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北齐书》第02卷 帝纪第02 神武下


天平元年正月壬辰,神武西伐费也头虏纥豆陵伊利于河西,灭之,迁其部于河 东。

二月,永宁寺九层浮图灾。既而人有从东莱至,云及海上人咸见之于海中,俄 而雾起乃灭。说者以为天意若曰:永宁见灾,魏不宁矣;飞入东海,渤海应矣。

魏帝既有异图,时侍中封隆之与孙腾私言,隆之丧妻,魏帝欲妻以妹。腾亦未 之信,心害隆之,泄其言于斛斯椿。椿以白魏帝。又孙腾带仗入省,擅杀御史。并 亡来奔。称魏帝挝舍人梁续于前,光禄少卿元子干攘臂击之,谓腾曰:“语尔高王, 元家儿拳正如此。”领军娄昭辞疾归晋阳。魏帝于是以斛斯椿兼领军,分置督将及 河南、关西诸刺史。华山王鸷在徐州,神武使邸珍夺其管籥。建州刺史韩贤、济州 刺史蔡俊皆神武同义,魏帝忌之。故省建州以去贤,使御史中尉綦俊察俊罪,以开 府贾显智为济州。俊拒之,魏帝逾怒。

五月下诏,云将征句吴,发河南诸州兵,增宿卫,守河桥。六月丁巳,魏帝密 诏神武曰:“宇文黑獭自平破秦、陇,多求非分,脱有变诈,事资经略。但表启未 全背戾,进讨事涉抃抃,遂召群臣,议其可否。佥言假称南伐,内外戒严,一则防 黑獭不虞,二则可威吴楚。”时魏帝将伐神武,神武部署将帅,虑疑,故有此诏。 神武乃表曰:“荆州绾接蛮左,密迩畿服,关陇恃远,将有逆图。臣今潜勒兵马三 万,拟从河东而渡;又遣恒州刺史厍狄干、瀛州刺史郭琼、汾州刺史斛律金、前武 卫将军彭乐拟兵四万,从其来违津渡;遣领军将军娄昭、相州刺史窦泰、前瀛州刺 史尧雄、并州刺史高隆之拟兵五万,以讨荆州;遣冀州刺史尉景、前冀州刺史高敖 曹、济州刺史蔡俊、前侍中封隆之拟山东兵七万、突骑五万,以征江左。皆约所部, 伏听处分。”魏帝知觉其变,乃出神武表,命群官议之,欲止神武诸军。神武乃集 在州僚佐,令其博议,还以表闻。仍以信誓自明忠款曰:“臣为嬖佞所间,陛下一 旦赐疑,今猖狂之罪,尔朱时讨。臣若不尽诚竭节,敢负陛下,则使身受天殃,子 孙殄绝。陛下若垂信赤心,使干戈不动,佞臣一二人愿斟量废出。”辛未,帝复录 在京文武议意以答神武,使舍人温子升草敕。子升逡巡未敢作,帝据胡床,拔剑作 色。子升乃为敕曰:

前持心血,远以示王,深冀彼此共相体悉,而不良之徒坐生间贰。近孙腾仓卒 向彼,致使闻者疑有异谋,故遣御史中尉綦俊具申朕怀。今得王启,言誓恳恻,反 覆思之,犹所未解。以朕眇身,遇王武略,不劳尺刃,坐为天子,所谓生我者父母, 贵我者高王。今若无事背王。规相攻讨,则使身及子孙,还如王誓。皇天后土,实 闻此言。近虑宇文为乱,贺拔胜应之,故纂严欲与王俱为声援。宇文今日使者相望, 观其所为,更无异迹。贺拔在南,开拓边境,为国立功,念无可责。君若欲分讨, 何以为辞?东南不宾,为日已久,先朝已来,置之度外。今天下户口减半,未宜穷 兵极武。朕既暗昧,不知佞人是谁,可列其姓名,令朕知也。如闻厍狄干语王云: “本欲取懦弱者为主,王无事立此长君,使其不可驾御,今但作十五日行,自可废 之,更立余者。”如此议论,自是王间勋人,岂出佞臣之口?去岁封隆之背叛,今 年孙腾逃走,不罪不送,谁不怪王!腾既为祸始,曾无愧惧,王若事君尽诚,何不 斩送二首。王虽启图西去,而四道俱进,或欲南度洛阳,或欲东临江左,言之者犹 应自怪,闻之者宁能不疑?王若守诚不贰,晏然居北,在此虽有百万之众,终无图 彼之心。王脱信邪弃义,举旗南指,纵无匹马只轮,犹欲奋空拳而争死。朕本寡德, 王已立之,百姓无知,或谓实可。若为他所图,则彰朕之恶,假令还为王杀,幽辱 齑粉,了无遗恨。何者?王既以德见推,以义见举,一朝背德舍义,便是过有所归。 本望君臣一体,若合符契,不图今日,分疏到此。古语云:“越人射我,笑而道之; 吾兄射我,泣而道之。”朕既亲王,情如兄弟,所以投笔拊膺,不觉歔欷。

初,神武自京师将北,以为洛阳久经丧乱,王气衰尽,虽有山河之固,土地褊 狭,不如邺,请迁都。魏帝曰:“高祖定鼎河洛,为永永之基,经营制度,至世宗 乃毕。王既功在社稷,宜遵太和旧事。”神武奉诏,至是复谋焉。遣三千骑镇建兴, 益河东及济州兵,于白沟虏船不听向洛,诸州和籴粟运入邺城。魏帝又敕神武曰: “王若厌伏人情,杜绝物议,唯有归河东之兵,罢建兴之戍,送相州之粟,追济州 之军,令蔡俊受代,使邸珍出徐,止戈散马,各事家业。脱须粮廪,别遣转输,则 谗人结舌,疑悔不生。王高枕太原,朕垂拱京洛,终不举足渡河,以干戈相指。王 若马首南向,问鼎轻重,朕虽无武,欲止不能,必为社稷宗庙出万死之策。决在于 王,非朕能定,为山止篑,相为惜之。”魏帝时以任祥为兼尚书左仆射,加开府, 祥弃官走至河北,据郡待神武。魏帝乃敕文武官北来者任去留,下诏罪状神武,为 北伐经营。神武亦勒马宣告曰:“孤遇尔朱擅权,举大义于四海,奉戴主上,义贯 幽明。横为斛斯椿谗构,以诚节为逆首。昔赵鞅兴晋阳之甲,诛君侧恶人,今者南 迈,诛椿而已。”以高昂为前锋,曰:“若用司空言,岂有今日之举!”司马子如 答神武曰:“本欲立小者,正为此耳。”

魏帝征兵关右,召贺拔胜赴行在所,遣大行台长孙承业、大都督颍川王斌之、 斛斯椿共镇武牢,汝阳王暹镇石济,行台长孙子彦帅前恒农太守元洪略镇陕,贾显 智率豫州刺史斛斯元寿伐蔡俊。神武使窦泰与左厢大都督莫多娄贷文逆显智,韩贤 逆暹。元寿军降。泰、贷文与显智遇于长寿津,显智阴约降,引军退。军司元玄觉 之,驰还。请益师。魏帝遣大都督侯几绍赴之。战于滑台东,显智以军降,绍死之。 七月,魏帝躬率大众屯河桥。神武至河北十余里,再遣口申诚款,魏帝不报。神武 乃引军渡河。魏帝问计于群臣,或云南依贺拔胜,或云西就关中,或云守洛口死战。 未决。而元斌之与斛斯椿争权不睦,斌之弃椿径还,绐帝云:“神武兵至。”即日, 魏帝逊于长安。己酉,神武入洛阳,停于永宁寺。

八月甲寅,召集百官,谓曰:“为臣奉主,匡救危乱,若处不谏争,出不陪随, 缓则耽宠争荣,急便逃窜,臣节安在?”遂收开府仪同三司叱列延庆、兼尚书左仆 射辛雄、兼吏部尚书崔孝芬、都官尚书刘廞、兼度支尚书杨机、散骑常侍元士弼并 杀之,诛其贰也。士弼籍没家口。神武以万机不可旷废,乃与百僚议以清河王亶为 大司马,居尚书下舍而承制决事焉。王称警跸,神武丑之。神武寻至恒农,遂西克 潼关,执毛洪宾。进军长城,龙门都督薛崇礼降。神武退舍河东,命行台尚书长史 薛瑜守潼关,大都督库狄温守封陵。于蒲津西岸筑城,守华州,以薛绍宗为刺史, 高昂行豫州事。神武自发晋阳,至此凡四十启,魏帝皆不答。九月庚寅,神武还于 洛阳,乃遣僧道荣奉表关中,又不答。乃集百僚四门耆老,议所推立。以为自孝昌 丧乱,国统中绝,神主靡依,昭穆失序。永安以孝文为伯考,永熙迁孝明于夹室, 业丧祚短,职此之由。遂议立清河王世子善见。议定,白清河王。王曰:“天子无 父,苟使儿立,不惜余生。”乃立之,是为孝静帝。魏于是始分为二。

神武以孝武既西,恐逼崤、陕,洛阳复在河外,接近梁境,如向晋阳,形势不 能相接,乃议迁邺,护军祖莹赞焉。诏下三日,车驾便发,户四十万狼狈就道。神 武留洛阳部分,事毕还晋阳。自是军国政务,皆归相府。先是童谣曰:“可怜青雀 子,飞来邺城里,羽翮垂欲成,化作鹦鹉子。”好事者窃言,雀子谓魏帝清河王子, 鹦鹉谓神武也。

初,孝昌中,山胡刘螽升自称天子,年号神嘉,居云阳谷,西土岁被其寇,谓 之胡荒。二年正月,西魏渭州刺史可朱浑道元拥众内属,神武迎纳之。壬戌,神武 袭击刘螽升,大破之。己巳,魏帝褒诏,以神武为相国,假黄钺,剑履上殿,入朝 不趋。神武固辞。三月,神武欲以女妻螽升太子,候其不设备,辛酉,潜师袭之。 其北部王斩螽升首以送。其众复立其子南海王,神武进击之,又获南海王及其弟西 海王、北海王、皇后公卿已下四百余人,胡、魏五万户。壬申,神武朝于邺。四月, 神武请给迁人廪各有差。九月甲寅,神武以州郡县官多乖法,请出使问人疾苦。

三年正月甲子,神武帅厍狄干等万骑袭西魏夏州,身不火食,四日而至。缚槊 为梯,夜入其城,禽其刺史费也头斛拔俄弥突,因而用之。留都督张琼以镇守,迁 其部落五千户以归。西魏灵州刺史曹泥与其婿凉州刺史刘丰遣使请内属。周文围泥, 水灌其城,不没者四尺。神武命阿至罗发骑三万径度灵州,绕出西军后,获马五十 匹,西师乃退。神武率骑迎泥、丰生,拔其遗户五千以归,复泥官爵。魏帝诏加神 武九锡,固让乃止。二月,神武令阿至罗逼西魏秦州刺史建忠王万俟普拨,神武以 众应之。六月甲午,普拨与其子太宰受洛干、豳州刺史叱干宝乐、右卫将军破六韩 常及督将三百余人拥部来降。八月丁亥,神武请均斗尺,班于天下。九月辛亥,汾 州胡王迢触、曹贰龙聚众反,署立百官,年号平都。神武讨平之。十二月丁丑,神 武自晋阳西讨,遣兼仆射行台汝阳王暹、司徒高昂等趣上洛,大都督窦泰入自潼关。

四年正月癸丑,窦泰军败自杀。神武次蒲津,以冰薄不得赴救,乃班师。高昂 攻克上洛。二月乙酉,神武以并、肆、汾、建、晋、东雍、南汾、泰、陕九州霜旱, 人饥流散,请所在开仓赈给。六月壬申,神武如天池,获瑞石,隐起成文曰“六王 三川”。十月壬辰,神武西讨,自蒲津济,众二十万。周文军于沙苑。神武以地厄 少却,西人鼓噪而进,军大乱,弃器甲十有八万,神武跨橐驼,候船以归。

元象元年三月辛酉,神武固请解丞相,魏帝许之。四月庚寅,神武朝于邺,壬 辰,还晋阳。请开酒禁,并赈恤宿卫武官。七月壬午,行台侯景、司徒高昂围西魏 将独孤信于金墉,西魏帝及周文并来赴救。大都督厍狄干帅诸将前驱,神武总众继 进。八月辛卯,战于河阴,大破西魏军,俘获数万。司徒高昂、大都督李猛、宋显 死之。西师之败,独孤信先入关,周文留其都督长孙子彦守金墉,遂烧营以遁。神 武遣兵追奔,至崤,不及而还。初,神武知西师来侵,自晋阳帅众驰赴,至孟津, 未济,而军有胜负。既而神武渡河,子彦亦弃城走,神武遂毁金墉而还。十一月庚 午,神武朝于京师。十二月壬辰,还晋阳。

兴和元年七月丁丑,魏帝进神武为相国、录尚书事,固让乃止。十一月乙丑, 神武以新宫成,朝于邺。魏帝与神武燕射,神武降阶称贺,又辞渤海王及都督中外 诸军事,诏不许。十二月戊戌,神武还晋阳。

二年十二月,阿至罗别部遣使请降。神武帅众迎之,出武州塞,不见,大猎而 还。

三年五月,神武巡北境,使使与蠕蠕通和。

四年五月辛巳,神武朝邺,请令百官每月面敷政事,明扬侧陋,纳谏屏邪,亲 理狱讼,褒黜勤怠;牧守有愆,节级相坐;椒掖之内,进御以序;后园鹰犬,悉皆 弃之。六月甲辰,神武还晋阳。九月,神武西征。十月己亥,围西魏仪同三司王思 政于玉壁城,欲以致敌,西师不敢出。十一月癸未,神武以大雪士卒多死,乃班师。

武定元年二月壬申,北豫州刺史高慎据武牢西叛。三月壬辰,周文率众援高慎, 围河桥南城。戊申,神武大败之于芒山,擒西魏督将已下四百余人,俘斩六万计。 是时军士有盗杀驴者,军令应死,神武弗杀,将至并州决之。明日复战,奔西军, 告神武所在。西师尽锐来攻,众溃,神武失马,赫连阳顺下马以授神武,与苍头冯 文洛扶上俱走,从者步骑六七人。追骑至,亲信都督尉兴庆曰:“王去矣,兴庆腰 边百箭,足杀百人。”神武勉之曰:“事济,以尔为怀州,若死,则用尔子。”兴 庆曰:“儿小,愿用兄。”许之。兴庆斗,矢尽而死。西魏太师贺拔胜以十三骑逐 神武,河州刺史刘丰射中其二。胜槊将中神武,段孝先横射胜马殪,遂免。豫、洛 二州平。神武使刘丰追奔,拓地至弘农而还。七月,神武贻周文书,责以杀孝武之 罪。八月辛未,魏帝诏神武为相国、录尚书事、大行台,余如故,固辞乃止。是月, 神武命于肆州北山筑城,西自马陵戍,东至士隥,四十日罢。十二月己卯,神武朝 京师,庚辰,还晋阳。二年三月癸巳,神武巡行冀、定二州,因朝京师。以冬春亢 旱,请蠲悬责,赈穷乏,宥死罪以下。又请授老人板职各有差。四月丙辰,神武还 晋阳。十一月,神武讨山胡,破平之,俘获一万余户口,分配诸州。

三年正月甲午,开府仪同三司尔朱文畅、开府司马任胄、都督郑仲礼、中府主 簿李世林、前开府参军房子远等谋贼神武,因十五日夜打簇,怀刃而入,其党薛季 孝以告,并伏诛。丁未,神武请于并州置晋阳宫,以处配口。三月乙未,神武朝邺, 丙午,还晋阳。十月丁卯,神武上言,幽、安、定三州北接奚、蠕蠕,请于险要修 立城戍以防之,躬自临覆,莫不严固。乙未,神武请释芒山俘桎梏,配以民间寡妇。

四年八月癸巳,神武将西伐,自邺会兵于晋阳。殿中将军曹魏祖曰:“不可。 今八月西方王,以死气逆生气,为客不利,主人则可。兵果行,伤大将军。”神武 不从。自东、西魏构兵,邺下每先有黄黑蚁阵斗,占者以为黄者东魏戎衣色,黑者 西魏戎衣色,人间以此候胜负。是时黄蚁尽死。九月,神武围玉壁以挑西师,不敢 应。西魏晋州刺史韦孝宽守玉壁,城中出铁面,神武使元盗射之,每中其目。用李 业兴孤虚术,萃其北。北,天险也。乃起土山,凿十道,又于东面凿二十一道以攻 之。城中无水,汲于汾。神武使移汾,一夜而毕。孝宽夺据土山,顿军五旬,城不 拔,死者七万人,聚为一冢。有星坠于神武营,众驴并鸣,士皆詟惧。神武有疾。 十一月庚子,舆疾班师。庚戌,遣太原公洋镇邺。辛亥,征世子澄至晋阳。有恶乌 集亭树,世子使斛律光射杀之。己卯,神武以无功,表解都督中外诸军事,魏帝优 诏许之。是时西魏言神武中弩,神武闻之,乃勉坐见诸贵,使斛律金作《敕勒歌》, 神武自和之,哀感流涕。

侯景素轻世子,尝谓司马子如曰:“王在,吾不敢有异,王无,吾不能与鲜卑 小儿共事。”子如掩其口。至是,世子为神武书召景。景先与神武约:得书,书背 微点,乃来。书至,无点,景不至。又闻神武疾,遂拥兵自固。神武谓世子曰: “我虽疾,尔面更有余忧色,何也?”世子未对。又问曰:“岂非忧侯景叛耶?” 曰:“然。神武曰:“景专制河南十四年矣,常有飞扬跋扈志,顾我能养,岂为汝 驾御也!今四方未定,勿遽发哀。厍狄干鲜卑老公,斛律金敕勒老公,并性遒直, 终不负汝。可朱浑道元、刘丰生远来投我,必无异心。贺拔焉过儿朴实无罪过。潘 乐本作道人,心和厚,汝兄弟当得其力。韩轨少戆,宜宽借之。彭乐心腹难得,宜 防护之。少堪敌侯景者唯有慕容绍宗,我故不贵之,留以与汝,宜深加殊礼,委以 经略。”

五年正月朔,日蚀,神武曰:“日蚀其为我耶,死亦何恨。”丙午,陈启于魏 帝。是日,崩于晋阳,时年五十二,秘不发丧。六月壬午,魏帝于东堂举哀,三日, 制缌衰。诏凶礼依汉大将军霍光、东平王苍故事;赠假黄钺、使持节、相国、都督 中外诸军事、齐王玺绂,辒辌车、黄屋、左纛、前后羽葆、鼓吹、轻车、介士,兼 备九锡殊礼,谥献武王。八月甲申,葬于邺西北漳水之西,魏帝临送于紫陌。天保 初,追崇为献武帝,庙号太祖,陵曰义平。天统元年,改谥神武皇帝,庙号高祖。

神武性深密高岸,终日俨然,人不能测。机权之际,变化若神。至于军国大略, 独运怀抱,文武将吏,罕有预之。统驭军众,法令严肃,临敌制胜,策出无方。听 断昭察,不可欺犯。知人好士,全护勋旧。性周给,每有文教,常殷勤款悉,指事 论心,不尚绮靡。擢人授任,在于得才,苟其所堪,乃至拔于厮养,有虚声无实者, 稀见任用。诸将出讨,奉行方略,罔不克捷,违失指画,多致奔亡。雅尚俭素,刀 剑鞍勒无金玉之饰。少能剧饮,自当大任,不过三爵。居家如官。仁恕爱士。始, 范阳卢景裕以明经称,鲁郡韩毅以工书显,咸以谋逆见擒,并蒙恩置之第馆,教授 诸子。其文武之士尽节所事,见执获而不罪者甚多。故遐迩归心,皆思效力。至南 威梁国,北怀蠕蠕,吐谷浑、阿至罗咸所招纳,获其力用,规略远矣。


分类:正史 书名:北齐书 作者:李百药