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的一生》第61章 愤怒之风:不花刺的陷落


成吉思汗也在行动。正当他的三个儿子和其他几位将领在锡尔河一线一个接一 个地攻陷城池要塞之时,他和他的幼子拖雷率领中军(主力军)从讹答刺向古代河 中地区的中心泽拉夫尚河谷进发。该中军的先头部队由答亦儿把阿秃儿率领,沿红 沙区(齐克尔库姆沙漠)南部边缘而行,抵达努腊达(或曰油儿)市。当时已是深 夜。蒙古军穿过城周围的公园,在第二天清晨突然来到城下。城里的居民根本没有 想到来到的这些人是蒙古军,竟误把这些蒙古军当成了友好的商队,因此也丝毫没 想到抵抗,便向速别额台带领的人马打开了城门。蒙古人进城以后,城里的居民出 城,只带出了一些农具和牲口。蒙古军队逐家洗劫,除洗劫所得财物以外,成吉思 汗只向居民征收了1500第纳尔,相当于花刺子模当局平时的征税额。公元1220年, 成吉思汗率军抵达不花刺。

不花刺是这个穆斯林世界的最大的城市之一。它包括三部分:城堡(周长一公 里半),不花刺本城(狭义上的不花刺,即内城)和郊区(外城)。同其他多数城 市相反,这个城市的城堡不是建在内城以内,而是建在内城以外。本城建在城中心 的一个台地上,周围有城墙,有集市门,香料商门,铁门等7 个城门,每个城门的 名字都足以引起人们的联想。一些著名的清真寺吸引着信徒们。大礼拜寺建于公元 1121年。星期五清真寺当时也已有约100 年的历史。还有一个叙利亚人清真寺。外 城周围也有城墙,十一个城门。市内主要的街道都是石板铺路,这在伊斯兰教土地 上是一个很特殊的情况。内城和外城渠道四通八达,渠水引自泽拉夫尚河。干渠名 日“输金河”,这个渠名在这个干旱的地区是意味深长的。不花刺城拥有的这个水 渠网,布局十分巧妙,有水闸,也有蓄水池,足以保证全市用水的分配和供应。郊 区有灌溉网,灌溉着无数的公园。公园里亭台楼阁,处处可见,充分显示出这个绿 洲的富庶和繁荣的景象。这种富庶和繁荣,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繁荣的工业,特 别是应当归功于著名的“不花刺地毯业”。在城堡和内城之间星期五清真寺附近, 有一个巨大的纺织,其产品远销叙利亚、埃及和小亚细亚。不花刺的商店集市上, 铜制品遐尔闻名,特别是美观精致的灯具更是蜚声世界。

成吉思汗大军到来时,不花刺守卫部队由2 万到3 万突厥雇佣军组成。世界征 服者成吉思汗指挥军队把不花刺城团团围住,然后下令攻城,连续攻了三天。蒙古 军施展其惯技,把从当地抓来的老百姓赶在前面,发起冲锋。第三天,守城的雇佣 军将领(其中有一个名叫亦难赤军。斡兀勒的家伙)失去了固守的信心,商定夜间 率部突围出城逃走。他们这一突围计划差一点儿获得成功。夜里,他们开始行动, 冲出了包围圈。但蒙古军很快冷静地判明了情况,便整队追击,最后在锡尔河河畔 追上了这些逃跑的雇佣军,将他们鏊杀殆尽。

被守城军队抛弃了的该城居民决定向蒙古人投降。由一些伊玛目和知名人士组 成的代表团前来见成吉思汗,表示愿意献城投降。于是,公元1220年2 月10日至16 日,蒙古人陆续开进不花刺市。但是,城堡仍有400 名骑兵把守。蒙古人宣布,不 花刺城内全体持有武器的居民都必须自首,违者格杀毋论,尸体将被填入城堡周围 的壕沟。接着,蒙古军队在城堡周围架起投石器,瞬时巨石纷纷飞向城堡,打开了 一些缺口。蒙古军从这些缺口冲了进去。城堡内的军民全被斩尽杀绝,无一存活。

城堡陷落以后,全城居民被迫出城,除了随身穿的衣服以外,其他财物概不许 携出。赶出城内居民以后,蒙古军即纵兵洗劫,所有尚呆在城里的居民全被杀死 (尽管他们也进行了抵抗)。伊玛目阿里。宰的看到古兰经被蒙古战马践踏在地, 便对另一位知名人士鲁克那丁。伊玛目——扎答表示自己的愤怒之情。扎答回答说 :“别出声。这是真主吹动的愤怒之风。我们这些被此风吹散的稻草无权发言!”

不久,一般人也这么看待蒙古人的所作所为。据一篇富有浪漫色彩的文字记载, 成吉思汗本人的讲话也表达了这种观点。这篇文字记载说:世界征服者成吉思汗跨 马进入这座城市时,经过大礼拜寺前。他问这是否苏丹之宫殿。有人便回答说此乃 真主之殿堂。成吉思汗听后,便在祭坛前下马,踏上讲坛的台阶,大声地说:“野 草已除,田野中无足够之草料。就在此给朕喂马!”

市民们忙去寻来谷物饲料。蒙古军将装古兰经的书椟取来置于大礼拜寺庭中, 以代马槽,穆斯林们的圣经古兰经则被扔弃于地,任马匹践踏。接着,这些蛮人置 酒囊于寺中,开怀畅饮。他们还把不花刺城内的舞者歌女拉到这里,令她们歌之舞 之。蒙古人自己也放声唱歌,声彻四壁。他们在这里大吃大喝,纵情娱乐,而城内 多数居民、律师,学者和教长等此时则在为他们执奴隶之役,为他们护视鞍马。

狂饮作乐之后,成吉思汗前往祈祷场(在伊卜拉伊姆门附近)。这是市民平时 举行盛会时相聚祈祷的场所。此时,居民们已奉成吉思汗之命聚集在祈祷场上等待 他训话。成吉思汗登上讲台,问众人中哪些人最殷富。众举出280 人,其中90人是 外国富商。成吉思汗叫这些人上前,听他训话。他首先回顾了他们的苏丹的种种挑 衅行为,说正是这些挑衅行为迫使他不得已而对苏丹用兵。接着,他又对这些人说 :“应知汝曹己犯大过,而众民之长官负罪尤重。设若汝曹问朕此言有何为据,朕 可答汝曹:朕即真主之长鞭!如若汝曹无大罪过,真主不致降朕于汝曹之首而命朕 惩罚汝曹。”

成吉思汗还补充说:“凡地上财宝,朕自会取之,勿劳汝曹奉献。然所有地下 伏藏之财,汝曹应速告朕知。”成吉思汗命令所在各位殷富者指出其管家之仆。他 强迫这些管家交出其主人所匿藏之财宝。

以上这几段富有浪漫色彩和小说化了的文字出自一位波斯历史学家之手。其他 的历史学家没有记载过这一情节。可以肯定地说,当时的情景是十分令人痛心的。 阿西尔曾写道:这是恐怖的一天。男人、妇女和孩子都在哭泣,呜咽之声充塞于耳。 他们正处于生离死别的时刻,因为蒙古人要把他们分而据为己有。蛮人当着这些不 幸者的面侮辱妇女,而这些不幸者对此却毫无办法,唯有以泪洗面而已。有少数人 宁愿死也不愿目睹这一惨景,例如撒都鲁丁罕,鲁克那丁。伊玛目——扎答及其儿 子,他们不忍视此,遂同蒙古人拼命,被杀。

蒙古军队在洗劫的同时,纵火焚烧不花刺城。大火几乎烧毁了整个城市(该城 建筑多用木材),只剩下了几个诸如大礼拜寺和几座宫殿那样的砖石结构的建筑物。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成吉思汗的一生 作者:[法国]勒内·格鲁塞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