斥责,成吉思汗十分惶恐不 安。他说:“受母之怒责,惧则惧矣,羞则羞矣,吾其退也……”

成吉思汗又羞又惧,不敢正视这位高尚的老妇人的燃烧着怒火的眼睛,慌忙退 走了。他让合撒儿恢复了自由,再也不敢动合撒儿了。然而,他并没有因此而忘记 通天巫对他说过的关于合撒儿欲篡位的诽谤之词,那些话仍然萦绕在他的脑际,纠 缠着他的心。于是,他背着母亲夺了合撒儿的大部分封地和特权,原分给合撒儿的 百姓也被夺得仅剩下1400人。诃额仑母得悉这一情况后,精神上又一次受到了打击。 据蒙古史家记载,自此以后,诃额仑母的健康状况每况愈下,很快就恶化了……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成吉思汗的一生 作者:[法国]勒内·格鲁塞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