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的一生》第63章 火攻玉龙杰赤


原花刺子模国的首都是乌尔根奇市,旧称玉龙杰赤。蒙古军队在攻取玉龙杰赤 时花了很大的气力。

玉龙杰赤位于阿姆河注人威海处之三角洲附近,在基发市西北146 公里处。这 里也是一个肥沃的绿洲,其土地之肥沃应归功于布局巧妙的渠道系统,正是这种密 集的渠道系统使处于沼泽和沙漠互相侵袭的荒凉地区变成了拥有大片肥田沃土的绿 洲。在公元13世纪,这个城市以生产纺织品而闻名。与此同时,这个城市还是著名 的商业中心和商队驿站。因此,玉龙杰赤在当时十分繁荣。现在,玉龙杰赤的突厥 卫戍部队决心拼死抵抗蒙古军队进攻。忠实于花刺子模王朝的居民也都抱如此决心。

成吉思汗派了一支实力强大的军队(大约5 万人)去攻取玉龙杰赤。指挥这支 大军的是他的3 个儿子术赤、察合台和窝阔台,当然还有诸如孛斡儿出、脱仑扯儿 必和合答安这样的久经沙场的将领。术赤想不费一刀一箭就使该城投降,遂派人前 去晓谕城民,说他的父汗已将花刺子模封给了他,他希望他这个首都完整无损,不 遭到任何破坏。他还下令保护公园和郊区,以表明他的善意。但是,他的这一招降 措施没有取得任何成果。

玉龙杰赤市处于沙漠和沼泽地区。在这个地区,找不到可供炮击的石头。蒙古 军队便在郊区砍了许多桑树,将树干锯成小段,以代炮石之用。接着,他们又强迫 俘虏运来沙土填该城周围的壕沟。10天后,壕沟终于填平。蒙古军立即开始在城墙 脚下挖掘地道,潜兵攻入城内。但人城以后,他们还必须一个区一个区地,更确切 地说必须一条街道一条街道地争夺和厮杀。对于蒙古军队来说,这是一场新的战争。 他们弄来石油,凡先见之房屋,即纵火焚之。但是,玉龙杰赤市横跨阿姆河,就是 说,阿姆河将该城分成了两部分,两部分之间由一座桥梁沟通。3000蒙古军前往夺 桥,他们登上桥,向对岸冲去,但遭到对岸的敌军的反击,全部战死或落水淹死。 这样一来,对岸的守军更加胆壮了。

不过,蒙古军队失利的真正原因是术赤和察合台二人不和。本书前文已经叙述 过,术赤和察合台兄弟二人一直互相憎恶。远征开始前夕,人们勉强制止住了他二 人的殴斗。但围攻玉龙杰赤时他俩之间又发生了争执。上面已经提到,术赤已经知 道这座城市将是他的封地的一部分,所以他想努力使该城免遭破坏。但向来严厉而 刻板的察合台激烈地指责他采取这种方针。由于他二人不和睦,部队的纪律也随之 松弛了。最后,两人分别向成吉思汗陈述自己对对方的不满。成吉思汗对他二人的 如此表现十分生气,改命窝阔台统领攻城全军,责令术赤和察合台都必须听从其弟 窝阔台的指挥。这一措施同以前关于继承问题的安排是一致的。可见当初成吉思汗 对问题的看法完全正确。

窝阔台采取温和的态度,在术赤和察合台二人之间调停,使二人再次和解。与 此同时,窝阔台采取严厉的态度,在部队中严申纪律,从而使士气复振,部队又成 了一支不可战胜的军队。

战斗又开始了,双方厮杀得非常激烈。被包围的市民,包括妇女、儿童和老人, 知道自己不会得到蒙古人的怜悯和恩惠,于是一齐积极地不松懈地投入了战斗,每 幢房屋都变成了堡垒。蒙古军队继续向这些已变成堡垒的房屋投掷燃烧着的石油罐。 接着,他们便踏着燃烧着的尸骨往前冲。守城军民抵抗了整整7 天,退到了还没被 大火烧着的最后3 个区。最后,他们只好派一位名叫阿老丁。哈牙锡的警长往见术 赤,恳求宽恕和怜悯,他说:“我等已领受大王之怒火与威严矣。今请大王大发恻 隐之心,怜悯我等!”

但此时的术赤,正在为自己的部队伤亡惨重而怒火中烧,便说:“汝曹以抗拒 而没我军多人。迄今受怒火与威严者乃我军也,汝曹竟说汝曹受我军之怒火与威严! 今我军当使汝曹一受之!”

术赤下令驱民出城外。市民中年轻的妇女和儿童都沦为了蒙古人的奴隶。所有 的工匠被集中在一处,以便遣往蒙古为成吉思汗服务。其余的男性居民被分别列于 蒙古军队列之间,全部死于刀与箭之下。最后,蒙古军掘开阿姆河堤,引水灌城, 玉龙杰赤市顿时一片汪洋。此事发生在公元1221年4 月。

另据蒙古史诗记载,成吉思汗当时对他的3 个儿子(主要是术赤)围攻玉龙杰 赤时的行动迟缓、久久攻不下此城而极为不满。使他不满的进一步的原因是他们三 人私分了俘虏和财物,没有把主要部分留给他父汗。

攻陷玉龙杰赤以后,他们3 人来见成吉思汗。但成吉思汗一连3 天拒绝见他们。 最后,他的老伙伴李翰儿出和失乞忽秃忽出面为3 人说情,成吉思汗才怒气稍息。 李翰儿出和失乞忽秃忽对他说:“玉龙杰赤已被攻陷,此一胜利已大壮我军之力量。 撒儿塔兀勒陀被征服,陛下之众军正自欢腾雀跃,我汗奈何如此大怒?陛下之子们 已知过,正自痛悔不迭。望陛下宽大为怀,恩赦彼等之过。”

成吉思汗闻奏,怒火稍息,便接见了三位王子。但在接见时,他仍对他们严加 斥责,直骂得他们三人无地自容,额上汗流,擦之不迭,一动不动地站在他面前, 气不敢出。晃孩,晃塔合儿和溯儿马罕三弓箭手也出面为三位王子求情。他们人奏 成吉思汗说:“如同始就调习,冲向猎场之雏鹰,三位皇子来此学习征战。今三皇 子习战征进而归,陛下奈何如此严责之耶?方今之际,自日出之地至日落之邦,尽 有敌国。若遣我等前往征讨,如放凶猛之猎狗前往围猎一般,赖皇天后土之助力, 我等必为陛下征服诸多敌国,为陛下取敌国之黄金、白银、缎匹等财宝,掳敌国之 百姓,陷敌国之城池。近闻西方有巴黑塔惕,哈里发居焉,陛下容我等前往征进么?”

三位弓箭手的这一番话使成吉思汗心中的怒火完全熄灭了。

实际上,当时回到成吉思汗身边的只有察合台和窝阔台二人,他二人同其父汗 之间的关系后来一直很亲密。与他二人相反,在攻下玉龙杰赤以后,术赤一直呆在 玉龙杰赤地区和今哈萨克草原,那里是他的封地。他和他的军队就生活在那里,没 有继续参与这场战争后一阶段的行动。读者从本书后文就可以看出,他同成吉思汗 之间的关系日益冷淡了。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成吉思汗的一生 作者:[法国]勒内·格鲁塞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