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从摧毁城市到开始领悟城市文化


当时,成吉思汗并没有在印度土地上继续追击花刺子模王子扎兰丁。到了第二 年,他才命令人刺那颜(札刺亦儿部人)率领一支军队侵入印度河东岸地区(木勒 坛一侧)。这只是没有任何真正军事价值的侦察性袭击。旁遮普地区夏季炎热非常, 在蒙古草原上和西伯利亚泰加森林中生活惯了的蒙古人不堪此等酷热,在包围木勒 坛后不久就解围而去。这些蒙古军只在木勒坛和刺火儿等省劫掠了一阵,随后即返 回阿富汗与主力汇合。

但是,成吉思汗却拿阿富汗和呼罗珊境内的各城来出气,在这些城市中发泄他 的复仇怒火,因为这些城市程度不同地支持扎兰丁的反扑企图。公元1222年春,窝 阔台率军前去惩罚哥疾宁,因为哥疾宁正在成为逃亡的王子扎兰丁东山再起和组织 反扑的据点。他借口要检括人口,将哥疾宁居民全部赶出城,然后进行大屠杀。除 了技术熟练的工匠以外,哥疾宁全市居民悉被杀害。那些被免死的工匠将像其他城 市被俘工匠一样被送往蒙古去做工。哥疾宁城遂被彻底摧毁。

接着,蒙古人又去摧毁也里。原来,得悉扎兰丁在八鲁湾取得胜利的消息后, 也里居民即举行起义,反抗蒙古人的统治。成吉思汗派额勒只吉歹率领一支蒙古军 队去攻击也里。同时受额勒只吉歹指挥的还有从附近征集来的大约五万民兵。守城 军民知道自己不会受到宽恕和怜悯,遂坚决抵抗,多次击退蒙古军的进攻。但不久, 城内人发生分裂,额勒只吉歹利用这一形势,攻占了也里城(公元1222年6 月14日), 屠杀了全体市民。蒙古军在这里烧、杀、劫掠、摧毁,整整忙了一个星期。当蒙古 军队离开也里城以后,城破以前设法逃入附近山谷和山洞因而免遭屠杀的一些市民 又回到了这片废墟上。蒙古人早料到会有此事,不久,一支蒙古骑兵回到也里,屠 杀了这些返回的市民。

在马鲁,尽管上次拖雷进行了十分有步骤的洗劫和破坏,有些市区仍然存在。 而且,由于木尔加布河谷十分肥沃,所以,拖雷一撤走,这座城市又很快热闹起来。 八鲁湾战役的胜利使这些可怜的人们欣喜若狂,他们也认为花刺子模帝国开始反攻 的时候到了。在扎兰丁的旧军官们的帮助下,他们迅速修复了城墙和保证马鲁城灌 溉用水的木尔加布河河堤。当然,在这种情况下,蒙古人委任的马鲁市行政长官 (一个波斯人)也被处死了。现在,蒙古军对这座城市进行报复的时候到了。朵儿 伯率领的一支蒙古军(5000人)攻破该城,屠杀了全体居民,摧毁了尚存的市区。 与此同时,巴里黑城也遭到了第二次更加全面的破坏,全城居民悉被杀戮。

正像呼罗珊各地一样,阿富汗各地也遭到了再次破坏,已无力掀起新的反抗运 动支持扎兰丁了。阿富汗境内的城市全被彻底摧毁,就像发生了一次强烈地震一样, 剩下的仅是一堆堆废墟而已。河堤被掘,灌溉渠被毁,渠道所经过的地方成了一片 片沼泽地;粮食通通被付之一炬;果树被齐根锯倒;抵御风沙侵袭蔓延、保护农作 物的防护林带变成了一片被砍伐在地的烂木;田园荒芜,杂草丛生,几千年以来辛 勤开垦出来的耕地又变成了荒草地;果园失去了保护,只好听任来自草原和沙漠的 风沙横冲直撞,吞食掩埋。昔日,那些绿洲的名字是那么迷人而悦耳,绿洲上矗立 过诞生《一千零一夜》优美故事的城市(阿拉伯——波斯文明的美丽花朵,古老东 方的奇观)。然而现在,这些美丽的绿洲变成了一片片干燥的草原。这些荒凉干燥 的草地,借着蒙古游牧人的力量,蔓延扩展,控制了整个地面。这简直是大劫之后 的大地的死亡。从此,伊朗东部地区就一蹶不振,再也没有,也永远无法恢复昔日 的勃勃生机了。

公元1222年秋,成吉思汗离开这些被蹂躏和被摧毁的城市,北渡阿姆河,回到 河中地区。同呼罗珊地区相比,河中地区受到的破坏是比较轻的。经过不花刺时, 成吉思汗怀着一颗好奇心让人向他粗略介绍了伊斯兰教。一个刚刚给伊斯兰世界带 来有史以来最可怕灾难之一的人,现在竟然要领教伊斯兰教教义,这未免有些奇怪。 不过,成吉思汗当初并没有打算向伊斯兰教宣战,甚至没有觉得有向伊斯兰教开战 的必要。他和他的将士们只想惩罚花刺子模人,因为花刺子模人杀害了他的商队和 使臣,践踏了我们所说的贸易自由原则,侵犯了人权。在战争中,成吉思汗又进一 步惩罚花刺子模人,因为花刺子模人杀害了他的女婿,射杀了他心爱的孙子。当然, 他们是按照蒙古的原始的方式进行惩罚的,是按照蒙古人所熟悉的惟一方式(因为 他们当时是未开化的“原始人”)进行惩罚的。出现如下令人惊奇的鲜明对比情况 的原因正在于此。笔者一再指出的这种鲜明对比就是:一方面,成吉思汗的士兵大 肆进行恐怖屠杀,另一方面,成吉思汗本人又常常表现出固有的克制态度,不动摇 的道义精神,发自内心的宽宏大度。

正因为如此,他现在对伊斯兰教发生了兴趣。他让人给他讲解古兰经的原则, 并表示赞成这些原则,因为伊斯兰教信徒们信奉的真主同突厥——蒙古人信奉的天 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他谴责麦加朝圣的原则,因为他认为天是无处不在的。在 撒马尔罕,他命令今后应以他的名义祈祷,因为他已取代漠罕默德苏丹,他已同时 是花刺子模的君主。这样,他就把伊斯兰教尊为国家的宗教之一,使伊斯兰教同蒙 古人信奉的萨满教和克列亦惕人信奉的聂斯脱利派基督教处于了同等的地位。因呼 罗珊和阿富汗的被破坏而感到惊恐不已的伊斯兰世界都称成吉思汗为“被真主弃绝 者”和“魔鬼”,而成吉思汗却打算要他的新的穆斯林臣民视他为伊斯兰教“教皇” 和合法的苏丹。诚然,他摧毁了(摧毁得是多么彻底啊!)呼罗珊地区的城市文化, 但是,并不能因此说他敌视城市制度的原则,尽管他实际上并不十分理解、甚至在 开始时根本不理解这种原则。他缺乏的只是学习,他迫切需要学习。

这时恰恰有两位穆斯林自告奋勇地向他传授关于城市的知识。这两个人都来自 花刺子模玉龙杰赤,住在河中,都是过定居生活的伊朗化了的学者、法律人材和行 政管理人材,一位名叫马哈木。牙刺瓦赤,另一位是马哈木。牙刺瓦赤之子,名叫 麻速忽。牙刺瓦赤。他俩向成吉思汗阐述了城市居民集结区对一个游收征服者可能 带来的好处;管理城市和从中得利的艺术。这种课程使成吉思汗十分感兴趣(大家 知道,善于听取别人的意见,这是成吉思汗的主要优点之一)。听了这两位穆斯林 的讲解以后,成吉思汗当即请他二人为他服务,留用了他二人。他明智地委任这两 个人配合蒙古行政管理官员管理东西突厥斯坦的古老城市:不花刺,撒马尔罕,喀 什噶尔以及和田。

委任这两名穆斯林学者管理城市,这是世界征服者成吉思汗一生中的一个重大 抉择,一大成功和一个重大转折。在这以前,他还完全不懂得城市的作用和地位。 现在,他开始适应由他的胜利对他产生的影响,开始向各文明古国学习。他出人意 外地成了这些文明古国的王位继承人,而且势必会成为使这些文明古国继续发展的 新的统治者。

他对中原哲学家长春真人的友谊表现了他性格的同样有趣的另一面,也可以说 是他的文化潜在性的另一面。


分类:元朝 书名:成吉思汗的一生 作者:[法国]勒内·格鲁塞 前页  目录  后页
927a6e6933bccb11e29'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