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的一生》第59章 大战之前:成吉思汗的遗嘱


在成吉思汗的一生中,对花刺子模的战争是一个新阶段的开始。在对花刺子模 的战争开始以前,他几乎还没有走出蒙古的范围,因为他曾前往征战的北京地区在 当时还是蒙古草原的延伸。现在,他将进入伊斯兰教盛行的土地,进入一个未知世 界。统治着突厥斯坦、阿富汗和波斯的花刺子模帝国苏丹的势力似乎是很强大的。 实际上,花刺子模帝国苏丹的军队在数量上要比成吉思汗的军队占优势。

据蒙古史家称,当时即使是在成吉思汗周围的人中间也存在着一种无法掩饰的 不安情绪。他的宠妃之一美人也遂的进言就表明当时的确普遍存在着这种不安。只 有一个被十分宠爱的妃子才敢于在君王面前坦率地进谏此等看法。也遂坦率地向成 吉思汗指出,必须在远征以前解决继承问题。她进谏说:“我汗将翻越巍峨险峻之 山岭,渡过宽阔汹涌之江河,出征远行,平定诸国。然凡有生之物皆不可长生,人 之一生犹如小虫于天地间难以久留。倘若陛下似大树伟岸之身躯骤倾于地,届时陛 下之似绩麻之百姓,将委与谁人?陛下之似飞鸟而聚来之臣民,将委与谁人?陛下 所生之英杰四子中,陛下欲令谁人为继?妾所谏之言,亦即陛下诸子、诸弟以及众 臣民之所思也。妾谨奏其所思者也,愿闻圣裁……”

也遂妃子的这一席话,使成吉思汗陷入了沉思。他不但没有发怒和责备也遂大 胆放肆,而且还十分赞赏也送的勇气。他对也遂说:“爱妃乃一妇人,然适才之语 实为至理之言。朕之诸弟。诸子以及朕之爱将孛斡儿出和木合黎亦未尝敢于进如此 明智之言也。朕未尝步先祖之后而继位,故忘却立储君之大事;朕未尝有遭死之事, 故未思及有树倒之日……”

说完,成吉思汗立即召来四位皇子,说明欲立储君之意。他先问长子术赤道: “汝乃朕诸子之长,汝意下如何?试言之!”

但是,术赤默不作声,或者说还没等他开口,其弟察合台就突然说话了。察合 台向来厌恶术赤。当时,见父汗先问术赤,他便大声嚷道(他之所言也可能是每个 人私下之所想):“父汗先问术赤,莫非是欲立术赤为太子么?”

察合台接着以粗暴的态度强调说,术赤的出身有疑问。他指出,术赤究竟是成 吉思汗之子还是曾掳掠母后之蔑儿乞惕人之子,这还是个问题。他又补充说道: “波不过拾自蔑儿乞惕部一私生子耳,我等怎可让此等之人登汗位,”

在这种侮辱下,术赤气得忍无可忍,跳起来一把揪住察合台的衣领,怒吼道: “父汗尚且未在我等之中分彼此,汝怎敢如此待我!凭什么?汝有何德何能,敢自 视优越于我?汝但以令人厌恶与狭隘之刚烈粗暴胜过我罢了!”

术赤说着,便要与察合台比个高低,听凭天意裁决。他对察合台说:“我今与 汝赛射,若远射而败与汝,我敢断我拇指而弃之。然后我再与汝赛勇力,若相搏而 败与汝,我便死在倒下之地,不复起身!然须听父汗圣旨裁夺,我二人只可听从父 汗之命。”

他二人互不相让,互相揪住衣领相持不下。正在这时,孛斡儿出和木合黎赶来, 上前将他兄弟二人分开。成吉思汗此时耳闻其言,眼观其行,凄然无言,心里非常 痛苦,坐在那里看着术赤兄弟二人相争。这时成吉思汗的老将之一阔阔思终于想出 了适当的话来解劝术赤兄弟二人,他说“察合台,汝为何如此性急?汝等未生之前, 蒙古地面充满混乱;列国相攻,人不安生,邻里相劫,天下扰扰,无处没有劫掠之 事,有人即有杀戮之举。”

阔阔溯思对成吉思汗家族秩序建立以前蒙古混乱情景的描给确属真切之极。这 种大混乱可以充分说明孛儿帖皇后当初被蔑儿乞惕掳掠的原因。在谈到孛儿帖皇后 时,为了打动察合台及其兄弟们的心,这位老武士说了一番充满感情和令人激动的 话。他说他们的神圣的母亲“心像油一样温柔慈爱,灵魂像乳汁一样纯洁‘”。他 说:“汝等四人非同出于其腹么?汝等今日岂已忘却其乳温了么?察合台,汝今说 出此等言语,乃是损害汝母之名誉,侮辱汝圣洁之母,恶语中伤汝母也!”

接着,这位老人又回顾了那些困苦的岁月,他说:“汝等之父汗创立此国之时 :征战流血不可计量;夜寐之时无以为枕,但凭衣袖为枕;渴极之际无以为饮,但 以涎水而止渴;饥饿之时无以为食,仅以磨牙而充饥;每日征战,常以汗水洗面, 以汗水洗足。彼时,汝等之母与汝等之父汗共辛劳而不辞:空腹而行,吐口中食以 哺汝等;提携捧负,为使汝等长而与男儿齐。如此辛劳,终使汝等长及男儿之肩, 骗马之胯矣。我等圣后之心,明洁有如经天之日,深厚有如无涯之海也!”

这时,成吉思汗也一改其沉默态度,要察合台安分守己,不得放肆。他说: “汝何可以此等之言语伤汝兄术赤耶?术赤岂非朕之长子么?此后断不可出此等言 语!”

听到父汗如此训斥,察合台泣而对其父汗说:“术赤与我,乃父汗诸子之长也。 我二人愿并力行效于父汗前。我二人中若有不履行其职责者,另一人当以刀斧劈杀 之!我二人中若有退后躲避者,另一人当断其踵!”

为了摆脱眼前的僵持局面,察合台提议他和术赤都服从他们的弟弟窝阔台(成 吉思汗之第三子)的命令。窝阔台素以头脑清醒,慷慨敦厚而闻名。察合台说: “窝阔台敦厚谨慎,我等愿听从其指挥调遣。窝阔台可于父汗之侧,奉识大冠形影 之教。”

术赤表示同意这一提议,尽管这一提议使继承权从他身上落到了他的弟弟窝阔 台的身上。不过,人们在他的出生问题上所持的怀疑态度也不允许他此时采取另外 的立场。成吉思汗是一个眼光敏锐,智慧过人的人,他决定防患于未然,先采取措 施,预防术赤兄弟之间今后发生纠纷。他说:“汝等无须并效于朕前。后土宽广, 江河众多,天高地阔,朕将令汝等各治一处,分镇营此宽阔之邦,各守封国。”

接着,成吉思汗叫刚才被指为推定继承人的窝阔台表态。在成吉思汗的诸子中, 成吉思汗最宠爱的是窝阔台,窝阔台也最肖其父。他像他的父汗一样稳重沉着,头 脑清醒。当然,在雄才大略,聪明睿智方面,他可能不及其父汗。但他也有胜过其 父汗之处,那就是他为人比较善良纯朴,平易近人。他慷慨大度,但嗜酒成癣(不 过这也是所有的蒙古人的共同嗜好),这两点之间可能有一定联系。此时,听到父 汗问自己持何态度,窝阔台只简单而实在地回答说,既然自己不能拒绝这一荣誉, 也只好尽力勉为之,争取不辱圣命,不负众望。成吉思汗之第四子拖雷也当场表示 忠心辅佐窝阔台,他说:“我愿在父汗指名之我见侧,言其所忘,警其所睡;为彼 应声之随从,策马之长鞭;为之长行征进,为之短兵争战!”

汗位继承问题解决了。对于一旦发生不幸事件而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现在均 已考虑到并作了相应的安排。诸事处理完毕,成吉思汗便起驾,前去征服花刺子模 帝国,征服那个穆斯林世界。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成吉思汗的一生 作者:[法国]勒内·格鲁塞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