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说元朝十五帝》4.1 大妃监国,汗位转移


元定宗二年(1247)冬,蒙古大汗贵由突然“病倒了”。“当新春到来时,他说:‘天气转暖了,叶密立的空气合乎我的天性,那里的水也对我的病有利。’”于是其亲信到处散布大汗要率大军西巡,到其原来的潜邸叶密立(今新疆额敏附近)去休养,其大将野里只吉率十几万大军先行。唆鲁禾帖尼王妃和忽必烈兄弟得到密报,认为“他的仓促(出行)并非别无用意”,西巡的目的显然是要袭击其政敌、蒙古长王、钦察汗国的可汗拔都。于是唆鲁禾帖尼王妃立即派出密使向拔都通报了这一消息。拔都接到情报后,“守着边境,武装起来,准备与他作战”。

第二年三月,贵由大军到达横相乙儿之地(今新疆青河东南),溘然长逝,一场战争避免了。这一事件,实质上是维护蒙古帝国的统一和主张几大汗国的独立两条政治路线的斗争。拔都从钦察汗国的实际和术赤系诸王的利益出发,对贵由大汗干预各汗国内政的行为不满,要求有更大的独立性甚至走上独立发展的道路。因此,他本能地反抗贵由汗加强蒙古汗国统一的措施,故而双方之间的矛盾和冲突是不可避免的。

对于贵由的突然死亡,史书上有几种不同的说法:《草原帝国》说,贵由大汗是“由于过早地沉溺于酒色而去世”;《史集》的记载支持了这一观点:“贵由生来体质虚弱,他大部分时间患有某种疾病。但是他大部分日子里昼夜纵情酒色。居庸关(选自《图说北京史》)由于纵情酒色成习,致使他的疾病加重,但他不能戒掉这一恶习。”但英国的道森在其《出使蒙古记?鲁不鲁乞东游记》中却提出了不同的看法:“关于贵由之死,我未能获悉任何明确的说法。安德鲁修士说,他是由于服用了给予他的某些药而死去的,一般怀疑这是拔都干的。但是,我听到的却是另一个故事。贵由曾经召拔都前来朝见,以对他表示臣服,拔都当即举行了盛大的仪式,启程出发。然而,拔都和他的部下非常害怕,因此派他一个名叫思梯坎(昔班)的兄弟先行。当思梯坎到达贵由那里,并且正要向他献盏时,发生了争吵,他们两人互相把对方杀死了。”以上两种说法,一是说贵由服用了拔都给他的“某些药而死去”,二是说贵由是与拔都之弟昔班在大帐决斗而同时毙命。《出使蒙古记》的作者还写到,当他们途经钦察汗国时,“这位思梯坎的寡妇挽留我们一整天,以便我们能够进入他们的帐篷并为她祝福,这就是说,为她祈祷”。由此可见,他们是直接从昔班的寡妇那里听到的这一说法,应该说是当时的第一手材料或重要旁证,因此具有更大的可信性。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正说元朝十五帝 作者:朱耀廷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