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的一生》第57章 者别由蒙古侵入帕米尔


同畏兀儿一起统治中亚的还有哈刺契丹人,即“黑契丹人”。

黑契丹人是与蒙古族有亲缘关系的契丹人的一个分支。契丹人于公元936 年至 公元1122年建立政权于北京,他们在那里被彻底中国化了。后来的哈刺契丹国的创 建者被金王从北京赶了出来,于公元1128年来到天山以西寻求出路。在天山以西, “七河流域”(即谢米列奇耶),居民中部分是异教徒,部分是聂斯脱利派基督教 徒,部分是穆斯林(喀什噶尔,叶尔羌以及和田等地区的居民则一律是穆斯林)。 后来的哈刺契丹国的缔造者所受的是中国文化的教育,但他来到天山以西以后,却 使这里的居民承认了他的权力。他在这里建立了哈刺契丹帝国,国王称古儿汗,八 刺撒浑是其首都。八刺撒泽在今伏龙芝市一侧,横跨垂河。该帝国建立于公元1128 年,灭于公元1211年。

在成吉思汗即将征服中原北部之时,哈刺契丹帝国正经历灾难性的动荡时期。 原来,乃蛮王国为成吉思汗所灭以后,乃蛮国王位继承人古出鲁克逃到了哈刺契丹。 哈刺契丹的末代君主耶律直鲁古于1208年接纳了他。耶律直鲁古不但收容了这个落 魄王子,而且还让他做了自己的女婿。但是,古出鲁克却于公元1211年反叛耶律直 鲁古,把他抓了起来,篡夺了王位。然而,这个突厥人,这个阿尔泰山地区游牧人 的后裔,并没有任何能力和经验统治伊塞克湖地区已经部分定居的突厥人,没有任 何能力统治喀什噶尔地区的安居乐业的农民。为了强迫喀什噶尔绿洲地区的人民服 从他的权力,他在两三年中派军队有系统地摧毁了这一地区的农田。正像所有的乃 蛮人一样,古出鲁克半是萨满教徒,半是聂斯脱利派基督教徒。他所娶的哈刺契丹 国公主是一个佛教徒。古出鲁克竞肆无忌惮地摧残该地区大多数人信奉的伊斯兰教。 他甚至派人折磨和田地区的伊玛目首领。这样,他就在他的新臣民中间失去了人心。 当时,他又同令人生畏的蒙古人发生了冲突。

而这一冲突,恰恰又是他挑起的。

在哈刺契丹的原有附庸中,有两位突厥首领,一个名叫阿儿思兰提哈刺鲁人之 王。哈刺鲁人居住在七河流域即谢米列奇耶地区。另一个首领名叫布扎尔,是阿力 麻里(“苹果园之国”)的国王,住在伊犁河流域固尔札(伊宁)附近。公元1211 年,就像其邻居畏兀儿人一样,这两位国王察觉到了大风吹来的方向,于是转而向 成吉思汗致意。由大将忽必来率领的一支蒙古军出现在谢米列奇耶北部,这一事件 使阿儿思兰下定了决心。他立即在忽必来的陪同下亲自前往蒙古去拜见成吉思汗, 向成吉思汗表示臣从之意。至于布扎尔,他也派儿子前往蒙古向成吉思汗表示臣服。 对于这种叛离行为,如果古出鲁克装做没看见,如果他设法使成吉思汗忘掉自己, 那将对他是很有利的。但是,他没能做到这一点。一他仍然极端仇视蒙古人。他既 没有忘记在纳忽山战役中蒙古人杀害了他的父亲,也没有忘记蒙古人杀死了他的部 分属民。于是,他首先拿阿力麻里国王布扎尔泄愤。一天,布扎尔正在打猎,古出 鲁克突然把他抓住并杀害了。但是,古出鲁克并未能占领阿力麻里国,因为布扎尔 的遗孀成功地保卫了自己的王国。布扎尔的儿子速格纳黑请求成吉思汗出兵相助。

占据东突厥斯坦大部分地区的哈刺契丹帝国落人了乃蛮部(蒙古族的敌对民族) 的最后一位王子、成吉思汗个人的敌人之手,对于这一事件,成吉思汗在1211年显 然是不会持赞许态度的。古出鲁克杀害阿力麻里国王布扎尔一事更使成吉思汗忍无 可忍,加速了惩罚之日的到来。

成吉思汗派他手下行动最敏捷迅速的将领者别去为他复仇。“者别”是成吉思 汗为这位将领取的绰号,意即“箭”。当时是公元1218年。者别的进军路线在哪里? 他是从哪个角度发动攻击的?我们无法知道。我们甚至无从知道古出鲁克当时是在 什么地方遭到致命打击的。不过,我们仍可以说,者别率领的蒙古骑兵似乎是从畏 兀儿地面,越过天山进入古出鲁克统治的地盘的。当时在天山以西,在伊犁河上游 固尔扎附近,蒙古骑兵拥有一个活动据点。在这个繁荣的“苹果园之国”,在阿力 麻里新国王、已忠实臣从于成吉思汗的速格纳黑身边,蒙古骑兵可以自由自在地恢 复体力。从那里出发,他们只须顺伊犁河而下就可以进入宽广的略有起伏的伊犁河 平原(在这个平原上,有一些小沙丘,沙丘上生长着芦苇、草和榆树丛),从而进 入七河流域(或日谢米列奇耶地区)。七河流域水源丰富,农田灌溉渠纵横密布, 盛产粮食、亚麻、大麻、时鲜蔬菜和水果。在其他地方,人们就像惧怕天上降下的 灾星一样惧怕这些令人生畏的蒙古军队。然而,这里的居民却把蒙古军队当作救星 一样欢迎,因为他们受尽了古出鲁克的残酷压迫。在位于伊塞克湖以西的前哈刺契 丹诸古儿汗居住的首都八刺撒浑,情形也是如此。蒙古军队一到,八刺撒浑的居民 未作任何抵抗就向他们打开了大门。这座城市所在地到处是肥田沃土,简直使蒙古 军队着了迷。所以蒙古人称这个城市为“美丽的城市”。

那么古出鲁克呢?长期以来,他一直在向蒙古人挑衅,可等到蒙古人一来,他 却又逃之夭夭了。在蒙古军队的突然袭击面前,他吓得惊惶失措,甚至不想努力保 卫喀什噶尔就闻声而逃。喀什噶尔的居民都是穆斯林,他们对古出鲁克恨之入骨。 古出鲁克逃出喀什噶尔,潜人穆恩塔山脉一侧的崇山峻岭中。穆恩塔山脉高峰海拔 高达7860米,俯临帕米尔高原附近地区。他之所以逃入穆思塔群山,是想进入“世 界屋脊”帕米尔避难。但是,蒙古骑兵却跟踪而来,紧追不舍,就像跟踪猎物一样。 在这里,山崖峭拔,险人刀削,幽谷旷野,渺无人烟,空气稀薄,万籁俱寂。山下 是亚高山草地,山上是危危乎高耸的巨大冰川。蒙古骑兵驰过山口,绕过悬崖,来 到冰川脚下,然后继续其令人难以置信的跟踪追击。惶惶然如丧家之犬的古出鲁克 好容易爬上海拔3000米的撒里黑山谷,蒙古骑兵的前锋就追上了他,当即请他饮刀。

当初古出鲁克后脚刚迈出喀什噶尔,蒙古骑兵前脚就踏进了这个城市。机智的 者别反古出鲁克之道而行之,下令禁止部队进行任何劫掠。蒙古军队是有严格纪律 的军队,者别的这一命令当然也就得到了不折不扣的执行。者别干得更漂亮的是, 他公开宣布取消古出鲁克采取的一切摧残伊斯兰教的措施,明确地允许穆斯林从事 其宗教活动。因此,就像在叶尔羌以及和田一样,喀什噶尔的居民(绝大多数是穆 斯林)都十分欢迎蒙古人的到来,就像欢迎救世主降临一样。喀什噶尔的农民们同 蒙古军队携手合作,杀戮了龟缩在家里的古出鲁克的士兵。

短短的几个星期中,者别就征服了整个前哈刺契丹帝国,征服了整个东突厥斯 坦。成吉思汗担心他的这名大将会因取得如此赫赫战功而骄傲从而滋生叛离之心, 所以他派人去警告者别,不可学克列亦惕部之王汗、乃蛮部之塔阳汗以及古出鲁克 那样骄傲自大,并说骄傲自大已使以上三人相继败亡。成吉思汗此举可说是不了解 者别的为人。者别对其主人成吉思汗是忠诚不渝的。他拼死战斗并不是想为自己建 立一个王国,而是要以另外的方式弥补自己过去给成吉思汗造成的伤害。读者定还 记得,在没有归顺成吉思汗以前,者别曾射伤过成吉思汗的战马,一匹出色的白口 栗色战马,一匹成吉思汗爱如珍宝的战马。成吉思汗把他这位过去的敌人提拔到了 大将的地位,可见成吉思汗并没有记恨者别过去的过错。但者别却始终为自己过去 的过错感到内疚,因此,他在征服了东突厥斯坦以后,急忙征用了1000匹白口栗色 战马,即一千匹同他过去射伤的那匹战马一样出色的战马,献给了他的皇上。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成吉思汗的一生 作者:[法国]勒内·格鲁塞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