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的一生》第66章 席卷阿富汗的风暴


攻取了巴里黑和塔里寒以后,成吉思汗来到巴克特里亚纳山区避暑(公元1221 年夏)。避暑结束后,他又率领大军越过一道大山屏障,向南挺进。这道大山屏障 从东向酉,从兴都库什山脉到帕罗帕米苏斯山脉,连绵不断,是前往巴克特里亚纳 地区与阿富汗中部地区的分界线。在这道屏障的中心点,即帕罗帕米苏斯山脉与兴 都库什山脉相接处(北面)和兴都库什山脉与科赫伊巴巴山相接处(南面),有一 个名叫巴米安的城市。这是一个具有首要战略地位的城市。这也是一个充满历史古 迹的地方:首先是那布满古代佛教石窟的峭壁,6 个多世纪以来,石窟中一尊尊巨 大的塑像(高达35米到53米)一直若有所思地凝视着巴米安河谷,凝视着河谷里的 流水、庄稼、杨树和柳树丛。在这面凿有佛教石窟的峭壁的对面是建于公元13世纪 的穆斯林城堡,这座城堡好似一个孤独的了望哨屹立在查里戈尔戈拉高地之上。

在西征以来所攻破的城池中,巴米安城使成吉思汗付出的代价最大。他的一个 名叫蔑忒干的孙子被该城守军飞来一箭射杀了。蔑忒干乃察合台之子,成吉思汗十 分疼爱这个孙子,视之为掌上明珠。他为孙子报仇心切,即日下令攻城。据后来的 一部编年史记载,当时他“光着头”,亲负矢石,参加战斗。在他这股怒气的感染 下,将士纷纷攀登云梯,奋勇冲入城内。成吉思汗命令:屠尽所有有生命者,不管 是人还是动物;不取任何俘虏,杀死所有的人,包括杀死母腹中的胎儿;不取任何 战利品,一切都在摧毁之列;今后不许其他任何人居住这个“该死的城市”。蒙古 军队严格地执行了他的这些命令。查理戈尔戈拉高地至今仍是荒无人烟,这种荒凉 的景象是当年成吉思汗痛苦和愤怒的明证。多洛特先生曾记载道:自从发生那起悲 剧性的事件以后至今,在这个荒凉的死气沉沉的山上,一切仍是原样,破败的景象 没有任何改观。我顺着一条小道艰难地攀登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上山顶。举 目四望,所见无非疲墟。在这一片废墟中,城堡主塔还立在那里,算是这个城堡的 最高遗迹。这个地区气候十分恶劣,但7 个世纪以来,恶劣的气候变化,剥蚀一切 的凄风苦而,都没有损坏这几堵普通的泥墙。狼藉的破砖碎瓦,简陋的陶器碎片, 当年建筑用的卵石和彩釉陶瓷碎片彼此混杂在一起。在这片阴森可怖的混乱中,只 有那彩釉陶瓷碎片还在闪烁着光彩,显示着当年波斯陶瓷的装饰图案和颜色。

进攻巴米安的战役结束时有这样一个插曲,人们从这一插曲可以如实地了解到 成吉思汗对在残酷的战争中丧失亲人的遭遇所持的态度。年轻的蔑忒干被巴米安守 军射杀时,他的父亲察合台没有在场。在巴米安被攻陷并摧毁时,察合台来了。成 吉思汗命令部下不准向他透露蔑忒干已战死的消息。一连好几天,成吉思汗等人总 是编造一些谎话来瞒察合台,说蔑忒干另有任务。几天后,成吉思汗同三个儿子 (察合台、窝阔台和拖雷)同桌进餐。席间,成吉思汗假装对这三个儿子发脾气, 说他们现在都不听他的话了。他一边责备一边用目光盯着察合台。察合台顿时诚惶 诚恐,当即扑通一声跪下,发誓说他死也不会违抗父汗之命。成吉思汗又向他重复 了几遍上述斥责之词,最后他问察合台道:“此话当真?汝果能践所言么?”

“如若食言,”察合台大声说,“甘愿受死!”

“好,”成吉思汗说,“蔑忒干已被敌人射杀。汝不得哭泣悲伤。”

对察合台来说,这简直是一声晴天霹雳。但他渴力忍住了泪水。但是,饭后, 他找借口跑出营帐,躲在一处痛哭了一场,借泪水安抚他那颗破碎的心。

花刺子模帝国王位继承人扎兰了王子逃到了位于巴米安东南约150 公里处的哥 疾宁城。这个城市建于突角形的山崖上,孤零零地处于吉尔寨地区的高山草原之中。 吉尔寨北面是一派新的山峦,山峦绵延而去,至远方与科赫巴巴相邻。在哥疾宁, 扎兰丁组织了一支庞大的骑兵门万人)。这支骑兵中部分是突厥雇佣军,部分是阿 富汗土著兵。一支蒙古军队前来围攻哥疾宁附近山区的一个要塞,竟被扎兰丁的军 队击溃,损失了1000人。

成吉思汗听说扎兰了又出现了,遂派“义弟”失乞忽秃忽率领一支军队(约3 万到4.5 万人)前去作侦察性进攻。失乞忽秃忽的军队同扎兰丁的人马相遇于八鲁 湾城。这个八鲁湾城很可能不是位于喀布尔以北喷赤哈尔河谷中的那个八鲁湾市, 而可能是位于喀布尔以南卢加尔可源处的那个也叫八鲁湾的城市。两军相遇,激烈 厮杀了一整天,不分胜负。天黑以后,双方鸣金收兵,各自退回本营。夜间,失乞 忽秃忽心生一计:命令每个骑兵缚一毡像人于从马上,以使敌人误认为他又有了援 军(这一计策差点儿获得成功)。第二天一早,扎兰丁手下的将领看见蒙古军排成 两列,果然以为其他的蒙古骑兵已赶来增援失乞忽秃忽,便提议撒退。但是,扎兰 了却坚持要厮杀,不许后退。他命令所有的骑兵下马,各人将马缰绳系于腰带上, 沉着地站在那里等待蒙古人进攻。

战斗又开始了。蒙古骑兵猛冲过来。但是,扎兰了军队一齐张弓攒射,矢如雨 集。蒙古军被迫后退,准备重新组织冲锋。失乞忽秃忽挥军第二次冲过来,眼看就 要冲到敌人的阵地。就在这时,扎兰了突然响号角,他手下的将士一听,迅疾飞身 上马,向蒙古军反扑过来,喊杀声震天。扎兰了军队仗着在数量上占优势,便拉开 战线,企图将蒙古军团团围住。失乞忽秃忽命令部下视其秃黑(他的军旗)所向, 冲突敌阵。但这时,蒙古军队见自已行将被包围,遂大溃,各自策马奔逃。这个战 场上溪涧冲沟纷错,蒙古骑兵奔至沟边,来不及收缰,马匹纷纷颠落。而扎兰丁的 骑兵却稳骑马上,挥刀大肆劈杀。就这样,这支蒙古军队大部被消灭了。扎兰丁的 军队素以残酷著称,比人们常常责备的蒙古军残酷得多。例如,他们把铁钉钉进蒙 古俘虏的耳朵,以此取乐。

部分蒙古军狼狈退出八鲁湾。蒙古军队的声威难道就这么完了吗?得悉失乞忽 秃忽溃败,成吉思汗克制住了自己的愤怒情绪,怒而不形于色。这是他的天才的秘 密之一。当时,他仅对失乞忽秃忽说:“汝失乞忽秃忽扭于常胜,未受挫折,今遭 此败,当以为戒。”

成吉思汗立即行动,亲自率领南行,向哥疾宁方向疾进。在两天的急行军中, 马不停蹄,军不及炊,沿途但以啖米充饥。来到八鲁湾战场后,他命令失乞忽秃忽 解说当初两军对阵的情形。失乞忽秃忽只好如实汇报当初厮杀的情况。成吉思汗听 完,便责备失乞忽秃忽指挥失当,不善于选择作战的有利地形。尽管他对失乞忽秃 忽充满友情,但他仍严肃指出,失乞忽秃忽应对这次失败负责。

成吉思汗率军进至哥疾宁城下,方知扎兰丁已不在此城。原来,在取得出于预 料之外的八鲁湾大捷以后,扎兰丁属下的阿富汗人和突厥人之间即出现不和,导致 部队分裂,各部引军散去。在这种情况下,扎兰了自知无足够力量守城和抵抗蒙古 大军,于是率领本部人马向印度——阿富汗边界逃遁,来到般扎卜(即旁遮普)。 成吉思汗下令部队全速前进,跟踪追击。蒙古大军深夜赶到申河岸边时,花刺子模 王子扎兰丁正在为次日(122 年11月24日)晨渡作准备。成吉思汗马上命令部队布 阵数列,向河岸作堰月形,进围扎兰丁及其为数不多的军队。次日黎明,蒙古军发 起攻击,冲向扎兰了军队,击破其防线,击溃其两翼人马。蒙古军队的偃月形包围 圈越收越小,步步进逼扎兰丁。这里有一个有趣的细节:成吉思汗禁止将士放箭, 因为他想活捉扎兰丁。花刺子模王子扎兰了英勇奋战,一直坚持到中午。最后,他 发现无法冲出重围,遂易健马,作最后一次猛烈冲锋,以摆脱对方的纠缠。经他这 一冲,蒙古军队便稍稍后退了一些。这正是扎兰丁所希望的形势。正在蒙古军稍往 后退时,他突然勒转马头,打马向申河岸边冲击。他自负盾牌,手持军旗,飞马奔 上两丈多高的河岸,纵马一跃,连人带马投入申河,鬼水追去,抵达对岸。成吉思 汗飞马来到陡峭的河岸。手下将士欲赴水追捕扎兰丁,成吉思汗力阻之,并指示其 诸子,要他们向扎兰丁的勇敢精神学习。

在这次战役中,扎兰丁是唯一坚持同成吉思汗作对的人。成吉思汗对扎兰了采 取了宽厚大度的态度,更确切地说是骑士式的英雄敬雄的态度。但对于扎兰丁手下 的人,成吉思汗却表现得像往常那样严厉。扎兰了纵马跃人申河岛水而去时,他手 下的一部分士兵也跟着跳下水,向对岸游去,另一部分士兵则留在此岸,没有跳下 水,成吉思汗见此,便命令部队向跳下的扎兰丁的士兵放箭,将这些士兵射杀水中, 并命令将留在此岸的这部分扎兰丁的士兵全部杀死。落人蒙古军手中的扎兰丁之诸 子也被无情地处决了。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成吉思汗的一生 作者:[法国]勒内·格鲁塞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