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的一生》第64章 跟踪追击苏丹漠罕默德


花刺子模帝国的苏丹漠罕默德轻率傲慢,结果招来了这样一场灾难。面对这场 灾难,漠罕默德吓得心惊肉跳,丧魂落魄,原先那副极端愚蠢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吹 牛和自信的神气不见了,随之而出现的是灰心丧气、颓丧不振的精神状态。帝国垮 台了,崩溃了。束手无策、一筹莫展的漠罕默德意选择了三十六着中的上着,向南 面巴里黑方向逃窜而去。抵达巴里黑以后,他又跑到西呼罗珊,在你沙不儿躲了起 来。但他还是不放心,越想越害怕,遂又离开你沙不儿市,奔向位于伊刺克阿只迷 西北的可疾云,来到他的帝国的边睡。

当初,蒙古商队到讹答刺遭到洗劫和屠杀,成吉思汗遣使交涉,漠罕默德竟又 杀害了使节。因此,成吉思汗对漠罕默德恨之人骨,一定要追拿这位苏丹归案。他 对法官瓦希德丁。布欣吉说:“彼逃至何地,朕追至何地。无论何乡何镇,若容彼 落脚藏身,朕必摧毁之,踏平之,玉石俱焚!”

成吉思汗派手下两名最优秀的将领者别和速别额台,再加上脱忽察儿,率领两 万骑兵去追击逃犯。惊心动魄的追击战开始了。

者别和速别额台率军来到巴里黑以北之阿姆河北岸,准备渡河。阿姆河流经过 这个地区时,河面时宽时窄。在迦里夫,河岸是石灰石结构,河宽由1500米突然变 为450 米。此外既无舟揖以渡水,也无桥梁以越河。这两位将领可能是像普朗。卡 尔班记载的那样率队过河的:他们下令伐木编筐,内置辎重器械,外裹牛羊兽皮, 使之可浮于水上。然后,系此等皮筐于马尾上,驱马泅水。将士攀援皮售以随,全 军遂渡过阿姆河。

渡过阿姆河,登上南岸,者别和速别额台就来到了今阿富汗土耳其斯坦境内巴 里黑县。巴里黑县城的知名人士派了一个代表团,携带礼物来迎接他们。者别和速 别额台接受追击漠罕默德的命令时,成吉思汗曾命令他二人沿途不得围城而拖延和 贻误追击任务,一切都要服从于追击苏丹的目标。根据这一命令,者别和速别额台 也就仅仅满足于巴里黑居民的友好表示,没有在城内骚扰,很快就率队西进,向波 斯呼罗珊省进发。来到呼罗珊省以后,他们发现了漠罕默德苏丹的去向。与者别和 速别额台二人严格执行成吉思汗的命令的态度相反,脱忽察儿经不起财物的诱惑, 沿途大肆劫掠。他之所以敢于这样做很可能是自恃其地位,因为他已娶成吉思汗之 女为妻,是成吉思汗的女婿。但是,在军纪问题上,成吉思汗对谁都一视同仁。他 声言要将这位女婿斩首。不管怎么样,脱忽察儿已被撤职了。

在这段时间,者别几天之内就率队纵马驰骋了700 公里的路程,来到了你沙不 儿城前。他派人召来地方当局,向地方当局面交了成吉思汗的公告。这份用畏兀儿 文写成的公告可以充分表明世界征服者成吉思汗当时的思想状况。公告写道:各地 守将、领主和百姓须知,天已命朕主此天下从东至西之大帝国。凡臣服于朕者均可 幸免于难。凡胆敢抵抗朕之大军者,连同其妻儿家小及全体属民,悉将成为刀下之 鬼。

者别持有此咄咄逼人的公告,因而也就拥有生杀大权。但尽管如此,他并没有 攻城,为的是避免耽误追击行程。呼罗珊地区的另一个大城市是徒思。徒思位于你 沙不儿以东,在今梅切德附近,卡沙弗鲁德河(又名“龟河”)畔。同该地区其他 城市一样,该市水渠密布,因而土地肥沃,果树成林。阿拉伯地理学家曾提到,该 市工厂颇多,生产的条花布远近闻名;该市重视绿化,整个城市呈现一片青绿。速 别额台率部来到这座城市前。为了继续前进,他只要求该市形式上表示服从。但是, 该城的官员以傲慢的态度回答他的这一要求。于是,速别额台攻进城(他似乎很容 易就攻进城了),大肆屠杀。

接着,者别和速别额台离开徒思城,继续搜寻苏丹踪迹。根据当地人的报告, 他们便安此追去。漠罕默德苏丹逃跑的路线是:呼罗珊北部,萨布扎伐尔,沙鲁德, 答木罕,伊刺克阿只迷,然后经过西模娘到达今德黑兰。这条线路至今还存在。者 别和速别额台循此线路前进。从西模娘开始,速别额台直接向刺夷进发,者别则绕 道马三德兰。对于沿途敢于抵抗的城市,他们即挥军洗劫。例如,速别额台洗劫了 答本罕和西模娘,者别洗劫了阿模里。最后,他二人又在刺夷会师。从你沙不儿到 刺夷,行程700 多公里。

刺夷城(旧名“刺吉思城”)位于德黑兰东南8 公里处,是当时波斯伊刺克境 内最大的城市。刺夷向整个东方出口纺织品和饰有美丽的细密图案的彩色陶瓷制品。 蒙古人突然来到刺夷,在郊区挥刀杀人,许多人死于他们的刀下。他们进城后,城 内的法官竭力同他们交涉,但也没能阻止住他们洗劫集市,而且见人就杀。但尽管 如此,他们也没在刺夷久留,因为他们听说一直在前面逃窜的漠罕默德苏丹现在已 逃到了西北雷什特城。雷什特市位于基兰省境内,里海之滨。

事实确实是如此,漠罕默德此时正在雷什特。波斯各省向漠罕默德表示,可以 向他提供10来万军队。但是,一听说蒙古军队在洗劫刺夷,这位苏丹又吓得六神无 主了,因此未能集中各省拟提供的十来万军队。他现在已到了谈蒙古人色变的程度。 在他的随从中,有些人见他如此惧怕蒙古人,便愤然离开了他。漠罕默德惶惶跑到 可疾云。在可疾云,他的一个儿子为他调集了三万军队。如果漠罕默德此时指挥这 3 万军队进行反击,是有可能击败追击他的这支蒙古军队的,因为当时这支蒙古军 队是分散成小队活动的。但是,漠罕默德苏丹又一次放弃了反败为胜的机会,他脑 子里的“蒙古恐惧症”又发作了。此时,他没有设法组织军队去袭击敌人,而且自 己差一点儿在哈仑被敌人突然抓获。当时他的坐骑被蒙古军射伤,他急忙换乘了一 匹马,勉强得以逃脱。他想到巴黑塔惕避难,便策马向哈马丹驰去。蒙古骑兵跟踪 紧迫而来,在哈马丹同漠罕默德的从人展开了一场小冲突。但在这场小冲突中蒙古 人并未能辨认出他。漠罕默德这时又改变了主意,决定放弃前往巴黑塔惕避难的计 划,立即转而返回里海之滨。他突然改变逃跑的方向,使者别和速别额台一度陷入 了困惑和茫然境地,失去了跟踪的线索。因此,漠罕默德顺利地抵达马三德兰。但 是,蒙古军很快又发现了他的踪迹。漠罕默德刚到马三德兰不久,蒙古军的先头部 队就赶来了。他急忙弃岸登舟,船刚一驶远,后面的箭矢就如雨点般飞来。漠罕默 德狼狈钻人阿斯特刺巴德以西戈尔甘河河口附近之阿必斯衮小岛。公元1221年1 月, 这位伊斯兰世界的前君主,这位突厥斯坦。阿富汗和波斯的前苏丹,绝望颓丧,疲 惫不堪,惊悸成疾,终于死在了这个孤岛上。

这个胆敢顶撞成吉思汗的人,这个杀害成吉思汗的商队人员而又拒绝赔礼道歉 的人,已经一命呜呼了。者别和速别额台已经完成了成吉思汗交给他们的追击漠罕 默德的任务。他俩虽然未能活捉漠罕默德,但却像追击一只猎物一样使他疲于奔命, 将他逼得走投无路而使他倒毙于荒岛。而他们,尽管自渡过阿姆河以后策马奔驰了 1600多公里,却仍然像开始出发时那样生龙活虎,精力充沛。他们刚一完成任务, 成吉思汗立即又交给他们另一个任务:继续前进,对波斯西北,高加索和俄罗斯南 部里海周围地区进行大规模的侦察性袭击。

本书后文将叙述这一令人难以置信的侵袭的情况。在叙述这一侵袭过程之前, 有必要回过头来叙述一下世界征服者成吉思汗征服阿富汗山区的情况。正像介绍不 花刺战役和撒马尔罕战役一样,笔者将根据阿拉伯——波斯人士掌握的资料来介绍 成吉思汗在阿富汗山区进行的战斗。应当承认,在阿富汗山区征战的成吉思汗同蒙 古史诗中的成吉思汗(他一生的第一阶段)似乎有些不同。之所以会给人以这种印 象,显然是由于资料来源不同,因为,阿拉伯——波斯的评论家们无法忘记他们视 之为穆斯林世界的阿提拉的那个人给伊斯兰世界带来的苦难和破坏。但是,实际上, 这种看法是不足以说明问题的。事实上,在阿富汗山区进行远征的成吉思汗仍然是 蒙古史诗中的成吉思汗,上述评论家的看法是与他无关的。在阿富汗山区征战的成 吉思汗仍然是一个慷慨大度的半人半神式的人物,他仍是那么仁慈宽容,崇高伟大, 在处理一切事情时那么克制有度,公平廉明,头脑清醒冷静。总之,他说话行事仍 是那么合乎人情,甚至可以说充满着人道主义精神。他对花刺子模帝国使用武力是 出于最公正的理由,是由于花刺子模人屠杀了他派去的商人和使节。不过,蒙古人 是接照蒙古的方式来进行这场别人迫使他们进行的合法战争的,因为他们是游牧人, 是居住在北方草原或泰加森林的半野蛮人。因此,在阿富汗山区征战的成吉思汗同 蒙古史诗中的成吉思汗是一致的,是没有什么不同的。成吉思汗个人在阿富汗山区 的所作所为表明,他当时仍是创造历史的最伟大的人物之一。在文化方面,当时的 蒙古军队同后来公元17世纪时期美国西部平原上的印第安人差不多处于同一水平。 蒙古的亚历山大大帝成吉思汗担任了这支蒙古军队的统帅,这并不是他的过错。

我们对阿拉伯——波斯评论家们的观点持以上保留态度是为了严格地忠实于历 史的客观性。尽管如此,我们也要表示,我们并不掩饰对如此令人憎恶的屠杀行为 的厌恶和反感。我们是坚决站在阿拉伯——波斯文化一边反对那些野蛮人企图毁灭 (谢天谢地!他们并未能毁灭)这一文化的行为的,这难道还需要我们竭力声明吗?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成吉思汗的一生 作者:[法国]勒内·格鲁塞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