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说元朝十五帝》2.6 窝阔台个人小档案


拖雷作为成吉思汗幼子、元世祖忽必烈之父,在成吉思汗及窝阔台时期曾经发挥过重大作用,当时人认为“拖雷之功,著在社稷”。但这样一位战功卓著,在蒙古汗国举足轻重的人物在41岁时突然“英年早逝”,其死因究竟何在呢?《元史?睿宗传》记载说:1332年“五月,太宗不豫。六月,疾甚。拖雷祷于天地,请以身代之,又取巫觋祓除涤疾之水饮焉。居数日,太宗疾愈,拖雷从之北还,至阿剌合的思之地,遇疾而薨,寿四十有(一)”。《元史?太宗纪》记载:“九月,拖雷薨。”它说明拖雷之死距离他饮“圣水”的时间相隔已经3个月,导致拖雷死亡的“疾病”是否与那杯“圣水”有关,也不得而知。《史集》的记载与《元史》大同小异,只是比《元史》详细得多,并比较清楚地说明了拖雷之死与那杯“洗病的水”有直接关系,因为正是在拖雷喝了那杯水才“过了几天,他就得病去世了”。而当拖雷的遗孀多次讲到拖雷是“为了合罕而去世”时,并没有遭到任何人反驳,包括窝阔台大汗也感到欠了拖雷夫妇的情。从《蒙古秘史》第272节记载来看,让拖雷喝下“诅咒的水”是巫师们有意安排的,又是窝阔台大汗直接批准的,在这种情况下拖雷不得不喝;而喝过这杯“诅咒的水”后只过了片刻,拖雷便留下了遗嘱,去世了,说明这杯“诅咒的水”是一碗置人于死地的毒水。

但以上论述仍然属于推论,拖雷的死因究竟何在呢?国内外史学界出现了几种不同的意见:一种是说拖雷忠君爱兄,是真心实意地代兄领罪而亡,在《元史》、《史集》和《蒙古秘史》的作者眼里,拖雷生前死后都是一个值得效法的英雄,并没有对其死因提出疑问;另一说法认为,窝阔台和拖雷都是愚昧的,他们实际上是被那几个萨满巫师愚弄和陷害了,那杯治疗疾病的巫水正是一杯毒酒,但当时窝阔台、拖雷都被蒙在鼓里;第三种说法是窝阔台是知情者和主使者,他“害怕拖雷的威望和势力继续增高,构成对自己的威胁而设此骗局将拖雷害死”。

征服不里阿耳、钦察诸部1236年秋,贵由、蒙哥率领的西征军与拔都兄弟的军队在伏尔加河流域会师,进攻不里阿耳部。这是当地芬种、斯拉夫种与突厥种的混合部族,后被可萨突厥打败,分两支逃亡。一支留居在伏尔加河上游,一支西迁多瑙河流域。伏尔加河流域的不里阿耳城一向以“阵地坚固和资源丰富而闻名全世”,速不台军一举攻克了不里阿耳城,并大加屠戮,焚毁了这座城市。这年冬天,蒙军进至乌拉尔河与伏尔加河之间的钦察部驻地,其一部首领投降,另一部首领八赤蛮坚决抵抗,“他奔向各方,什么都抢”,“没有一个经常落脚的地方,因此蒙古军队无法捉到他。他藏在亦的勒河(伏尔加河)岸上的林中”,以森林作掩护,与蒙古军展开了游击战,蒙哥率一支骑兵,活捉了八赤蛮,不久附近的阿速部也被征服。蒙军占领了里海以北地区后,为攻入斡罗思打开了通道。

征服斡罗思,攻占莫斯科诸城太宗九年(1237)秋,蒙军进抵奥卡河中游的也烈赞(梁赞)侯国,并派出使者谕降,要求其贵族与百姓交出十分之一财富,被也烈赞人拒绝。于是蒙军发动了猛攻,双方激战5天,于十二月二十一日攻克了也烈赞城,进行了残酷的屠杀,据说全城残破,剩下的“只有烟雾和灰烬”。

太宗十年(1238),蒙军攻入兀拉基米尔公国,连续攻下了莫斯科等14座城市。随后蒙军撤至顿河流域进行休整。经过一段休整后,太宗十一年(1239),蒙哥的蒙古军队继续南进,经过3个月苦战才攻下阿速部的都城蔑怯思城。蒙古汗国时期的银币

(选自《成吉思汗陵》)又进攻太和岭北的薛儿克思部,杀其国王。昔班、不里等率军进掠克里米亚岛,别儿哥则进攻钦察部,4万库蛮人在其国主忽滩汗的率领下逃往匈牙利。

贵由、不里与拔都的冲突经过几年的征战,蒙古西征军“使十一国百姓归顺了。大家商议说:‘在凯旋之前,举行一次离别宴会吧。’于是搭起大帐,举行宴会。”正是在这次宴会上,贵由、不里与拔都发生了一场冲突。拔都认为自己比在座的宗王们都年长些,先喝了一二盏酒。没想到这件事却引起了不里和贵由的不满。二人“离开宴会,上马而去。上马离去时,不里说:‘巴秃与我们同样高低,为什么先饮酒?他只配与长胡子的老婆子比高低,我要用脚后跟踹他,用脚板踏他。’古余克说:‘我们把那些带弓箭的老婆子的胸膛打烂。’额勒只吉歹的儿子哈儿哈孙说:‘给他们接上木头尾巴吧!’”不里甚至抨击拔都并不是真正的黄金家族成员,因为拔都的父亲就是蔑儿乞的私生子。结果这次宴会不欢而散。在这件事发生不久,贵由、蒙哥奉诏先回蒙古草原。

追击逃敌,攻入波兰、匈牙利太宗十二年秋,拔都率领蒙古军队继续前进,其进攻目标是斡罗思的乞瓦(今基辅),城破后进行了大屠杀。随后蒙军主力又猛攻兀拉基米尔城,国王尼丹尔逃亡到马札儿(匈牙利)。6天以后兀拉基米尔城被攻破。

太宗十三年春,蒙军以追击逃敌为由,兵分两路,一路由拔都兄弟率领,名将速不台为先锋直接进入马札儿境内;另一路由宗王拜答儿、速不台之子兀良合台率领进入昔烈儿(波兰),作为主力军的掩护。当时波兰国王博列思拉夫三世去世一年有余,四子纷争,内战不已。蒙军乘势摧毁了波兰守军。1910年的大伊金霍洛全景(选自《成吉思汗陵》)西里西亚大公亨利集结了波兰、日耳曼和条顿骑士团共3万人,兵分5路与蒙军决战。蒙军进迫列格尼资,也兵分5路迎击。波兰与德国联军被打败,亨利大公被杀。蒙军从每个敌人的尸体上割下一只耳朵,据说共装了九大包。随后这支军队退出昔烈儿,前往马札儿与拔都会合。蒙军“在拔都和速不台指挥之下,分三路进入匈牙利”。第一路由昔班领导,第二路由拔都亲自统率,第三路由宗王合丹指挥。“4月2日至5日,将兵力,至少是部分的,集中于佩斯城的对面。在佩斯,匈牙利国王贝拉四世急将他的军队集合”,准备与蒙古军队决战。《风暴帝国》写道:“拔都在这次战役之前,像他的祖父成吉思汗一样,登上高处,整个一昼夜在向腾格里、天神、蒙古人的上帝祈祷。双方军队对峙于撒岳河上。至10日与11日夜间,速不台令其军队”渡河,分两翼将敌人军队包围。“这次决定性的任务是由拔都的弟弟昔班承当。匈牙利人一败涂地,被屠杀或者逃亡。蒙古人占领并烧毁了佩斯城”。十二月,拔都“从冰上渡过多瑙河,占领了格兰城”。“这时,在蒙古的窝阔台大汗于1241年12月11日去世了。继承问题的发生引起蒙古人退出匈牙利”。拔都取道保加利亚,“沿着黑海,于1242年—1243年冬季,他经过瓦拉吉亚和摩尔达维亚回到他的在伏尔加河下游的营地”。“从那时起,在历史上他是以被他征服的国土命名被称为‘钦察汗’。”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正说元朝十五帝 作者:朱耀廷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