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说元朝十五帝》2.4 宋蒙开战,远征钦察


灭亡金朝是成吉思汗的既定方针,其在临终三条遗嘱中专门提出了,“假道于宋,宋、金世仇,必能许我,则下兵唐、邓,直捣大梁。金急,必征兵潼关。然以数万之众,千里赴援,人马疲弊,虽至弗能战,破之必矣”的“灭金方略”。1229年窝阔台即位后,便发动了灭金战争。当时金已经摆脱了三面受敌的局面,可以集中兵力与蒙军进行较量。金哀宗时对金军进行了整编,组建了一支十几万人的精兵,分为15都尉,作为直接隶属于枢密院的战略机动部队。选拔屡立战功的“今之良将”完颜合达为平章政事兼权枢密副使,又提拔支持哀宗继位的重臣移剌蒲阿为权枢密使,共同担任这支机动部队的统帅,立行省于阌乡,以备潼关。除此之外还有军队20余万人,总兵力尚有40余万,因此蒙古灭金也并非轻而易举。这场战争大致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从1229年秋至1231年春,主要任务是扫清外围,占领向开封进军的灭金基地;第二阶段从1231年秋至1232年春,具体实施成吉思汗的灭金方略:假道于宋,下兵唐、邓,灭金主力;第三阶段从1232年夏至1234年春,即攻克汴京,联宋灭金。

成吉思汗四子拖雷及夫人额希哈屯灵包(选自《成吉思汗陵》)

扫清外围,占领灭金基地太宗元年(1229)十月,蒙军由朵忽鲁率领进围陕西庆阳。金为缓兵之计,不仅送羊酒特意犒劳蒙古军队,还派使者至蒙古汗廷以缓和双方关系,遭到拒绝。第二年正月,金军在大昌原打败蒙军,解庆阳之围。这是蒙金战争以来,金军取得的一次最大胜利。窝阔台拜天9日,决定亲征。太宗二年(1230)“秋七月,帝自将南伐,皇弟拖雷、皇侄蒙哥率师从”,诸王阿勒赤歹、口温不花(别勒古台子)等,各率本部人马兵分三路,向金军发起进攻。八月,东路军汉族名将史天泽进围金军武仙于旧卫州(即汲县),“仙逸去,遂复卫州”。西路军由拖雷率领,南下与原在庆阳地区的蒙军会合,于太宗三年(1231)春围攻凤翔,“春二月,克凤翔”。窝阔台亲率中路军过黄河,占领同州、华州和京兆东南部分地区,牵制屯驻在阌乡和渑池的合达和蒲阿率领的十几万机动兵力。十一月派速不台进攻潼关、蓝关。金潼关总帅纳合买住、忠孝军完颜彝等率军拒战,速不台败归,此即金军所谓的“倒回谷之捷”。次年正月,速不台攻破潼关南小关,卢氏、朱阳等地皆残破。这年四月,合达与蒲阿两行省决定放弃京兆,令京兆守将将居民迁至河南,退保潼关。从此,潼关以西非复金地。蒙古军占领了向金朝首都开封进军的战略基地。

拖雷伊金旧址遗物(选自《成吉思汗陵》)

假道于宋,三峰山之战太宗三年(1231)五月,窝阔台在官山九十九泉(今内蒙古卓资北灰腾梁)避暑,召集诸王众将会议,商讨灭金方略,做出了三路灭金的战略部署:窝阔台大汗亲率中路军由山西南下渡黄河,攻占河中府,入洛阳,直指开封;左路军进攻山东济南;右路军由拖雷率领,绕道宋境,下兵唐、邓,捣汴京之背。三军约定第二年春会师开封,灭亡金朝。七月,拖雷从凤翔南下之际,先派使者到南宋四川方面希望假道并约合兵灭金。结果使者刚到陕西青野原就被南宋守将杀死。拖雷大怒,于是破宝鸡后率军入大散关,进入宋境。南下席卷了大安军、利州、代州等地,又破武休关,经华阳等地取洋州,入兴元。先锋将领按竺尔向四川制置使桂如渊假道,桂如渊被迫派向导引蒙军经凤关、金州(今陕西安康),取房州。蒙古军北上,在武当山大破金兵,到达汉水南岸的钧州。从钧州渡汉水,进入金朝唐、邓地区,完成了假道于宋,下兵唐、邓的战略计划。中路军在窝阔台的亲自率领下,于这年十二月攻克河中府。太宗四年(1232)正月,窝阔台军由河清县白坡渡过黄河。这时,拖雷的信使送来了右路军已渡汉水的消息。窝阔台立即派诸王口温不花等率万余骑兵接应。

面临这种南北夹攻的形势,金朝省院官员上奏,主张固守各处城池,坚壁清野,使蒙军“欲攻不能,欲战不得”。金哀宗认为这种消极防守的方针无异于等待对方各个击破、坐以待毙,无可奈何地采用了孤注一掷、与蒙军决战的方针,命令合达、蒲阿率领15万金军主力,屯兵襄、邓,与蒙军拖雷部决战。拖雷面对敌众我寡的形势,先是主动撤退,隐蔽军力,然后又用机动作战的方式,“散浸而北”,先后攻破了邓州以北的泌阳、南阳、方城、襄城等地,直到开封南边诸县,准备乘虚直捣汴京。合达、蒲阿为了保卫首都,只好率军15万从邓州尾随蒙军之后向开封进发。拖雷以3000军殿后,又以3000军尾随金军之后,迫使金军且行且战,既不得食,又不得休息。太宗四年(1232)正月,双方发生三峰山会战,“金军无一人得逃者”,诸将多死,惟武仙逃去。这年三月,窝阔台与拖雷撤兵北还,留速不台等围攻汴京,令国王塔思与大将忽都虎统兵平定河南州郡。

攻克汴京,联宋灭金速不台进围汴京,先派使谕降。金哀宗送曹王讹可为质,派出议和使者,但并无结果。速不台下令蒙军攻城,令俘虏及妇女用柴草填平护城壕,在开封城外筑城围150里,城上有垛口楼橹,并有深广一丈左右的壕沟,约三四十步设一兵铺,每铺设百余人守之,将汴京围了个水泄不通。然后先用石炮攻城,“每城一角置炮百余枝,更遽上下,昼夜不息,不数日石几与里城平”。守城者则使用当时先进的火器震天雷、飞火枪,给蒙军以极大杀伤。速不台攻城16个昼夜,内外死者以数万计。速不台“知不可下,乃谩为好语云,两国已讲和,更相攻耶”?蒙军退守河洛之间,对开封做战略包围之势。这时金国的难民大量涌入,开封的人口一下子增加到200多万。这年五月,发生大疫,“凡五十日,诸门出死者九十余万人,贫不能葬者不在是数”。

这年七月,窝阔台派使臣唐庆等30余人入汴京招降,被金军兵士杀死,蒙金双方遂断绝议和关系。开封城内仓库匮乏,粮食渐尽,出现了人相食的惨象。金将完颜思烈、武仙等率军营救,又被速不台打败。金哀宗在粮尽援绝的情况下,决定放弃开封,“出就外兵”。从汴京出发时,尚有3万军队扈从。拔都的蒙古军攻击罗斯城

(选自《帝国草原成吉思汗》)太宗五年(1233)正月金哀宗渡过黄河,进攻卫州兵败。金哀宗只与六七人逃往归德(今河南商丘)。速不台听说金哀宗逃走,立即率兵包围汴京,并派出一支军队追击哀宗。金西面元帅崔立发动政变,杀死未及逃走的二相,派人向速不台请降。速不台进入汴京城,驻扎在宫城南门外的青城,派急使至蒙古汗廷,要求屠城。后被耶律楚材阻止。四月,速不台根据窝阔台“罪止完颜氏”的命令,处死了梁王、荆王和诸宗室男女500余人,将太后、皇后两宫送往蒙古草原。

太宗四年(1232)十二月,窝阔台派王楫出使南宋,商谈联兵灭金之事,双方约定:灭金后以河南地归宋。第二年四月,南宋遵约派孟珙率军进攻唐、邓,打败武仙军。五月,金哀宗逃至蔡州(今河南汝南),派使者与宋讲和,南宋拒绝了金朝的要求。八月,由于蔡州城坚池深,蒙军久攻不下,又派王楫使宋,要求宋朝发兵运粮给以支援。十月,宋将孟珙率兵2万、运粮30万石支援蒙古军队。宋蒙两军联合对蔡州发动了猛烈进攻。太宗六年(1234)正月初,蒙宋联军涌入城内,金哀宗在幽兰阁自缢而死,金朝灭亡。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正说元朝十五帝 作者:朱耀廷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