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的一生》第50章 成吉思汗剪除通天巫


总而言之,阔阔出成功地使成吉思汗疏远了自己的得力弟弟合撒儿,使合撒儿 失去了成吉思汗对他的宠信。这样,阔阔出就达到了分裂皇室的目的。显然,成吉 思汗是顺从阔阔出的意愿,向阔阔出作了让步,因为,他惧怕阔阔出的影响。这一 事件发生以后,险恶的萨满阔阔出拥有的“精神权力”得到了巩固,他的世俗的威 望也因此而进一步提高了。许多原是成吉思汗的属民的人都跑到阔阔出那里去了, 阔阔出的属民人数从而大增。这一演变的明显迹象是,成吉思汗之幼弟帖木格斡惕 赤斤的一些属民也放弃效忠其主人的义务和责任,去投靠阔阔出了。帖木格斡惕赤 斤派了一位名叫莎豁儿的亲信将官前往阔阔出处去招回逃去的百姓。莎豁儿奉命来 到阔阔出处要人,但阔阔出不但不放人,而且把莎豁儿揍了一顿,在莎豁儿背上绑 了一副马鞍,让他负鞍步行回去见帖木格斡惕赤斤。第二天,帖木格斡惕赤斤亲自 出马,来到通天巫处要领口属民。但是,通天巫及其六个兄弟当即把他包围起来, 以殴打相威胁,强迫帖木格斡惕赤斤给他们跪下赔不是。当然,最后他们还是放回 了帖木格斡惕赤斤,但并没有交还其任何属民。

翌日清晨,成吉思汗还没起床,帖木格斡惕赤斤突然闯进他的营帐,扑通一声 跪在他的床前,向他哭诉自己受到的侮辱。成吉思汗听完帖木格斡惕赤斤的哭诉, 一言不发,似乎被可怕的通天巫吓呆了。正在这时,他的夫人孛儿帖使他下定了决 心。孛儿帖夫人当时起坐于寝处,以衾领这其胸,对成吉思汗大声说:“彼阔阔出 及其兄弟们何可如此放肆耶?前者,彼结党殴打合撒儿,今日又强迫帖木格翰惕赤 斤跪下赔罪!如此放肆,成何体统耶?我等今处于何地耶?陛下今尚健在,彼等尚 胆敢殴打陛下之如松如柏之胞弟,久后陛下如大树之躯忽倾之时,被等将如何待我 等?如风卷乱草和百鸟归飞而投于陛下之百姓届时将处于何境?如此下去,陛下以 为届时彼等会让我等之子孙主国么?陛下何可坐视彼等残害陛下之胞弟而无动于衷 耶?”

孛儿帖越说越伤心,忍不住珠泪涟涟,啜泣不止。听完孛儿帖这一番精辟雄辩 的言词,成吉思汗心里感到十分震动,顿时如梦方醒。这时他才感到他的王朝的命 运正在受到威胁。想到此,他对通天巫的带有迷信色彩的恐惧立刻烟消云散,他又 恢复了人们熟悉的那种敢作敢为的男子汉和果敢的政治家的形象。他干脆简短地对 帖木格斡惕赤斤说:“今日通天巫阔阔出来时,任汝处置之!”

无须更多的旨意,仅此一句话就足够了。帖木格斡惕赤斤满意地依言起身,拭 于眼泪,走出门去。他找来三位以力大而闻名的力士,向他们授意如此如此,这般 这般,安排妥当,专等阔阔出到来。不一会儿,蒙力克借同其七子来拜见成吉思汗。 阔阔出刚一坐下,帖木格斡惕赤斤即上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对他吼叫道:“昨日 汝令我跪下求饶,今且较量较量!”

说毕,即拖阔阔出向门口走去。阔阔出也回手反揪住帖木格斡惕赤斤的衣领, 二人相搏在一起。在相搏斗的过程中,阔阔出的帽子脱落于炉灶上,其父蒙力克立 即拾起儿子的帽子,凑到嘴边擦了擦,置人怀中,他已预感到了事态将会如何发展。 成吉思汗命令相搏之二人不要当着他的面搏斗,可出去较量勇力。帖木格斡惕赤斤 事先已安排在门口的三个力士此时正站在门外等阔阔出。阔阔出一走出门,三个力 士就扑上来,抓住他,把他拖到远处,折断其腰,然后将其尸体扔在“东厢车群之 端”的一个角落。

帖木格斡惕赤斤处置了阔阔出以后,回到成吉思汗面前按照自己的方式报告刚 才较量的结果,他说:“我今欲与阔阔出较量勇力,但他竟拒绝角力,使计而佯卧 不起,那样子真怪!”

蒙力克“父”在旁边听见帖木格斡惕赤斤如此说,便明白了刚才二人相搏的结 果,当即老泪纵横地对成吉思汗说:“呵,我汗!自大地如土坷时,自江海如小溪 时,我已相从陛下矣……”

然而,蒙力克的另外6 个儿子却不像其父那样顺从忍耐,他们堵住门口,气势 汹汹地把成吉思汗围在中间,甚至胆敢动手动脚,抓成吉思汗的衣袖。成吉思汗明 白自己正处在危险时刻,便猛一拂袖,摆脱这几个人,怒不可遏地大声说:“滚! 让开路!让朕出去!”

成吉思汗脱身而出,冲出门,喝问卫士何在。弓箭手和侍卫应声而至,团团将 他护定,在他周围组织了一圈人墙。

经过检查确信通天巫阔阔出已死之后,成吉思汗即命人将其尸体置于一帐篷内, 命令关好帐篷的门和天窗,并命令卫士在帐篷周围看守。据蒙古传说记载,第三天 拂晓时分,帐篷的天窗竟然打开了,阔阔出的尸体“自己从天窗口出去了”。

成吉思汗对这一奇迹的公开解释是:“阔阔出殴打并无稽谗僭朕之胞弟,故而 不得天佑。天已特其性命与躯体而去矣。”

但他却对蒙力克坦率地承认说:“汝教子无方,致使彼等思欲与朕平坐。通天 巫阔阔出自招其祸……知汝等如此性行,本应按阿勒坛、忽察儿和扎木合之例处置 汝等八人!”

蒙力克及其幸存之六子闻言,吓得浑身战栗,面如土色。但成吉思汗又立即转 威严为平易,口气缓和下来。作为一位天生的政治家,他的手腕是非常灵活而高明 的,所以他不能无谓滥杀,特别是不能无谓地处死那些一直同他的家族有着紧密联 系的人们。他以前曾向蒙力克一家作过“犯九罪而不惩”的保证。此时,他仍愿意 重申这些保证。正像他现在对蒙力克父子强调指出的那样,他的话是神圣的。他对 他们说:“朝令夕改,夕毁朝言,此等之人必为世人耻笑。故朕息却雷霆之怒,仍 遵前言,赦免汝等。然汝等若早慎其所行,谁能比诸蒙力克之子孙?蒙力克之子孙 何处不可通行耶?”

世界征服者成吉思汗现在可以表现出宽容大度了,因为,自从萨满教徒通天巫 阔阔出被处死以后,晃豁塔惕部的气焰已被压下去,其影响已一落千丈,一蹶不振。 因此,本书后文也就没有必要再提到这个部落了。

摆脱了危险的阔阔出以后,成吉思汗另请一位本分可靠、令人放心的人担任大 萨满。这个人就是巴阿邻部之兀孙老人。他降旨说:“依蒙古之制,素有别乞(大 萨满之旧称号)官之道。别乞之位高于其余所有贵人。兀孙老人今可为别乞官!彼 当衣以白衣,乘以白马,坐于上座而受官民之敬仰,行祭,说讲年月之凶吉。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成吉思汗的一生 作者:[法国]勒内·格鲁塞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