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正说元朝十五帝》7.4 分理财用,新旧相争


《元史》卷119《博尔忽传》说:“初,金山南北,叛王海都、都哇据之,不奉正朔五十年,时入为寇。尝命亲王统左右宗王诸帅,屯列大军,备其冲突。”自从蒙哥继位之后,以海都为代表的窝阔台后王就一直与蒙古汗廷对立。忽必烈继位后,海都等人先是参加了阿里不哥反对忽必烈的战争,阿里不哥投降后,他们仍然与元朝处于战争状态;直到忽必烈去世,北方叛王问题仍没有最后解决;元成宗继位后,他们仍然“不奉正朔”,即不承认元成宗的正统地位。元成宗之所以将晋王甘麻剌、安西王阿难答、宁远王阔阔出、驸马阔里吉思以及名将、名臣土土哈、床兀儿父子、玉昔帖木儿、月赤察儿等派往北方,正是为了对付海都等北方叛王。

元贞二年(1296),海都、都哇内部分裂。这年年底,阿里不哥之子玉木忽儿以及兀鲁思不花、大将朵儿朵哈等率12000军队投归元朝。为此,元成宗于第二年二月将元贞三年改为大德元年(1297),并特意颁发《大德改元诏》,其中说:“朕荷天地之洪禧,承祖宗之丕祚,仰尊成宪,庶格和平。比者玉木忽儿、兀鲁思不花、朵儿朵哈等去逆效顺,率众来附,毕会宗亲,释其罪戾。适星芒之垂象,岂天意之儆予。宜规一视之仁,诞布更新之政,可改元贞三年为大德元年。”欢迎叛王“去逆效顺,率众来附”,希望能够早日达到天下“和平”,正是元成宗改元“大德”并布告天下的深意。

大德改元不久,钦察王子名将土土哈病死,其子床兀儿承袭父职,领兵西逾金山,进攻海都占有的八邻部之地,大败敌军。大德三年(1299),都哇实行突然袭击,宁远王阔阔出失于防备,致使驸马阔里吉思孤军应战,求援不及,战败被俘。元成宗以阔阔出驭军失律将其撤换,改令其二哥答剌麻八剌长子海山总领漠北诸军,在老臣月赤察儿和床兀儿协助下讨伐北方诸王,同时责令玉木忽儿等领兵自效。都哇在撤军途中与玉木忽儿等遭遇,被玉木忽儿等打得大败。

大德五年(1301),海都率窝阔台、察合台系后王40余人大举东犯,海山与月赤察儿等率大军“五军合击”,与海都等决战。海山率军先与海都战于和林北迭怯里吉之地,海都被打败。两个月后,海都悉率其众以来,海山与之“大战于合剌合塔之地”。开始,海山军失利,海山“亲出阵,力战大败之,尽获其辎重,悉援诸王驸马以出”,“海都不得志去”,在撤军的路上病死,其子察八儿继立。

大德七年(1303),叛王“都哇、察八儿、明理帖木儿等相聚而谋曰:‘昔我太祖艰难以成帝业,奄有天下,我子孙乃弗克靖恭,以安享其成,连年构兵,以相残杀,是自隳祖宗之业也。今抚军镇边者,皆吾世祖之嫡孙,吾与谁争哉?且前与土土哈战既弗能胜,今与其子床兀儿战又无功,惟天惟祖宗意可见矣。不若遣使请命罢兵,通一家之好,使吾土民老者得以养,少者得以长,伤残疲惫者得以休息,则亦无负于太祖之所望于我子孙者矣。’”都哇等人的使者来到海山军中请求臣附,月赤察儿对海山及诸将说:“都哇请降,为我大利,固当待命于上,然往返再阅月,必失事机。事机一失,为国大患,人民困于转输,将士疲于讨伐,无有已时矣”,应“许其臣附”。海山及诸将采纳了月赤察儿的意见,先接受了都哇等人的投降,然后派人上报朝廷。元成宗充分肯定了这一做法,说“月赤察儿深识事机”,同意与叛王讲和,此后叛乱者“相率来降,于是北边始宁”。

大德十年(1306),都哇与察八儿发生内讧,海山乘机率军越过阿尔泰山,大败察八儿。察八儿无路可走,降附于都哇。都哇乘机兼并了窝阔台汗国的领地,窝阔台汗国从此不再存在。同年,都哇死,元成宗令其子宽彻承袭汗位,为元朝藩臣。

北方叛王同意罢兵,同意与元成宗“通一家之好”,这是元成宗“以战求和”政策的胜利,也是元成宗鼓励叛王“去逆效顺”、强调以德服人政策的胜利,可谓元成宗守成政治的一个重大成果。

大德十一年(1307)正月,铁穆耳崩于玉德殿,在位13年,享年42岁。“灵驾发引,葬起辇谷,从诸帝陵”。谥号为钦明广孝皇帝,庙号成宗。《元史》本纪评价说:“成宗承天下混一之后,垂拱而治,可谓善于守成者矣。惟其末年,连岁寝疾,凡国家政事,内则决于宫壸,外则委于宰臣;然其不致于废坠者,则以去世祖为未远,成宪具在故也。”元成宗并非历史上的明君,但其守成政治的成功经验却也是值得进一步研究的。


分类:元朝历史 书名:正说元朝十五帝 作者:朱耀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